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荡平大越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480章 荡平大越

距离诸国使臣离开皇城帝都,足足过去了一个月之久。 当日入夜,楚非梵连夜上严审扶桑帝国武士可毫无收获,十人全部死在地牢中。 口含噬身剧毒,显然他们是受过严格的训练。 地牢一行,虽为获得他想要的信息,可也有意外收获,天罗帝国两大战将北笙烈,嬴离,引起了他的注意。 楚非梵将两人送往矿山下军营中,经过一个月的说服和军营生活,两人终于选择臣服,并且加入雷虎轻骑中。 这一个月的时间,楚国急速发展,四城扩建如火如荼,科举和私塾的制度也已经开始实施。 南宫曦四女负责的新酒制造厂扩建已经接近尾声,一直留在皇城中的上官邦宁,在和楚非梵见面三次后选择返回炎龙帝国。 两人之间三次见面,相谈之事无人知晓,上官邦宁离开时面带喜悦,整个人神采飞扬。 此时。 楚国各州府中下达皇榜诏令,科举选拔被定于两个月之后,眼下各州府学子,有志之士,身怀绝技者,纷纷向虎啸皇城赶来。 御书房中。 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殿外急促脚步声传来,只见小桂子躬身见礼,双眸注视着正在翻阅奏折的楚非梵。 “皇上,宛城传来紧急军报!” “宛城传来的军报?” “难道是大越国发兵进犯了?” 楚非梵抬手接过小桂子递上来的奏折,声音冷冽的自语:“大越国竟敢袭扰宛城一带百姓,看来是时候出兵荡平大越国了。” “小桂子,前往矿山传朕诏令,命霍去病,赵破奴,北笙烈,嬴离四人带领雷虎轻骑返回皇城。” 这几日,楚非梵一直在思考要不要第二次发兵大越国,现在正值初秋时节,草原上秋高气爽,正是发兵扫平大越国最佳时机。 八品帝国只剩下大越国苦苦挣扎,楚国山河已经延伸到七品帝国中,以眼下楚国实力晋级七品帝国毫无疑问。 所以楚非梵决定二次发兵大越,一举将帝国提升到七品,没想到他们竟主动出击袭扰边城百姓,如此以来正好有出师有名。 横扫大越,楚国晋级,相信用不了多久楚国和炎晋帝国的激战将要打响。 长琴太子惨死楚国帝都,炎晋王早已开始调兵遣将,一个月时间已经过去,相信他们早已准备妥当。 炎晋帝国有扶桑帝国在后面支持,白狼,长琴太子之事,烟土的出现,楚非梵知道扶桑帝国已经开始渗透在七品帝国和六品帝国中,他总感觉战争大陆上将要爆发大规模的战争。 看着面前狄仁杰送回来奏折,眉宇紧蹙,脸上布满忧愁,楚国表面发展飞速,实则真是内忧外患。 狄仁杰此去巡查各州府一百零八城,淡淡被他斩杀的地方官员高达五十多人。 并且他在奏折中提出,各州府府库中暗藏打量银钱,堪比帝国国库,州府官员买官卖官,毫不避讳,竟然在其到达当日提出一百万两白金收买狄仁杰。 如此猖獗,嚣张之事,在楚国之地上屡见不鲜。 “战士在沙场上殊死拼杀,尔等坐享其成竟如此的以权谋私,朕岂能容下你们这些毒瘤。” 楚非梵神情怒不可遏,抬手将奏折扔在地面上,冰冷的声音回荡在御书房中。 ............ 黄昏时分。 皇城外,数万轻骑身披雷虎铠,手执玄炎枪,腰悬紫焰阔剑,马背两侧悬挂着连弩弓,大军飞驰而至,赤红的虚空中萦绕着冲天的尘埃。 大军入城被霍去病四将安排在军营中,四人快速向皇宫中飞驰而去。 皇上密召,定是有重要的事情,四人不敢有丝毫的耽搁,来到御书房外时,已是一炷香之后。 “皇上,霍将军,北笙将军四人到了!” “让他们进来吧!” 声如洪钟,浑厚有力,四人推门进入御书房中。 “末将(霍去病,北笙烈,赵破奴,嬴离)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四位将军平身!” 楚非梵从上首位置移步向前,抬手示意四人起身,转身将木案上奏折递到霍去病手中。 “去病,看看吧!” “有没有兴趣带领麾下轻骑,再次进入草原击败大越?” 霍去病将手中奏折看完,双眸中腾起坚定的目光,脸上浮现淡然的笑意。 “皇上,末将就等皇上一声令下,此番出征大越,定然荡平辽阔草原。” 铿锵有力的声音回荡在御书房中,四位将领纷纷抱拳施礼,楚非梵移步来到殿外,抬首眺望苍穹之巅。 看着西边天际赤红的霞光之海,眸子里掠过一抹凌厉的寒光,雄浑厚重的声音响起。 “去病,破奴,北笙,嬴离,此去大越国无比要将盘踞在草原上的这只雄鹰给朕射杀。” “横扫大越国吾楚将晋级七品帝国之列,所以此战只有胜没有败。” “只需胜,不许败!” “皇上放心,我等四人定不负皇上重托!” 霍去病本就对自己麾下轻骑兵军团信心十足,这一个多月的训练加上雷虎铠和全身装备全部升级。 此番二次进入草原,霍去病有十足的把握可以一举将大越国彻底清除。 “下去准备吧!” 霍去病三人见礼请辞后,楚非梵形单影只一直站立在殿外长廊上,直到夕阳西落,夜幕初上他才返回御书房中。 ............ 翌日。 拂晓时分。 皇城中传来雷动般的马蹄隆隆声,熟睡的百姓苏醒,他们知道定是皇上下令大军出征了。 久居皇城,百姓早已对这样的情况屡见不鲜。 雷虎轻骑拂晓出发,踏暮色而行,在四将的带领下快速向宛城方向狂飙而去。 嘶风纵马,挥军大越,大军首列四将眸子中精芒掠动,脸上浮现出压制不住的兴奋。 皇宫中。 楚非梵收起手中长剑,乍然抬首,眺望城外方向,喃喃自语:“大军出发了,楚国儿郎将再一次征战沙场!” 微风清徐而过,他身影上衣衫缥缈灵动,执剑而立,目光如刃,身影上散发出淡薄的肃杀之气。 “皇上,起风了,早朝即将开始,奴才还是让人伺候皇上梳洗吧!” 楚非梵轻轻颔首,转身阔步像御书房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