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自杀,也不给自己留个全尸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443章 自杀,也不给自己留个全尸

“咻!” “咻!” “咻!” 箭矢横飞,惨叫连连,空气里瞬间腾起浓烈的血腥之气。 楚非梵面无表情,双眸注视着前方,抬手示意铁鹰锐士停止放箭,起身阔步向前走去。 漫天尘埃消散,众人定神看去只见数百宁地狱血灵,站立城一堵人墙将井月寒的挡在身后。 此时众地狱血灵早已万箭穿心,鲜血淋漓,嘴角和箭矢上不断有滴滴哒哒的血滴落下。 楚非梵剑眉中杀意纵横,冷冽的声音响起:“药魔尊者,交出无相冥血的解药,朕可以留你一具全尸,某则他们就是你的下场!” “痴心妄想!” “楚帝,今夜尧山之仇,来日本座一定百倍偿还!” 井月寒神色睚眦欲裂,嘴角挂满血渍,森寒蚀骨的声音响起。 “来日?” “你还有来日的机会?赶紧交出解药,朕给你一个痛快!” 听到楚非梵厉喝声,井月寒冷笑一声,倩影骤然腾起,转身向院子外掠去。 “想走?” “朕没让你离开,你走的了?” 楚非梵怒喝,身影凌空而起,快速向井月寒掠去,只见其突然转身手中无数道飞针纵横虚空而来。 “血灵针?” “朕早知你有如此一击!” 楚非梵冷笑一声,眸子中狡黠之光掠动,湛卢剑旋转而定,一阵清脆的撞击声传来,虚空中所有血灵针全部被击落在地面上。 就在此时,砰的一声轻响传来,已经离开的药魔尊者凌空跌落下来,倒在楚非梵脚下。 “唰!” 一道黑影从府邸外袭来,飘逸的身影,翩飞的衣袂,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药尊者逍遥。 “属下逍遥,拜见主人!” “你怎么来了?” 楚非梵疑惑,声音不解的问道。 “皇后娘娘担心主人安危,特让属下前来助主人一臂之力!” 听到逍遥的声音,楚非梵心中腾起一阵感动,南宫曦身中剧毒,终日受毒素的折磨,却无时无刻挂念着自己。 “咳咳..........” 一阵轻咳声传来,井月寒口中鲜血飞溅而去,倩影蜷缩着地面上,身上气息变得羸弱不堪。 “唰!” “唰!” “唰!” 赵云,罗世信,燕云十八骑瞬间围上来,手中利刃抵在井月寒脖颈前,她若是稍有异动兵刃便会刺穿她脖颈。 “子龙,世信,将她压起来带回大厅中,朕要好好审问下!” 楚非梵带着逍遥向大厅中走去,铁鹰锐士手中剑归鞘,身影如剑笔直而立,赵云,罗世信两人押着井月寒阔步向前走去。 大厅中。 楚非梵落座,凌厉的目光从井月寒身上扫视而过,冷冽的声音响起。 “药魔尊者,别想再耍花招,把解药交出来,告诉朕药王谷分阁众人被你关在那里,朕可以给你一个痛快,否则定让你生不如死!” “咳咳!” “楚帝,今日落入你手中,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想要从本座手中得到解药不要痴心妄想了。” “至于药王谷分阁的人他们都以被本座杀死,至于楚帝麾下那名侍卫,此刻尸身怕是都已经落入山上凶兽腹中。” 井月寒声音颤抖不已,眸子中阴狠之色掠动,一副无畏无惧的样子。 “可恶!” “你真以为朕不会杀你?” “砰!” 楚非梵一掌将身旁木桌拍的粉碎,茶壶跌落在地面上,水滴飞溅而起。 “你一心求死,朕岂能如你所愿!” “你一生钟情于毒素,今日朕就让你领教下生死符的威力!” “子龙,拿酒来!” 赵云领命刚欲离去,逍遥抬手将腰间酒壶扔了出去,淡然道:“主人还是用属下的酒水吧!” “唰!” “唰!” “唰!” 酒壶飞出,大厅中酒水凌空而下,他快速催动体内神级帝王决,浩瀚的真气萦绕在指尖上,一道道真气弹出,空气中悬浮的酒水化为精芒没入井月寒体内。 “啊!” “啊!” “痒死我了!” “痒死我了!” “楚帝,你到底在本座身上做了什么,我要杀了你!” 大厅中,井月寒惨绝人寰的嘶吼声响起,众人看着地面上疯狂抽搐,抓耳挠腮的井月寒,眸子中没有丝毫的怜悯。 “药魔尊者,一生善于用毒,最后却身中奇毒,真是讽刺啊!” 听到逍遥的冷笑声,楚非梵落座,眸光瞥了眼地面上井月寒,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井月寒,现在想起解药在哪里了?” “哈哈,高高在上的楚帝,一国之君,竟用如此阴狠卑劣的手段。” “要得到无相冥血的解药,下辈子吧!” “楚帝,今日之仇来日定有人百倍偿还给你,到时候你的子民都会给你陪葬的!” 井月寒嘴角噙着邪恶的笑意,双眸中一抹决绝的目光掠动,话音落,她口中一道鲜血喷出,跪在地面上的身影撞在罗世信手中长枪上。 “怎么这就死了?” 罗世信不明何故,见井月寒撞在自己枪尖上,脸上腾起紧张之色,声音战兢的说道。 “世信,这不怪你,她受过严格的训练,口中藏有毒囊,一旦任务失败就会自行了解!” 楚非梵一眼就看出井月寒死去的原因,只是他没想到扶桑帝国竟可以训练出如此死忠的死士。 “世信,在她身上搜查下,看看有没有解药!” “罗将军莫动,危险!” 逍遥见罗世信躬身,伸手向井月寒身上摸去,身影骤然腾起,厉声喝道。 罗世信闻声手掌悬浮在半空中,只见地面上井月寒的尸体瞬间腾起一道黑烟,几息之间化为一团灰烬。 “不是吧,这也太变态了!” “自杀了,也不给自己留个全尸?” 罗世信大惊失色,快速收回手掌,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逍遥,这到底什么回事?” 楚非梵也是一头雾水,声音疑惑的问道。 “主人,井月寒口中毒囊是一种特质的剧毒,一旦进入人体会瞬间将肉身化为灰烬。” “此毒名曰尸骨冥焰,触之必死!” “尸骨冥焰?” “地狱血灵如此邪恶的组织,真是战争大陆的祸患,若不灭之竟成为百族的祸患!” 楚非梵知道他们的来历,心中对五品扶桑帝国更是充满必杀之意,他知道不久的将来楚国与扶桑帝国之间定有一场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