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跟朕斗,你还嫩了点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475章 跟朕斗,你还嫩了点

闻声。 楚非梵看了眼无忧公子,抬手将面前悬浮的中州府令抓在手中。 “公子盛情难却,中州府令朕手下了,来日有机会定亲自前往中州府。” “中州府落入楚帝手中,才可以发挥他最大的作用,至于如何治理那就看楚帝自己了。” 无忧公子说罢,抬手举起面前酒杯,拂袖遮面,轻抿一口,淡淡的楚非梵颔首。 “公子既已到来,那便同朕一起陪诸国使臣前往校场,领略各国将领切磋的风采。” “好雅兴,那本公子恭敬不如从命了!” 无忧公子面带淡雅笑意,身影骤然腾起,拂袖挥手,只见面前数十名白衣侍女身影掠动,几息之间化为白色精芒消失在虚空中。 ............. 正午时分。 皇城军营校场中,亭台下,诸国使臣落座,来回穿梭的侍女将美酒,鲜果,清茶送上。 “诸位使臣,武将切磋马上开始,不知哪国将领愿率先出场吗?” “楚帝,既是切磋,必有胜负,为了鼓动武将士气,何不下点彩头,如此才更有意义。” 炎晋帝国太子柳长琴朗声说道,戏谑的眸光从众使臣身上划过。 “彩头?” “不知炎晋太子想如何?” 楚非梵瞥了眼柳长琴知道其心怀鬼胎,此时他才断定仇娇所言非虚,柳长琴绝不简单,他羸弱的样子都是为了麻痹对手。 “良将争锋,胜负不定,诸国使臣皆可下注,押对者获得筹码,押错者失去筹码。” “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众人视线全部汇聚在柳长琴身上,皆知其心怀鬼胎。 翰清帝国太子弘渊侧目,声音不屑道:“柳长琴,十八战将选拔炎晋帝国不曾进入前十之列,今日战将切磋,你们炎晋岂有获胜的机会,既然长琴太子愿意送上筹码,本太子收下便是。” “戚兴,下场出战,本太子押你胜出,白银五十万两!” “五十万两?” “凌羽,你可愿意出战?” 凌霄侧目瞥了眼身后将领,浑厚的声音响起,双眸中掠过淡然的神色。 “末将领命!” 凌羽紧握腰间阔剑,双脚踏地,身影向面前校场上掠去。 “本太子押凌羽获胜,白银一百万两!” 闻声。 楚非梵目光停留在校场上,嘴角噙着笑意,他一眼便看出戚兴根本不是凌羽的对手,弘渊的五十万两白银白白送给了凌霄。 “此战并无楚国将领出手,不知楚帝有没有兴趣和本太子外赌一局。” “长琴太子何意,是想和朕对赌,是吗?” “朕押玄龙将领凌羽一百万两,长琴太子如何选择?” 柳长琴在十八战将选拔上见识过凌羽的强悍,可戚兴是名动七品帝国的老将,他虽无凌羽锋芒四射但老成持重,柳长琴深信戚兴绝非浪得虚名。 “既然楚帝压凌羽胜出,那本太子就押戚兴将军,白银一百万两。” “长琴太子当真豪爽,那这一百万两朕便替你收着了。” 楚非梵玩味的声音响起,柳长青面色铁青,微眯的双眸里狡诈的目光掠动。 “楚帝,激斗尚未开始,现在狂言如此,是不是有些为时尚早了。” 楚非梵笑而不语,凌厉的目光停留在校场两个人身上,系统早已将两人的数据传送到他脑海中,柳长青既然愿意送一百万白银给他,何乐而不为。 “跟朕斗,你还嫩了点!那朕便让你身无分文返回炎晋帝国去。” 很快。 凌羽和戚兴之间的切磋开始了,刚开始两人攻击都异常的刚猛,可很快戚兴就露出破绽,在凌羽密不透风的剑芒下不断的败退。 无忧公子侧目笑着看了眼楚非梵,喃喃自语道:“够狡诈,不过本公子喜欢,这些俗人岂能他抗衡,真是自讨苦吃!” “砰!” “砰!” “砰!” 一道道长剑碰撞的声传来,地面上飞沙走石反卷而起,凌羽,戚兴身影笼罩在烟尘中。 “轰!” 刚猛震天声响起,宛若九天雷霆嘶吼一样,校场上漫天尘埃在真气激荡下消散。 凌羽执剑而立,衣袖里赤红的血渍顺着剑身滴落在地面上,他神情清冷,身影宛若标枪,没有丝毫的动摇。 “砰!” 一道碰撞声响起,地面上尘埃飞溅而起,戚兴的身影骤然倒下,汩汩而流的鲜血将他胸口的衣衫浸湿。 “凌羽,两将切磋,你竟敢杀人,真是岂有此理!” “凌霄太子,你最好给本太子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来日我翰清铁骑定当踏遍你玄龙国。” 弘渊暴怒厉喝,脸上神色狰狞恐怖,宛若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弘渊,比武切磋,刀剑无眼,生死有命,戚兴技不如人,难道你们翰清帝国输不起?” “还有,要是太子真想发兵玄龙,某奉陪就是。你们翰清帝国要真是强大无匹,也不至于从六品帝国首位沦落到现在末端,在我们七品帝国面前耀武扬威。” “实话告诉你,想要发兵攻打玄龙,本太子求之不得!” 凌霄安定自若,声如洪钟,完全没有将六品翰清帝国放在眼中。 “来人,去将凌羽将军带回来,记得将弘渊太子的赌注也带回来。” 弘渊痛失爱将不说,还要输给凌霄白银五十万两,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这能让他不恼火? 此时。 和弘渊一样愤怒的还有柳长琴,他没想到戚兴如此的不堪一击,自己一百万两百姓就如此轻而易举的被楚帝拿走,他心里非常不甘。 “小桂子,去将炎晋太子的银票拿回来!” “对了,记得替城外六万难民谢谢长琴太子慷慨解囊。” 小桂子领命上前来到柳长琴木案前,抬手将他面前银票取走. “谢谢长琴太子慷慨,奴才代楚国六万难民致谢!” 柳长琴脸色铁青,简直像吃了不干净东西一样恶心,双拳紧握的吱吱作响,眼眸中愤怒的火焰沸腾。 “楚帝,既然玄龙和翰清帝国切磋已经结束,不知将楚帝有没有兴趣派人和我炎晋悍将切磋下。” “炎晋悍将?” 听到柳长琴的声音,众人皆嘲笑他的狂妄,炎晋哪有悍将,十八战将选拔场场落败,现在竟在此口出狂言。 “全钦,出战领教楚国将领高招!” 柳长琴嘴角噙着邪恶的笑容,对于众使臣的轻视他还不在意,侧目浑厚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位面无表情,目光犀利的男子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