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番椒烟雾,不战而胜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452章 番椒烟雾,不战而胜

“子龙,传令白起,让他停止攻击,如此下去有多少箭矢都要被全部浪费一空!” 楚非梵神情凝重,双眸中狡黠的目光掠动,嘴角噙着一丝玩味。 赵云刚刚策马飞驰而去,罗世信带着三名士兵,拎着数个麻袋向楚非梵走了过来。 “皇上,所有东西都在这了!” 瞥了眼罗世信手中麻袋,楚非梵轻笑一声,道:“世信,雄信,你二人带着所有麻袋随朕一起前往阵前。” 三匹快马疯狂飞奔而去,孤峰山下白起,秦琼,冉闵看着两翼孤峰上浓烟滚滚,可并没有达到烈火吞天,火蛇翻飞,蔓延千里的局面。 白起面带黯然之色,长叹一声,他知道你楚军遮天蔽日的箭矢全部石沉大海,火攻武泗关之法并不可行。 赵云策马而至,传令白起停止攻击。 白起心有不甘,高举手中破龙擎天戟,示意三军停止放箭。 山峰上,华哲见楚军停止攻击,仰天朗声大笑,笑声中充满轻蔑和不屑,在他看来楚军统帅将领此举,简直愚蠢至极。 “左右偏将,下令众将士,收集山峰上箭矢!” “哈哈,将军,楚军狂妄,这免费的箭矢岂能浪费,末将这就带人去收集。” 吴柏朗笑一声,带领麾下数千士兵快速向山腰走去。 “狂妄的楚军,想要火烧诸峰真是异想天开!” 华哲看着吴柏离开的背影,嘴角噙着冷笑,紧握手中长枪,喃喃自语的嘲讽道。 山峰下。 楚非梵带领罗世信,单雄信两人来到大军前列,白起神色黯然,飞身下马,抱拳施礼,自责的声音声音响起。 “皇上,末将无能!” “白将军无需如此,数万箭矢飞出也非枉然,至少为我军找到攻山的契机。” 楚非梵拂袖抬手示意白起平身,脸上神色古井无波,并没一丝怪罪之意。 众将听到楚非梵声音,不知其话中何意,只见其命令罗世信两人将驮在马背上麻袋放在地面上。 “唰!” 纵身跃下马背,腰间湛卢出鞘,剑锋指着麻袋中之物,轻笑一声:“白将军,命令三军将士后撤,留下数百人即刻。” “冉闵,秦琼,你二人带领麾下所部备战,很快天罗敌军便会自行下山!” 众人视线停留在楚非梵身影上,见其面带神秘笑意,不知他有何安排,但军令如山,他们纷纷领命离开。 “世信,雄信你二人带领数百士兵收集枯木,干草前来,朕为天罗敌军准备的礼物很快就派上用场了。” 两人领命离开,一盏茶时间返回,百人手中尽是枯木,干草。 “点火!” “世信,掌握火候,朕要的不是熊熊烈焰,而是滚滚浓烟明白?” 罗世信领命,将枯木,干草架起来,刚欲点火,楚非梵手中长剑,轻轻挑起面前麻袋。 “世信,将作料给天罗敌兵加上,这样他们才会喜欢!” 众士兵纷纷按照楚非梵的命令,燃起了火焰,开始将麻袋中之物放在火焰上。 “番椒?” 白起看清袋中之物,脸上疑惑之色更浓,不知楚非梵到底意欲何为。 番椒遇火而燃,滚滚浓烟腾起,数百道烟雾腾起,宛若腾空翱翔的巨龙一样。 “撤,世信,带着众将士后撤!” 狼烟四起,笼罩万里晴空,清风微徐而过,烟雾随风而去,瞬间笼罩在两翼孤峰之上。 华哲直视天穹上袭来的烟雾,双眸中腾起疑惑之色,冷笑一声:“这楚军又再玩什么把式?” 风动烟漫,空气中充斥着火辣辣的气味,一阵清风袭过天罗士兵感觉呼吸都困难,空气催泪,鼻腔,口腔中更是苦不堪言。 “有古怪!” “啊!” “啊!” “辣死我了!” “啊!” “啊!” 两翼孤峰上惨叫连连,天罗士兵双眸迷离,泪水不住的滑落下来,丢掉手中兵戈,手掌捂在脸颊上。 浓浓烟尘足足燃烧了一炷香时间,山峰上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不时有碎石从山峰上滚落下来。 远处。 楚非梵知道此时正是进攻最好的机会,抽出湛卢剑挥动,浑厚有力的声音响起。 “出击!” “斩杀天罗敌军,攻破武泗关!” 番椒烟雾,放在战争大陆简直就是毒气弹。 天罗士兵何曾遇到过,此时早已迷失了双眼,兵戈早已丢失,跌跌撞撞向山下冲来。 楚非梵一声令下,楚军众将士黑巾遮面,所有黑巾都是罗世信从水桶中捞出来的,湿巾掩面,兵戈霍霍,数万铁骑绝尘而去,犹如决堤的黑色洪潮。 杀喊震天,万马奔腾。 楚军将士势如破竹,身影上散发着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气息,浓烟随风而过,漫山遍野的楚军杀入天罗大军中。 溃逃的天罗士兵早已浑天暗地,此时完全成了被屠戮的羔羊。 一波冲锋过后,天罗敌军抱头投降,楚非梵命令数千悍兵留下看守俘虏,他一马当先带领白起众将,嘶风纵马向武泗关奔袭而去。 武泗关,除了两翼孤峰天堑外,再无其他防御,关隘中天罗士兵发现楚军浩浩荡荡而来,脸上纷纷腾起慌乱之色。 华哲被击败,那关中何人是楚军一合之敌? 天罗士兵并不知道他们心中为仰仗的华哲将军,败在了番椒烟雾之中。 楚军转眼及至,黑甲防身,兵戈纵横,武泗关上守军方寸大乱,他们虽未弃关而逃,可面对数万楚国精锐,他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嬴将军,楚军穿过两翼天堑,华将军三万大军战败,眼下我们该当如何?” “两翼天堑易守难攻,楚军到底是如何击败华将军的。” “四万大军悄无声息被击败,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华哲溃败,嬴离无法理解,如此毫无征兆,让他对两军之战充满了好奇。 眼下楚军兵临城下,嬴离无暇顾及太多,看着关隘下大军,他紧握手中盘龙寒枪,眸子中掠过浓郁的战意。 “传令下去,关中将士随本将军出关!” “将军,楚军强于我军数百,此战已经溃败,将军又何必妄送性命!”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将军,下令撤退吧!” 嬴离身旁一介白衣,双眸精光掠动,声音笃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