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悍将嬴离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454章 悍将嬴离

罗世信,单雄信两人身先士卒,天罗敌军在他们面前完全就被完虐。 两人所过之处,天罗士兵轰然倒塌,无一合之敌可挡两人锋芒。 鲜血飞溅,枪芒纵横。 远处,楚非梵,白起两人注视沙场战况,双眸中尽显浓烈战意。 “子龙,世信,冉闵之神勇,当世少有!” “白起,此战落入,挥军天罗皇城便交给你,拿下天罗尔等众将便留守于此,你将是三军最高统帅。” “谢皇上厚爱,末将惶恐!” “白起,你是朕麾下第一个将领,你统兵之能无可挑剔,只是杀伐有些不果断而已。” 白起杀神,人屠,加上修炼杀人决,理应是杀伐果断,可眼前白起一直谨记楚非梵诏令,所以他甚少斩杀敌军,愿降者,皆可留一条生路。 “白将军不必有心里压力,为将者,统领万军,切不可妇人之仁,杀尽该杀之人,大丈夫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 “白起谨记!” 楚非梵轻轻颔首,双眸直视前方,此时武泗关下鏖战已接近尾声,天罗敌军寥寥,此时嬴离已不再马背上。 数百天罗士兵被嬴离挡在身后,此刻他身上鲜血淋漓,虽然身受重伤,血染战袍,但仍然浴血奋战。 “砰!” “砰!” “砰!” 嬴离长枪被鲜血染红,他不是挥舞着将面前袭杀而来兵戈击飞出去,此时他已经力竭,可依然坚持耸立不倒,双目中杀意凛然。 “阁下骁勇,天罗军中有尔,实乃天罗之幸!” “武泗关吾楚势在必得,眼下尔等已是强弩之末,缴械投降,尚可有一线生机!” 冉闵执矛立马,双眸停留在嬴离身上,眼眸中闪烁着敬畏之色,此人神勇,忠诚,明知不敌而力战至此,为效忠国家而舍生忘死。 若是自己遇此情景,怕也不过如此,所以冉闵从心底里敬佩嬴离这个对手。 “投降?” “我等誓死于武泗关共存亡!” “众将士,杀!” 嬴离声嘶力竭,紧握手中寒枪,一步跨出,疯狂挥舞着长枪。 “执迷不悟!” “众将士听令,张弓!” 秦琼一声令下,麾下众将士纷纷拈弓搭箭,散发着寒光的箭矢直指天罗众士兵。 此时。 只要嬴离再有异动,楚军顷刻间便可将他射杀。 “千古征战,万骨枯萎,我欲守土一方,可乃命陨于此!” “悲哉,哀哉!” 嬴离高吼一声,脸上鲜血不断滑落而下,他虽为天罗将领却深得楚军将士敬重,如此之人死之可惜,怎奈隶属不同阵营。 道不同,不可同行,冉闵无奈,轻叹一声。 “降者不杀,负隅抵抗者,斩!” 秦琼同样欣赏嬴离,可两国交战岂能掺杂半点个人情感,此时若是嬴离不降,楚军必射杀之。 嬴离疯狂挥舞着手中寒枪,身影跌跌撞撞,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紧紧扶着枪柄直起身子,回首看了眼城池上依然在擂鼓的闻启,眼角顷刻间湿润。 “轰!” “轰!” 关隘上,闻启舍命撞击着军鼓,他好像将所有的愤然全部发泄在军鼓上,来表达自己心中的愤愤不平。 他和嬴离都是少负盛名,可终不得志。武泗关一晃五年,今日落败,他们将同赴黄泉,心有不甘,唯有擂鼓可释放心中执念。 楚非梵一直注意关隘上擂鼓之人,他每一道鼓声都好像可以穿透人的心灵。 飞马疾行,他几息之间来到沙场上,抬手示意众将士收起巨弓,侧目看了眼罗世信。 “世信,去将城池上青衣男子请来,记住务必不要伤其性命!” 罗世信不解,但依旧颔首,转身带着数十人向关隘中走去。 “嬴离,朕乃楚国之皇,将军此战虽败犹荣,尔麾下士兵皆是悍兵。”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将军带兵有方,愿为国死忠,朕当真佩服!” “朕素来惜才,将军若是愿意归顺,不但将军安然无恙,你麾下将士也可免遭屠戮!” “楚帝,惜才?” “这些冠冕堂皇的话,还是留给别人吧!” “我麾下将士无一孬兵,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硝烟既起,生死无憾!” 嬴离已报必死之心,楚非梵的话对他没有丝毫的诱惑,见嬴离软硬不吃,他双眸中掠过冰冷的杀机。 此时。 罗世信带着闻启到来,他此时才看清楚来人模样,一身青衣,面颊俊朗,星眉剑目,虽为文士,但其身上散发的气息依然凌厉。 “跪下!” “见了吾皇,竟敢不跪!” 罗世信粗暴的厉喝,抬腿便是一脚踢中在闻启的腿弯,只见他身影上前倾斜,单膝跪地,脸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 “唰!” 闻启被逼下跪,可当他膝盖刚刚接触地面,身影再次腾起,双眸直视楚非梵。 “吾,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父母。楚帝既不是吾皇,我为何要跪!” 闻启声如洪钟,神情古井无波,双眸中闪烁着坚定的目光。 楚非梵闻声轻笑,没想到今日武泗关遇到两位硬骨头,嬴离骁勇善战,为人正直,忠君报国,闻启胸有沟壑,怀经世之才,是少有的智者。 两人楚非梵皆可得之,可两人都是宁死不屈,这让他陷入为难。 “子龙,夺下嬴离手中枪,既然不想臣服,那朕便亲手送他上路!” 赵云领命,手中龙胆亮银枪破风刺出,一点寒光掠出,长枪之锋快如雷霆。 嬴离见长枪向自己袭来,他并未出手抵抗,而是安静的等待死亡的降临。 “将军!” “将军!” 天罗众将士大声呼喊,他眼眸微眯,脸上噙着淡然的笑意,好像死亡对他来说就是一种解脱。 “唰!” 赵云手中长枪穿透虚空,停留在距离嬴离脖颈一厘之处。 劲风停,长枪止。 嬴离睁开眼眸,看着近在咫尺之间的枪锋,赵云手腕旋转,枪柄击中在他脖颈上。 “砰!” 一道撞击声传来,嬴离身影倒飞出去,嘴角血渍横飞,眼眸中没有丝毫波动。 “将军!” 闻启厉喝,试图向前冲去,只见罗世信手中镔铁枪一横,将他的身影挡住。 “皇上,此人如何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