第48章 风云国皇上之怒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48章 风云国皇上之怒

皓月当空,群星璀璨,露珠晶莹的朦胧夜色笼罩在苍穹之上。 风云国皇宫奉天殿之中,秦安泰微眯的眼眸中闪掠过一道凌厉的精光,豁然转头看了眼身旁的高风,手臂微微抬起示意他将黑衣男子手中的书信呈上。 高风疾步上前接过黑衣男子手中的书信,起身向秦安泰走去。 “皇上,请过目!” “嗤嗤!” 秦安泰将递上来的书信撕开,身影微微向一旁的明灯移动过去,脸颊上神情凝重的开始观看书信上的内容。 “羽儿!” “砰!” 秦安泰身形骤然腾起,将手中的书信拍在面前的书桌之上,胳膊抬起疯狂的将面前的奏折全部打落在地面上。 “你.......咳咳咳.......” “皇上,你保重龙体!” 高风疾步向秦安泰走了过去,扶住他颤抖的身影,苍老的脸颊上布满了担忧之色,眼眸中闪烁着疑惑之色。 “保重龙体?” “高风,通知通知太子和秦王,还有大将军公孙霸马上来奉天殿见朕!” “皇上你不要动怒老奴这就去通知!” 高风将秦安泰扶着坐下后,起身快速向奉天殿外走去,心中疑惑不解,喃喃自语:“四皇子到底怎么了,让皇上如此龙颜大怒?” 黑衣男子见高风从自己身边走过,额头上的汗水不断的跌落在地面之上,微微抬头见秦安泰注视着自己,眼眸中涌现出无尽的恐惧之色。 “你.....你叫什么名字,在纳兰风府中是何职位?” “回皇上话,小人纳兰龙是纳兰大人府中门客,纳兰大人被狗皇帝楚非梵处死后,大公子为了给纳兰大人报仇留在了紫薇城中,随命小人一定将书信交给皇上。” 纳兰龙神情惶恐不已,跪在地上的身影战战兢兢,他虽不知信中内容但看秦安泰的神情,他就知道信中所说之事非同一般。 “楚非梵?紫楚国的新帝?” “真没想到一个弱冠之年的小子,竟然敢杀我皇儿,犯我风云国天威。你让朕承受丧子之痛,那朕定要让整个紫楚国所有的百姓给我皇儿陪葬!” 秦安泰一掌拍在面前的木桌之上,砰的一道声响传来,只见他面前的木桌四分五裂,木屑横飞悬浮在虚空之中。 “皇上,紫楚新帝绝非弱冠无知少年,他登基短短数天,平反叛,斩丞相,收兵权,手段铁血,做事雷厉风行毫不拖泥带水,皇上定不能小觑此子!” 纳兰龙诚惶诚恐,身上的衣衫已经被汗水浸湿,脸颊上神色忧虑,声音颤抖的说道。 “他是有些手段,可区区紫楚只剩数十座城池,能挡得住朕三十万铁骑前进的脚步?他会为自己愚蠢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秦安泰狰狞恐怖的脸颊上涌现出一抹冷笑之色,眸光如刀,声音森寒蚀骨的说道。 言毕。 奉天殿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高风的身影来到大殿之中,欠身施礼道:“皇上,太子,五殿下,大将军来了!” “请他们进来!” 片刻。 三道身影出现在大殿之中,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俊朗男子,他一袭黑色缎袍,金丝滚边,绣着蛟龙的模样,广袖袖边缂丝花纹是暗云花样。月白色束腰,披肩墨发被素色羊脂玉簪束起,冠东珠十三颗。其旁边男子也就弱冠之年,金黄色缎袍,冠东珠七族颗。 两人身后一名中年男子虎背熊腰,身披紫金色铠甲,腰间佩玄铁长剑,走路虎虎生风,神情刚毅,虎目中迸发出如剑的寒芒。 “儿臣秦慕琰,拜见父皇!” “儿臣秦慕轩,拜见父皇!” “臣公孙霸,拜见皇上!” “都平身吧,朕这么晚请你们来不是为我请安的,紫楚新帝杀我爱子,朕召你们前来是想问问你们何人愿意带兵,替朕踏平紫楚国!” 秦安泰神情阴狠,眼眸中沸腾着浓郁的怒火,龙躯一震,声音愤怒的问道。 “父皇,龙体为安,不要如此动怒,是不是四弟出事了!” 秦慕琰阔步上前来到秦安泰的身边,手掌轻轻的拍在他的后背之上,声音担忧的说道。 “高风,将书信拿给太子好好看看!” 秦慕琰看着手中的书信,阴鸷的冷眸深处一道喜悦之光一闪即逝,脸颊上瞬间腾起一抹痛苦之色。 “父皇,紫楚新帝已知我四弟的身份,还出手将他斩杀,这明显就是有意冒犯父皇的天威,孩儿愿意带兵连夜出发攻打紫楚国。” “父皇,太子手下的战狼骑一直都在北部抵御外敌,恐一时无法调回,孩儿愿意带领骁骑军昼夜前往,待明日黄昏孩儿一定带紫楚新帝脑袋回来见父皇。” “秦王,你的骁骑军不也没再皇城之中?为何攻打紫楚国之事就要交给你?”秦慕琰神情冰冷,眼眸中闪烁着浓烈的寒芒,声音坚定的说道。 秦安泰见两人的样子,脸颊上浮现出一丝失望之色,大袖一挥,声音愤怒:“行了,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为自己打算!” “大将军公孙霸上前听令,朕命你连夜准备,明日拂晓带领风云军团前往安阳城。” “传朕之令,八百里加急携朕的金牌前往安阳城,命安阳城守将向青木城发起进攻,无比在公孙将军到达之前夺取青木城。” “臣领命!” “老奴领命!” “行了,你们都下去吧,秦王将纳兰龙带出宫去,先安排在你府中,待明日朕还有事情要问他!” “儿臣明白!” 秦安泰看着众人离开,眼眸中愤怒之色更胜,一脚将面前断裂的木桌踢飞。 “孽子!孽子!” “朕怎么会有如此孽障的儿子,不顾手足之情义,都一心就知道争权夺利,巩固自己的实力,他们的小心思朕会不知道?” “亲王竟然口出狂言,明日黄昏带紫楚新帝项上人头来见朕,明日黄昏他能将骁骑军召回都不错了,真是可笑至极。高风,现在朕最钟爱的慕羽身死,太子和秦王想来就更加有恃无恐,变本加厉了!” “皇上,你还是要多保重龙体,太子和秦王虽然平日争夺的比较厉害,但在国家大事面前,老奴以为他们还是知道孰轻孰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