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血如酒,让人疯狂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438章 血如酒,让人疯狂

“轰!” “轰!” 伴随着两道碰撞声响起,杀神尊者身影从虚空中出现,急速向后暴退出去。 “杀神尊者,你想杀朕,现在谁死还不一定!” “可恶!” “楚帝,你竟然突破了!” “昨晚一掌没能将你击毙,你居然会因祸得福修为突破,真是气煞我也!” 听到杀神尊者怒不可遏的声音响起,楚非梵邪魅的轻笑一声,声音冷冽道:“是啊,为了让朕将你斩杀,所以上天安排朕这个时间突破!” “武皇境中品又如何,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光影十字斩!” 杀神尊者强行压制着体内澎湃的真气,双掌合十,周身上萦绕着赤红色的剑光,暴怒的厉喝一声。 剑光纵横交错,一闪即逝,将空间一寸寸击碎,快速向楚非梵身上绞杀过去。 “剑道最高境界?” 楚非梵神情错愕,没想到杀神尊者竟领悟如此高深莫测的剑道,达到人剑合一之境,罡气化剑,无剑胜有剑。 “唰!” “唰!” “唰!” 一道道锋芒四射的剑光袭来,空气瞬间点燃,周空充斥着蚀骨的杀意。楚非梵神情凝重,手中湛卢出鞘,身影飘若仙人,手腕旋转变幻莫测,剑尖将袭来的剑芒全部击飞出去。 “砰!” “砰!” “砰!” 剑光击飞而去,撞击在四周楼舍上,一道道醒目的剑痕出现,让人不寒而栗。 空气中漫天的尘埃飘荡,飞沙走石反卷而起,长街上劲风时候而过,宛若末世降临一样。 楚非梵深知如此强大的剑芒,若是袭杀在自己身上,就算不死也会受到重创。 剑光消失,杀神尊者见状,鹰鸷的眸子中寒光掠动,身影凌空飘落而下,振臂一呼,狂暴的声音响起。 “众将士听令,击伤楚帝者,连胜三级,赏黄金十万两。斩杀楚帝者,封为三军统帅,赏金百万两。”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加上杀神尊者铁血的手段,此时长街上众将眸光纷纷汇聚在楚非梵身上。 “众将士听令,全力斩杀楚帝!”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楚非梵虽然强悍,但白亮敌军数以万计,他就算如何彪悍也不可能将数万人屠戮。 敌军目光锁定在楚非梵身上,他们策马向前冲去,此时数百名地狱血灵在燕云十八骑和影子血卫的斩杀下已经剩下寥寥数人。 他们见大军冲杀而来,快速向后撤退来到杀神尊者身边,长街两旁赵云,罗世信,颜良,文丑四将带领一千铁鹰锐士,冲到长街上将楚非梵保护在身后。 看着黑压压不断逼近的白狼大军,楚非梵眸子中腾起炙热的火焰,他心中深知要想化解眼下之危,仅靠一千铁鹰锐士和燕云十八骑根本无济于事。 众将虽然神勇无匹,勇冠三军,可敌军滔滔不绝而来,如何可以将他们全部杀光。 两军此时短兵相接,楚非梵在众将士的保护下且战且退,他回首看了眼背后只有百米之遥的城墙,眸子中腾起一抹决绝之色。 “子龙,世信,颜良,文丑,众将士听令,随朕冲杀出去!” 退无可退,唯有殊死一战! “砰!” “砰!” “砰!” 一道道兵戈撞击声传来,赵云手握龙胆亮银枪,身影不断向前冲去,虽然不断有敌军倒在他长枪下,侧可源源不断,前赴后继而来的白狼敌军,根本是无法全部杀光。 楚非梵湛卢长剑上萦绕着缥缈的真气,所过之处横扫千军,鲜血飚溅而起,洒落在他们衣袂和脸颊上。 血如酒,让人疯狂! 长街鏖战依旧在继续,此时楚非梵,赵云,罗世信,颜良,文丑,五人脚下惨死堆积如山,五人手扶着兵刃,气喘吁吁,赤红的鲜血不断随着他脸颊滴落。 此刻,五人宛若五尊修罗炼狱的杀神耸立在长街上,白狼帝国士兵已经无人再向前冲杀,他们脚下步伐不自觉向后退去,手中兵戈颤抖不已,眼眸中尽显恐惧之色。 “废物!” “一群酒囊饭袋!” “全力斩杀楚帝,敢临阵脱逃者,就地斩杀!” 杀神尊者眸光毒辣,森寒蚀骨的声音响起,抬手接过身旁地狱血灵递上前的长剑,一剑滑落而下,三道身影应声倒在血泊中。 白狼众士兵如履薄冰,前有无敌楚军,后有毒辣杀神尊者,左右都是死,他们咬牙紧握手中兵戈再次向前冲了过去。 “哒哒哒哒..........” 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只见岳飞,霍去病,高阙三人带领一万轻骑兵嘶风纵马而来。 白狼敌军见大军冲杀而来,前行的步伐戛然而止,眼眸中腾起浓郁的恐慌之色,回首向杀神尊者看了过去。 此刻,杀神尊者亦是错愕无比,看着气势磅礴,杀气腾腾而来的一万轻骑兵,他眸子中腾起不可思议之色。 不可能! 楚军全部身中寒霜毒露,他们怎么可能上马一战? 杀神尊者脑海中接连出现诸多疑问,可事实胜于一切,不断逼近的楚军让他心中腾起一丝恐慌。 楚帝带领四将,千名士兵阻挡数万大军停止不前,此时白狼士兵士气已经跌落万丈深渊,这一万轻骑兵若是冲杀而至,大军定然顷刻间土崩瓦解。 “哒哒哒.........” “哒哒哒............” 就在杀神尊者惶恐之际,背后传来隆隆马蹄声,只见李广率领大军而至,他眸子中瞬间腾起精光,雄浑有力的声音响起。 “李广将军听令,火速带领你麾下大军抵抗眼前楚军!” 一声令下,李广勒马而立,双眸怒视着杀神尊者,嘴角腾起狡黠的笑意。 于此同时。 左右两条长街上,之前离开搜寻楚军的白狼大军全部返回,三条长街尽是白狼士兵,杀神尊者怒不可遏的咆哮。 “李广,你是要临阵抗命?那可是诛灭九族的大罪!” “临阵抗命?” “杀神尊者,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眼下城中所有白狼士兵已全部归顺本太子,他们岂会听从你的命令?” 高阙策马上前,身影上挺起锋芒的杀气,铿锵有力的声音回荡在天穹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