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鬼煞仇娇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471章 鬼煞仇娇

夜幕下。 小巷中柳长琴麾下侍卫潜入夜色中,朝着楚非梵一行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长街上,微风吹拂枯叶飞转,皎洁的月光洒落在三人身影上。 “子龙,先回你的府邸,有些事情去你那里方便一点!” 楚非梵侧身看了眼旁边牵着马匹的赵云,他心领神会,轻轻颔首三人两骑朝着赵府而去。 赵府外。 赵云突然稳住马匹,抬首看了眼楚非梵道:“公子,府中混乱,属下这就回去安排下。” 赵云知道若是楚非梵突然到访,府中侍卫和仆人定会恭敬有加,出口暴露其身份,他先回府中安排,好让府中众人早有准备。 府外两名侍卫见赵云归来,疾步上前施礼,却被他喝止带着两人向府中走去。 现在的赵府除了赵云外,还有一人当家做主,那就是皇上赏赐的李府小姐李香君。 香君入府许久,和赵云朝夕相处,两人早已互相欣赏,互生情愫,只是苦于面子彼此没有挑开而已。 赵云入府,传令管家将府中众人全部汇聚大厅,此刻李香君一袭白纱衣裙,俏脸上噙着清雅的笑意,莲步轻启向赵云走了过来。 “将军,发生什么事情了?” “香君,皇上稍后前来府中,某特意回来告诉大家,一会千万不要将皇上的身份暴露。” “所有人皆称呼皇上为公子,至于我称呼为赵家主便是。” “我等谨遵将军之命!” 赵云侧目看了眼李香君,起身阔步向府外走去。 为了避免出现出错,触犯天威,李香君将所有下人全部喝退,自己一人留在前厅中等候赵云和楚非梵前来。 良久。 院中月光下。 楚非梵,赵云两人带领救下的女子,向大厅中走了过来。 “臣妾见过楚公子!” “臣妾见过相公!” “相公?” 听到李香君的称呼,两人脸上同时腾起震惊之色,楚非梵噙着玩味的笑意,侧目看了眼赵云。 “子龙,隐藏的够深的!” “让公子见笑了!” “香君,先带这位姑娘下去换身衣服!” 李香君牵着女子向后庭走去,赵云声音急切的解释:“皇上,李姑娘是为了不让女子怀疑皇上身份,权宜之计才会如此称呼子龙。” “子龙,战场上弑杀你从来无畏无惧,为何一到男女之情,你就如此的惶恐?” “李姑娘和你郎情妾意,郎才女貌,朕觉得你们天造地设,子龙若是不好意思开口,来日朕找个良辰吉日为你赐婚,不知子龙意下如何?” 楚非梵神情严肃,双眸打量着赵云,浑厚的声音响起。 “皇上,乱世男儿当以家国天下为重,子龙暂时不想谈及儿女私情。” “小家不安,何以安天下!” “此时就这样决定了,诸国朝贺后,择日你和李姑娘晚婚!” 楚非梵拂袖落座,微眯的眼眸中精芒掠动,脸上噙着淡然的笑意。 片刻。 李香君带着已经换好衣衫的女子走了出来,楚非梵抬手示意两人落座,声音淡然的问道。 “姑娘,你和今夜巷子众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小女子仇娇,谢谢两位公子救命之恩!” “炎晋国太子柳长琴,他本是仇娇的雇主,我放弃接他的任务,他怕我泄露了他的秘密,所以将要将带我回去,后来的事情两位公子都知道了。” “雇主和下属的关系?” 楚非梵觉得疑惑,若真如眼前仇娇所言,那她应该修为不错,可眼下在她身上感受不到丝毫的真气波动。 “小贱,帮我扫描眼前仇娇的身份信息!” “滴,系统正在运行扫描中,请宿主稍后!” “滴,系统成功扫描仇娇信息,以传送宿主脑海中请查收!” 听到耳畔传来小贱的提示音,楚非梵坐直身影,内视脑海中系统页面。 “姓名:仇娇!” “年龄:三十五岁!” “来自:鬼手十三杀!” “代号:鬼煞!” “修为:武皇境下品” “兵器:凤烈玄叉!” “武力值:九十!” “系统测评:此女身中剧毒,一身修为被禁锢,眼下只是废人一个,随时都有死去的可能!” “原来并非凡人!” “长琴太子和她到底有什么秘密?” 楚非梵狐疑,双眸停留在仇娇身上,淡然自若道:“仇姑娘,看你气色不佳,好像身中剧毒。” “公子,难道懂的医术,竟可以看出小女子中毒。” “没错,柳长琴为了控制我为他所用,竟在我饭食中下毒,眼下我体内毒素蔓延,真气禁锢不畅,不然他麾下那些土鸡瓦狗岂会是我的对手。” 仇娇俏脸含煞,水眸中迸发凌厉的杀气,森寒蚀骨的声音响起。 “姑娘若是放心在下,某刚还认识城中最好的医生,可以请他来为姑娘医治下。” “虎啸皇城,神医华佗,药尊者逍遥的名头小女子早有耳闻,小女子体内的毒素怕是只有他们两人可以救治,不知公子可曾认识?” “神医华佗,药尊者逍遥?” “姑娘放心,某这就派人去请他们两位前来!” 话音落。 赵云抱拳施礼道:“公子稍等,子龙这就派人去请两位神医前来。” 仇娇早就知道楚非梵身份,只是她没有挑明罢了,现在见楚非梵竟请神医前来救治,双眸中坚定的目光掠过。 “楚帝,出手相救在先,现在又请神医为仇娇治毒,小女子并非不懂知恩图报。” “在此提醒楚帝多多提防炎晋太子柳长琴,他可没有今夜楚帝见到那般平庸。” “此来楚国柳长琴身上带着重要使命,至于是什么那就需要楚帝自己去寻找了。” 听到仇娇的声音,楚非梵先是一惊,接着朗声轻笑:“仇姑娘,好眼力!” “出手相救,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虎啸皇城,天子脚下,朕岂容他人放肆!” “至于姑娘口中柳长琴前来楚国另有目的之事,朕倒是并不担心,只要在楚国土地上,任何人也别想放肆,否则下场只有一个,死!” 闻声。 仇娇和李香君同时注视着楚非梵,两人神情惊愕,俏脸上布满恐慌之色。 此时的楚非梵完全没有了温文儒雅的气息,身影上萦绕着浓烈的杀气,不怒自威,让人不寒而栗,诚惶诚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