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476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柳长琴背后全钦脚步稳健,紧握腰间阔剑,眸光直视前方校场,身影一闪,一道劲风嘶吼而过,全钦出现在校上。 见状。 众人神情一凝,显然全钦的出场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炎龙十八战将选拔时,柳长琴麾下出战将领并非全钦。 他到底强悍几何无人可知,但是看柳长琴一副有恃无恐,稳如泰山的样子,众人对全钦的实力非常的好奇。 “楚帝,炎晋将领全钦已经出场,不知楚国可有将领上场一战。” 柳长琴嚣张的声音响起,赵云,罗世信,尉迟恭诸将,纷纷跃跃欲试,凌厉的眸光停留在全钦身上。 楚非梵刚欲开口,只听左侧位置上凌霄的声音响起:“楚帝身为东道主,这一战先让玄龙将领领教下长琴太子麾下将领高招。” 柳长琴听到凌霄的声音,瞳眸收缩一紧,嘴角扬起阴狠的笑意,双眸打量凌霄:“玄龙第一战将凌羽已经重伤,不知凌霄太子麾下还有何人可以出场一战,难不成军神想亲自上场?” “有何不可,本太子好长时间没有活动筋骨,正好借此机会好好动一动。” 说罢。 凌霄身影骤然腾起,起身准备向校场走去。见状,楚非梵轻笑一声,声音淡然:“凌霄太子好意朕心领了,既然长琴太子想要楚将出场,朕便随便派一名校尉便是。” “嘉远何在!” “末将嘉远,拜见皇上!” “嘉远,去和长琴太子麾下将军切磋下,记得切不可搞出人命,毕竟太子远来是客,我们楚国可是礼仪之邦。” “杀人,并非待客之道!” 楚非梵身影上气势睥睨天下,霸气的声音说道。 柳长琴闻声,细长的双目凌厉无比,冷笑一声:“不知楚帝此战筹码几何?” “本太子对全钦信心十足,黄金一百万两玩玩,不知楚帝敢不敢奉陪!” “黄金百万有何意思,朕从不怀疑麾下将领,长琴太子既然想玩,朕奉陪到底。” “一百万两黄金,外加阴山以北四座城池,朕要是输了都是长琴太子的,只不过长琴太子百万黄金怕是有些太少了!” 狡黠的声音响起,群臣和诸国使臣骇然,他们想不到楚帝竟提出如此豪赌,这简直将这场切磋推向了巅峰。 他直视柳长琴,等待着他的抉择,只见其思索良久,目光从众人身上划过,最后停留在全钦身上。 “楚帝不愧是楚帝,既然玩这么大,那本太子奉陪!” “黄金百万两,外加靠近炎龙帝国城池四座,楚将若胜,本太子双手奉上。” “败家啊!” “柳长琴这是要将炎晋帝国拱手让给楚国!” “庸人误国,相信很快炎晋帝国会和白狼,天罗一样,彻底从七品帝国中消失。” 熟悉楚非梵的人都知道,他从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向来都是知己知彼,今日他选择和炎晋太子对赌,定然也是有十足的把握。 “小桂子,那笔墨纸砚来,朕要和炎晋太子立下字据!” 小桂子领命离开,楚非梵拂袖,阔步走下高台,来到嘉远身边,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压低声音道:“许败不许胜!” 简单五个字让嘉远陷入疑惑中,可当他看到楚非梵凌厉的目光,轻轻颔首。 嘉远手执无双方天戟,高八尺虎躯一震,凤眼朝天,黝黑的面色上露出为难之色。 “许败不许胜!” “若让自己击败敌将,百招之内可定取其项上人头,要败的自然不被发现,当真让他有些为难。” 楚非梵和柳长琴签下字据,两人目光同时向校场上看去,对于这场豪赌所有人都拭目以待,可他却面带淡然笑意,完全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楚帝,好深的计谋啊!” 无忧公子来到他身边,浑厚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他侧目面带笑意。 “公子若是朕,定然也会如此做法,目空一切之人都要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代价。” “是啊,能成楚帝对手之人非枭雄不可,如此庸人死不足惜!” 无忧公子神色平静如水,楚非梵心中很是好奇,两次见面他不曾在其身上看到过别样的情绪波动,总是云淡风轻,不谙世事的样子。 “砰!” “砰!” “砰!” 一阵兵戈撞击声传来,校场上嘉远和全钦身影晃动,剑光戟影纵横,所过之处碎石飞溅而起。 虚空尘埃弥漫,嘉远双眸中一道精芒掠过,前行的身影突然停止,手中长戟碎空向全钦肋骨上穿刺而去。 全钦,炎晋帝国三军中首席剑客,他手中一柄无情剑,快如闪电,疾如惊雷。 此时,忽见嘉远暴露破绽,手臂旋转上而动,长剑锋利无比穿刺过去。 星光火石飞溅而起,长剑穿过长戟的阻挡没入嘉远肩膀之上。 “唰!” 长剑凌空抽离而去,飚溅的鲜血挥洒在虚空中,嘉远身影接连暴退数十米,抬手捂着肩膀,高声呼喊。 “楚将嘉远,甘拜下风!” 嘉远战败之声响起,在场所有人大跌眼镜,他们无法相信楚帝麾下将领会落败。 此刻只有凌霄和上官邦宁两人眸光停留在楚非梵身上,两人若有所思,嘴角噙着神秘的浅笑。 百官惊慌,纷纷轻叹,他们无法相信楚非梵一战输了百万两黄金和四座城池。 眼下楚国正需打量钱财,如此大手笔百官能不心痛。 “哈哈,谢谢楚帝馈赠,百万两黄金本太子笑纳了!” “长琴太子尽管拿去便是,不过朕还想和长琴太子对赌一把,不知太子可敢应战?” “楚帝,全钦不已久战,楚国兵锋本太子已经领教,对赌之事就此作罢,这机会还是让给其他诸国。” 楚非梵没想到长琴太子如此狡诈,竟然见好就收,让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 寒光一闪,心中杀机腾起,柳长琴触犯龙威,在他眼中已是一具尸体。 “既然长琴太子不想对赌,朕也不强求!” “但朕想来做事都不会半途而废,十八战将本帝没有参加,今日武将切磋楚国落败,所以朕想亲自出战迎战众使臣!” “众使臣都可以派将领出战,胜出者楚国诸城尔等随便取之,若败,众使臣必须留下黄金百万,城池五座。” “不知众使臣有没有人感兴趣,联手和朕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