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炼制厄毒丹,兵聚武泗关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446章 炼制厄毒丹,兵聚武泗关

“轰隆!” 一声巨响传来,一抹亮光照射在后山上,一片通明,宛若白昼。 众人见峰壁机关再次打开,视线快速凝聚过去,只见楚非梵悠然的走了出来。 “恭喜皇上获得幻心草!” 众人跪地施礼,浑厚的声音响彻尧山之上,楚非梵抬手示意,眸光停留在毕天身影上。 “此次阁主仗义馈赠幻心草,朕替楚国百姓再次谢过!” “他日阁主若是有困难需要朕帮忙,大可前来虎啸城!” 楚非梵朗声说道,毕天再次施礼道:“一切都是楚帝之功,再说楚帝对尧山药王谷有在找之恩。经此一役,药王谷和楚帝结缘,以后若是需要药材,药王阁必将倾尽所有!” “哈哈,阁主是性情中人,你这个朋友朕交了!” “子龙,世信,传令下去,连夜返回虎啸城!” 赵云和罗世信领命离开,所有药王谷弟子也都已下山,此时尧山之巅就只有楚非梵,逍遥,毕天三人。 温和的夜风清徐而过,三人衣袂飘决,楚非梵回身看了眼身后,神情严肃道:“毕阁主,这寒水潭以后就是尧山药王谷的禁地,莫让谷中弟子进入其中。” 毕天若有所思,回想起先前大地震荡,山摇地晃,他知道楚非梵话中之意。 “楚帝放心,尧山后山从此刻起便被列入禁地,以后谷中弟子绝不会踏足半步。” “如此最好!” ............. 长夜漫漫,三个时辰后,一行终于赶回虎啸城。 楚非梵下令,赵云,罗世信,楚炎龙三人带领燕云十八骑和铁鹰锐士返回皇宫,他和逍遥两人策马前往华佗府中。 现在有了幻心草,炼制厄毒丹势在必行,他不想有一刻耽搁,必须尽快解除百姓和南宫曦身上的痛楚。 进入华府。 两人在管家的带领下轻车熟路,片刻便来到华佗炼丹房外,看着地面上洒落的昏暗灯光,他毕竟有一丝动容,华佗为了解除无相冥血之毒,可真是殚精竭虑。 “咚咚!” “禀主人,皇上和逍遥前来!” 管家上前通报,本来他们可以直接进入,可楚非梵却让管家先行通报,华佗专心医术,依然是废寝忘食,他不想贸然进入打断他的研究。 片刻。 开门声传来,华佗依旧楚非梵上次前来的样子,脸上布满疲惫之色,眼中血丝斑斑。 “皇上回来了,是否将幻心草带回?” 华佗看到楚非梵他竟忘记行礼,开口便问是否找到幻心草,楚非梵并没在意,起身向药房中走去。 微弱的灯光下,他轻拂衣袖,面前木案上数百枝幻心草出现,华佗三步并成两步上前,抓起木案上幻心草,神情激动不已。 “终于找到幻心草,可以炼制厄毒丹了!” 此时华佗激动的就像小孩拿到了自己心爱的礼物一样,脸上阴霾一扫而空,拿起幻心草便向药房深处走去。 “主人,炼制厄运丹还需要些时间,属下留在华神医这里,皇上还是早些返回宫中休息。” 楚非梵见华佗好像完全忘记自己的存在,所有心思全部潜心在面前的药草上,他知道留在这里帮不上什么。 “逍遥,那就有劳你和华神医了!” 说罢。 他转身向药房外走去,乍然抬首,眺望苍穹之巅,看着天穹上黑云压地,喃喃自语:“城中百姓毒素之危已经化解,也不知道南线对战天罗的战事如何?” “也不知道岳飞,去病,李广他们前往白狼帝国是否胜利!” 白狼帝都是地狱血灵的老巢,城中还有三大尊者之一的百变尊者,地狱血灵丧尽天良,祸害人间,他担心地狱血灵使用卑劣的手段。 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地狱血灵向来都是毫无人性。 “小贱,马上帮我查看白起对战天罗敌军的战况!” “滴,系统正在查看,请宿主安心等候!” “滴,系统已成功获取白起将军对战天罗的战报!” “当前白起带领众将已经击溃天罗大军,眼下天罗大军已经北撤,原本属于南汉国的土地已全部收回。” “此时,白起众将挥师攻入天罗,当前楚军在武泗关外!” “武泗关?” 楚非梵思绪飞转,快速在脑海中地图上找到武泗关,此关是进入天罗国必经之地,扼天罗咽喉,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一旦武泗关被破,进入天罗便畅通无阻。 武泗关两面面环山,易守难攻,完全就是一个张开的口袋,若是不能夺下两旁孤峰,进入其中只有一死。 天罗国就是依仗如此天堑,多年来天罗皇只在这里布置少数兵马,他从不担心南汉诸国会攻入天罗。 “轰隆!” “轰隆!” 一声声雷鸣,风卷残云,天边黑云翻滚。 “这是暴风雨的前奏,看来今夜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没错。 今夜的确是不眠之夜。 虎啸皇城中百姓都已安睡,并没有万钧雷霆嘶吼而起,他们已经习惯了夏日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暴风雨。 然。 此时。 武泗关外十里处,楚军大营中白起,秦琼,冉闵,秦良玉,众将身披铠甲,手执腰间阔剑,眸光注视着前往武泗关方向。 白起突然开口道:“武泗关,天罗帝国最为重要的军事要地,此番天罗残兵逃到这里,他们已经元气大伤,今夜告诉众将士好好休息一晚。” “此关易守难攻,两边天堑为重,我军要是向拿下此关进入天罗,必须攻下两边孤峰,一时半会没有好的方法,怕是要耗费些时日。” “无妨!” “我军军威强盛,势如破竹,天罗敌军已闻风丧胆,草木借兵,两军交战士气为重,如此我军已稳操胜券。” 秦琼星目中寒光掠动,声音坚定的说道。 “王者伐道,政者伐交,兵者伐谋,运筹帷屋,决胜千里。” “或许此战我军可并不血刃攻下武泗关!” 白起突然开口,众人不明其意,视线全部汇聚在他身影上。 “哗啦!” “哗啦!” 天穹上,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倾泻而下,白起侧目看了众人一眼。 “众将先各自回营,明日再详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