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危机四伏,难民到来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448章 危机四伏,难民到来

剑仙酒楼顶层厢房中。 媚千柔轻轻推开面前房门,楚非梵径直走了进入,视线停留在床榻上瑶琴的倩影上。 此时。 她犹如睡死过去,俏脸苍白如纸,面无丝毫表情。 见状。 楚非梵抬手将玉瓶递给媚千柔,说道:“媚阁主,劳烦将这颗厄毒丹给瑶琴服下!” 媚千柔接过丹药,款款落座在床榻上,玉臂轻轻将瑶琴扶起,手中厄毒丹送入她口中。 楚非梵侧身看了眼剑山,起身阔步向房间外走去,门外长廊上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 “剑三,白狼帝国皇城飞仙酒楼分阁有没有传来消息,李广诸将家眷是否已经安全救出?” “回龙尊话,白狼帝都传回消息,人都已经在飞仙酒楼保护中。” 既然李广一行白狼将领的家属已被保护起来,那接下来大军攻占白狼皇城他们将再无后顾之忧。 “龙尊,飞仙酒楼传来消息中还有一条消息,恐对楚国不利。” 剑三神情担忧,声音惶恐的说道。 “是吗?” “说来听听,朕很好奇到底是何消息!” “白狼分阁传来消息,在白狼帝都中发现大批扶桑帝国强者,他们都是军队中人,特意乔装城普通人模,看样子应该是冲着楚国来的。” “五品扶桑帝国?” “岛国蛮夷,倭寇而已,能翻起什么大浪来!” 楚非梵虽然没有将扶桑帝国放在心上,但他还是疑惑不解:“楚国只是八品帝国而已,为何他们要像楚国频频出手?” 他心中疑虑,殊不知是因为他彻底打乱了扶桑帝国部署,所以才会成为其眼中钉,肉中刺。 扶桑帝国想通过白狼帝国横扫七品,八品所有帝国,如此以来白狼帝国实力暴涨,便可和扶桑帝国合击,将所有六品帝国粉碎。 扶桑国主野心勃勃,欲向统一整个战争大陆,侵占八品,七品帝国只是他们第一个目标,却没想到初次征战就遭受到楚国如此顽抗的抵抗。 眼下白狼帝国朝不保夕,扶桑帝国秘密派遣军队前来,就是为了助他们一臂之力。 楚非梵并没将扶桑帝国前来士兵放在心上,毕竟从扶桑帝国和白狼相隔数万里之遥,中间相加着诸多六品帝国,他们就是想要倾巢出动,怕是也无能为力。 小股扶桑士兵,成不了大气候。 午后。 离开飞仙酒楼时,并非楚非梵一人,瑶琴的倩影紧随在他背后。 两人策马飞驰在长街上,飞仙酒楼顶层窗户口,媚千柔看着远去的身影,喃喃自语道:“龙尊,果敢,杀伐盈天,豪气万丈,身为帝王将来定雄霸天下!” 媚千柔曾经多次和楚非梵一起经历战斗,他嗜血的屠戮,凶狠的杀伐,所有的影子在她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返回皇宫中,楚非梵将瑶琴留在凝香宫中,并且告诉瑶琴以后就贴身保护南宫曦的安危。 众女本以为楚国后宫又要新加入一位嫔妃,当她们听到楚非梵命令时,脸上皆是一副惊愕之色。 留下瑶琴他离开了凝香宫,一人向养心殿中走去,刚刚来到前行数百米,小桂子疾步行风而来。 “皇上,狄大人,房大人,张大人三人在养心殿外等候!” 楚非梵轻轻颔首,起身脚下步伐加快,三人同时出现,他正好也有要事和他们相商。 养心殿中。 楚非梵拂袖抬手示意三人落座,铿锵之声响起,问道:“三位爱卿前来所谓何事?” “皇上,微臣特来请罪!” 只见房玄龄起身出列,跪在大殿中央,面带自责之色,内疚的声音响起。 “玄龄,何须如此!” “皇城中毒事件本就是白狼帝国蓄谋已久,玄龄也深受其害,是朕未能及时察觉白狼阴谋,险些酿成大错。” 话音落。 楚非梵身影已经出现在房玄龄面前,他抬手将其扶起,面带淡然笑意,完全没有一丝责备之意。 “滴,恭喜宿主,房玄龄忠诚度提升到百分之九十!” 小贱的提示音传来,楚非梵示意房玄龄坐下后,视线停留在狄仁杰身影上。 “狄卿,有何事启奏?” “皇上,锦衣卫传来密报,天罗皇向玄龙国借兵了!” “玄龙国?” 楚非梵脑海中突然想起,往昔在炎龙帝国后宫中弹奏琴音的玄龙太子凌霄。玄龙帝国在七品帝国中势力仅次于炎龙帝国,天罗向他借兵伐楚,若是玄龙答应,那楚国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强敌。 “皇上,还炎龙帝国七公主传来消息,十八战将选拔中玄龙太子凌霄带领其麾下赤羽军团拔得头筹。” “凌霄位居十八战将之首,被称为凌霄军神。其麾下赤羽军团被称为七品帝国第一骑兵。” “凌霄军神?” “七品帝国第一骑兵?” 楚非梵神情凝重,他和凌霄有一面之缘,此人绝不像其他太子那般尊贵无比,其他身上总是隐隐散发着嗜血的寒芒,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楚非梵曾经断言,若是在战场上遇到其必将成为自己的劲敌,现在看来终有一日楚国和玄龙会在战场上相遇。 其实。 随着前往七品帝国炎龙一行,加上五品扶桑国的出现,楚非梵心中提升楚国品级,扩大楚国国土的野心在不断扩大。 他不想永远都处于被动状态,不想无时无刻都担心诸国会向楚国发起攻击,他要让天下所有人忌惮楚国,要让天下之都归入楚国。 七品帝国在战争大陆只是低等帝国而已,可在楚国面前确实庞然大物,楚非梵不甘心,他决定此番恭喜白狼和天罗两国后,楚国大规模改制,他要让楚国在最短时间内成长起来,成为耸立在天地间不败的帝国。 “皇上,此番白狼帝国入侵,各城池皆受到严重的破坏,百姓流离失所,现在皇城四座城门外都汇聚着各地前来的难民。” “各部都递上折子,问如何处理难民之事!” 张良突然开口,打断了楚非梵的沉思,听到城外汇聚着大批的难民,他双眸中掠过凌冽的寒光。 “子房,百姓是从什么时间开始出现在皇城外的,现在总计有多少百姓?” “回皇上,四城外难民百姓加起来总计在六万之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