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夜袭孤峰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450章 夜袭孤峰

夕阳的余晖,吞天噬地,武泗关外,远处突兀的奇峰上,苍翠摇摆,发出沙沙的轻响声。 盛夏的黄昏,本是蝉噪虫鸣最为响亮之时,可武泗关外却没有丝毫的声响,就连本来栖息在这里的孤鸟,也选择了远离。 它们好像知道不久后这里要发生鏖战一样,提前远离而去,免得受到无妄之灾。 军营中。 来回巡逻的楚军,寒铁铠甲在霞光中银光闪闪,他们手执阔剑,眸光如刃,英气逼人,且杀气凛然。 眼下楚军大营中士兵皆是久经沙场的悍兵,曾几何时他们无数是徘徊在鬼门关,生死何时降临,他们早已视而不见。 经过鲜血的洗礼,他们成长神速,早已是合格的士兵。 来往穿梭的巡逻兵警惕的环顾四周,他们并不担心天罗敌兵回来偷袭,可依然没有丝毫的放松。 此时。 白起,秦琼,冉闵三人从牙帐中走出,脚下的大地早已风干,昨夜的狂风暴雨已没有了丝毫的踪迹。 “白将军,商讨一日无效,某愿带领麾下士兵,今夜偷袭武泗关!” “此关就算是铜墙铁壁,某也要撕出一条口子!” 冉闵暴怒的声音响起,虬髯的脸上杀气腾腾,紧攥着腰间阔剑,双眸直视着远处寂静的武泗关。 “冉将军,莫要如此着急,今夜进攻武泗关势在必行,可我等也不能让众士兵妄送性命!” 说话间。 大营外,数十名楚军疾步行风而来,良久,众人进入大营中看到白起几人,纷纷跪地施礼。 “都快快起身,说说尔等探查到的情况!” 此刻,跪地的数十名楚军,他们都是最擅长发现敌情和探查敌情的斥候,白起派他们摸上武泗关两旁孤峰上收集敌军兵力部署情况,现在他们安然返回,白起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禀将军,武泗关左翼孤峰上发现敌军万人,他们皆是弓弩手,因为末将不能太过接近所以不能确定他们到底有多少人。” “禀将军,右翼孤峰上情况亦是如此,眼前的武泗关简直固若金汤,若是不清除两翼敌军,面前峡谷我军根本无法通过。” 听到两人的禀报,白起眼眸微眯,脸上腾起一抹狠辣之色,斥候可以悄无声息摸上山去,那说明敌军防御并非滴水不漏,所以他决定今夜带兵攻山。 “冉将军,今夜大军兵分三路,某和秦将军带领麾下所部向两翼孤峰发起攻击,将军带神机卫趁机穿过峡谷,直逼武泗关。” “神机卫是吾楚最强悍的骑兵,此战需要速战速决,所以进攻武泗关非将军的神机卫莫属。” 神机卫各个都是以一敌十的悍兵,他们本都是秦军悍卒,都来楚非梵召唤前来,改名为神机卫。 几场战役下来,神机卫的强悍众将是有目共睹,他们仿佛威严的鬼神,战场交锋人未至,逼人的杀气已经席卷而来,每次交锋敌军感受到他们身上的杀气,便已经开始溃退。 冉闵见白起态度坚决,轻轻颔首转身看了眼,身后手执兵戈的神机卫,寒光掠动,战意冲天。 西下夕阳,悄然的落入天际之下,夜幕之光初上,天地间昏暗一片。 楚军大营中所有灯火全部熄灭,孤峰上天罗敌军居高临下,忽见楚军大营漆黑,守军将领脸上腾起疑惑之色。 “这楚军又在搞什么鬼,难道他们悄悄撤退了?” “将军,是不是楚军知道他们无法攻破天堑,所以撤军了!” 华哲听到身旁偏将声音,神情警惕,冷冽的声音响起:“要是楚军真的撤退,那感情好啊,我等再也不用在这荒芜的孤峰上受这份罪了。” “可是楚军素来狡猾,诡计多端,他们不会如此轻易撤退,本将军怀疑这其中另有玄机。” 华哲带领麾下雷豹军团击败过秦琼,一路长驱直入,大军兵临龙威城下,虽然后来被白起,冉闵等人击溃,带残军逃至武泗关,可其过硬的军事素质,精准的判断力,足以表明他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将才。 “将军,山下漆黑一片,楚军情况不明,我等该如何?” “吴柏,冯大力,你们两人负责镇守右翼山峰,本将军带领小股士兵下手一探究竟。” “记住一旦楚军想趁机越过峡谷直逼武泗关,尔等要不遗余力组织他们前行,就算是将山谷堵住,也绝不可让楚军越过。” 华哲的命令非常明确,他腾起身影,手执银光寒枪,带领一千士兵踏着月色向山下走去。 夜色蹒跚,漫天的星斗悬空,皎洁的夜色穿过树丛洒落在地面上。 楚军大营中。 白起率领两万楚军趁月色而行,向右翼孤峰上摸了过去,秦琼亦是如此,两人率部出发。冉闵统领神机卫时刻准备,一旦两翼孤峰战斗打响,便是他冲入武泗关之时。 清风吹徐,盛夏之夜,天地间本是温热的夜风,可此时夜风却冰冷无比,空气中萦绕着浓烈的铁血杀伐之气。 一炷香时间转眼即逝,白起和秦琼以到达两翼山峰下,抬首眺望冲天的孤峰,白起挥手示意身后悍卒向山巅上摸去。 前行不到百米之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传来,趁着夜色白起注意到山峰上明晃的兵戈之光闪烁。 他抬手示意背后士兵驻步,所有楚军瞬间拈弓搭箭,警惕的注视着前方。 与此同时。 华哲前行的脚步戛然而止,挥手示意背后士兵后撤,双眸中掠动阴狠的目光,嘴角噙着狡黠之色。 风声依旧,孤峰上却一片死寂。 白起知道敌军已经发现他的踪迹,一声令下,如蝗的箭矢横空飞出,撕碎虚空快速向山腰上吞噬而去。 “放箭!” “放箭!” 白起和华哲厉喝声同时响起,山腰上箭矢纵横一片,不时天穹下传来一道道让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 “咻!” “咻!” “咻!” 来往散发着寒芒的箭矢纵横,一道道劲风嘶吼而过,白起身影隐藏在古树后面,抬首向山腰上看去,只听到一声巨响声传来。 “轰隆!” “轰隆!” 山腰上巨石滚落而来,白起神情一凝,厉喝道:“撤退!” “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