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天若亡朕,朕必力战弑天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442章 天若亡朕,朕必力战弑天

然。 此时。 小贱已经将井月寒的信息传动到楚非梵脑海中,他扫视过脑海中信息,嘴角腾起一抹冷冽的笑意。 “姓名:笠井月寒!” “年龄:三十岁!” “别称:药魔尊者!” “来自:五品帝国扶桑国!” “隶属:扶桑国血灵卫!” “修为:武皇境下品!” “兵兵:血灵针!” “武力值:八十!” “智力:九十五!” “系统测评:此人善于使毒,对宿主造成危害百分之四十,宿主应提防其手中血灵针。” “果然是药魔尊!” 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隐藏在白狼帝国到底有何秘密,但既然今日尧山上相遇,那他们绝对不能全身而退。 “阁主,三日前朕麾下一名侍卫前来药王谷求药至今未归,不知阁主可知他的下落?” 楚非梵开门见山,直接询问井寒月想看看其到底作何回答。 “不可能啊!” “这一个月时间楚帝是第一位前来尧山之人,是不是哪里出错了!” 井月寒俏脸上腾起震惊之色,水眸注视着楚非梵,坚定的声音响起。 “朕倒要看看你而隐藏到什么时候!” 楚非梵身怀系统,井月寒想要隐瞒他是根本不可能的,在系统面前任何人的身份都是透明的。 “那看来是朕麾下之人搞错了,既然如此那就不打扰了!” 说罢。 楚非梵身影骤然腾起,侧目看了眼赵云和罗世信,三人阔步向大厅外走去。 “楚帝,何必如此着急,既然来了就留下吧!” 井月寒冰冷的声音响起,只见四周楼阁上数百道身影出现,他们手执长剑,身影上赤红长袍在夜风中嘶吼。 “怎么,药魔尊者这么快就原形毕露了?” 楚非梵乍然抬首,环顾四周,微眯的眼眸中寒光一凛,戏谑的说道。 井月寒秀眉紧蹙,俏脸上嫣然的笑意尽失,心中充满了疑惑,她很惊讶楚非梵是如何知道她的身份。 “楚帝,果然非同凡响,本座很好奇你到底是如何知道我的身份?” “好奇嘛?” “你们地狱血灵乱杀无辜,视人命如草芥,虽然一个个道貌岸然,但你们身上散发的气息,永远是不会变的。” “令人作呕!” 楚非梵面带厌恶之色,骤然转身,凌厉的目光直视井月寒,铿锵之声响起。 “楚帝,都已身陷包围中,还在这里逞口舌之快,简直不知所谓!” “朕不想死,何人也别想杀我!” “就凭他们一群土鸡瓦狗而已,朕有何惧之?” 楚非梵体内磅礴浩瀚的真气释放而出,周身衣袂飘决而起,霸道凌天的声音回荡在苍穹下。 “狂妄!” “在尧山上本座就是天,本座想要杀谁,他便必死无疑!” 井月寒拂袖,双臂张开,倩影轻灵如燕,顷刻间出现在楚非梵面前,俏眸中掠动尖锐的杀气。 “是吗?” “天若亡朕,朕必力战弑天,地若灭朕,朕必毁地,人若欺朕,一个不留,全部杀之!” 浩渺之音激荡而起,楚非梵身影上腾起一道屠戮天下的可怕杀气,他已发誓若是再见地狱血灵必杀之。 何况眼前现在的是药魔尊者,虎啸帝都中的无相冥血之毒就是出自她之手,如此罪大恶极之人楚非梵岂能容她。 一人动,杀机起。 蓦然间。 四周阁楼上地狱血灵众武者凌空袭杀而来,赵云,罗世信两人手中长剑出鞘,身影挡在站立楚非梵两旁。 “药魔尊者,今夜朕要荡平尧山,尔等都要死,谁也不能幸免!” “杀!” 湛卢剑出鞘,他身影一闪,空气中缥缈的真气波动涟漪激荡而起,长剑飞掠,所过之处锐利的剑光纵横。 “砰!” “砰!” “砰!” 一阵兵戈撞击声回荡在天穹上,府邸外燕云十八骑和铁鹰锐士闻声而来,众人长剑负于后背,快速贯穿而来。 井月寒见状,倩影飘飞而起悬浮在虚空中,衣袖快速舞动,一道雾白之气腾起,疯狂向众人笼罩过去。 “小心,有毒!” 楚非梵厉喝一声,屏住气息,脚尖点地,执剑向井月寒袭杀而去。 剑光冲天,气势长虹。 一道道罡气剑芒击碎空气阻隔,凌空斩落而下,井月寒倩影急速旋转,化为一团赤红色雾气,瞬间消失在楚非梵面前。 “忍术?” 他已经是第二次遇到使用忍术的地狱血灵,忍者对于楚非梵来说一点都不陌生,此时他心中更加确定战争大陆的扶桑帝国就是他熟知的岛国。 真没想到这帮杂碎,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如此的十恶不赦,让人深恶痛绝。 “五品帝国,扶桑帝国?” “来日楚国有实力晋升为六品帝国时,朕第一个要灭掉的就是你们扶桑帝国!” 正在楚非梵陷入沉思之际,一道银光横空袭来,只见井月寒手执一柄利刃,出现在距离他面前只有数米之遥的地方。 剑锋横空而来,散发着蚀骨的寒光。 “玩剑?” “朕让你见识下剑道最高境界。” 楚非梵面对刺杀而来的剑锋,他身影稳若磐石,眸子中掠过怒杀之色,狡黠的说道。 “万剑归宗!” 一声厉喝,数万道剑光罡气萦绕在他周身上,此时他整个人就是一柄屹立在天地间的利刃。 “砰!” 井月寒手中长剑停留在楚非梵胸前,银光闪烁,流光横飞,长剑剑身上传来一阵炸裂之声。 “轰!” 井月寒手中见破碎,化为万千碎片飞出,楚非梵双臂腾起,万道剑光发出刺耳嘶鸣声。 “陨杀!” “唰!” “唰!” 蓦然间。 楚非梵周身上剑光瞬间凝聚合一,此时冲天而起的并不是一道剑光,而是一道浩瀚无边的剑海。 剑海斩落而下,井月寒的身影彻底被吞噬其中,伴随着一道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地面上出现深不见底的沟壑,飙溅的碎石烟尘弥漫在夜空中。 “尊者!” “尊者!” 众地狱血灵骇然,快速向后撤退,进入袅袅烟尘中寻找井月寒的身影。 “子龙,世信,燕云十八骑退下,铁鹰锐士放箭,今夜一个地狱血灵都不能放走!” “唰!” “唰!” “唰!” 铁鹰锐士快速拈弓搭箭,散发寒光的箭矢直指院中腾起尘埃之地。 “放箭!” 楚非梵一声令下,劲风嘶吼,箭矢如蝗,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夜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