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白袍小将,薛仁贵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435章 白袍小将,薛仁贵

存孝之勇,足以冠三军而长万夫,楚非梵言外之意,其可以和白狼十万敌军相提并论。 一将敌十万,足以表明他在楚非梵非常看中他。 “滴,请宿主开始选择!” 小贱提示音传来,楚非梵内视系统页面,脸上浮现出为难之色,在他看来韩滔肯定不会选择,若是可以得到李存孝当然最好,可沐英,程咬金,薛仁贵三人中还是要选择一位淘汰。 思索良久。 “小贱,将韩滔,沐英去掉,开始召唤吧!” 李存孝神勇无匹,薛仁贵次之,之所以选择程咬金,是因为他和玄甲军有渊源。 “滴,系统开始召唤,请宿主耐心等候!” “李存孝!” “李存孝!” 楚非梵心中默念,若是可得此神将,加上人屠白起,封狼居胥霍去病,武悼天王冉闵,楚有此四人征战沙场,何愁不可荡平天下。 “滴,恭喜宿主成功召唤初唐名将薛仁贵,他正策马而来约一盏茶功夫,可到达宿主身边。” “薛仁贵?” 因为有李存孝的出现,薛仁贵的光环全部被其掩盖,现在系统将其召唤前来,虽然失去李存孝,但得到薛仁贵楚非梵同样心满意足。 “滴,系统提示宿主尚有一张特殊人物召唤卡未使用,请问宿主是否开启召唤?” “特殊人物召唤卡?” “小贱,马上帮我开启召唤!” 楚非梵不知特殊人物召唤卡会将何人召唤前来,可眼下正是用人之际,多一人便多一份力量,若是人品爆发,说不定还可以召唤一位牛人前来。 “滴,系统正在召唤,请稍候!” “滴,恭喜宿主成功开启特殊人物召唤卡,成功召唤炼药师药尊者,逍遥。” “药尊者,逍遥?” “小贱,此人朕不曾听闻过,该不会又是系统出品?” “没错,药尊者逍遥,就是本系统出品的,系统出品,绝对精品,宿主完全可以放心!” 小贱又一次开始自吹自擂,楚非梵轻笑一声,心中暗藏期待,药尊者逍遥,听其名的确不错,就是不知道是否真正有能耐。 “哒哒哒哒............” 楚非梵嘶风纵马向城外狂奔而去,眼下召唤已经结束,他要快去前往带领玄甲军和薛仁贵返回龙山城中,迟则生变。 疾风乌骓一路西去,劲风嘶吼,马蹄声响,楚非梵紧勒手中缰绳,抬首眸光直视前方,当他看到前方百米之遥处,一行身披黑色铠甲而来的铁骑,脸上腾起一抹淡然的笑意。 “哒哒哒!” “哒哒哒!” 马蹄声震宛若雷霆,顷刻间,五百玄甲军策马而来,他们身跨高头骏马,身披玄铁重甲,手中阔剑,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玄甲军!” “秦军,汉军,玄甲军,这些都是扫平天下的利刃,朕可得之,真是三生有幸!” 楚非梵注视着不断逼近的五百玄甲军,面带兴奋之色,声音浑厚的喃喃自语道。 “唰!” “唰!” 五百玄甲军来到楚非梵面前,寒光凛冽的眸光从他身影上扫视而过,纷纷跃马而下,跪地抱拳施礼。 “属下拜见主人!” “属下拜见主人!” 五百玄甲军同时跪地高吼,地面传来一阵震荡,雄厚浩瀚的声音回荡天穹之中。 “都平身吧!” “有了五百玄甲军,加上铁鹰锐士,如果战术得当朕有把握将城外白狼大军击溃!” 楚非梵看着面前腾起身影的玄甲军,心中暗自思量,就在此时玄甲军背后一道马蹄声传来,众人纷纷循声看去。 “唰!” “唰!” “唰!” 见来人策马飞驰,玄甲军抽出腰间阔剑,移步上前,列队一排,寒光四射的长剑直指来人。 楚非梵抬首眺望,见来人一身银白色铠甲,胯下一匹通体通上下一色雪白,没有半根杂色的烈马,手执长戟,神情刚毅,身上白色长袍在风中嘶吼。 “白袍小将,薛仁贵?” 念及于此。 楚非梵拍马上前,抬手示意玄甲军放下手中兵戈,眸光注视着前来的薛仁贵。 “吁!” 一道马鸣长嘶声响起,薛仁贵胯下神驹前蹄横空而起,只见其紧勒缰绳,身影向后倾倒,手中长戟直击天穹而去。 薛仁贵胯下战马平复,他抬首注视着楚非梵,飞身跃马而下,疾步行风的走了过来。 “末将薛仁贵见过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见状。 楚非梵下马向前,抬手扶起薛仁贵,铿锵的声音响起:“薛爱卿辛苦,快快平身!” “滴!” “系统成功获取薛仁贵信息,已经传送到宿主脑海中,请查收!” 小贱的提示音传来,楚非梵神情一凛,快速查看脑海中信息。 “姓名:薛仁贵!” “地址:龙门县人!” “修为:武王境巅峰(可成长之武圣境巅峰!)” “武力值:九十二!” “智力:八十五!” “统帅:九十!” “政治:八十!” “坐骑:玉兰白龙驹!” “神器:方天画戟,震天弓!” “铠甲:银龙甲!” “忠诚度:五十五!” “星宿战将:毕月乌!” 看着脑海中薛仁贵的信息,楚非梵轻轻颔首,他虽和李存孝稍差一筹,但也是难道的虎将,最主要的他还是星宿战将之一。 “薛将军,眼下朕正处危难之际,将军是否愿意同朕一起入城斩杀敌军?” “末将愿听皇上差遣!” 楚非梵见薛仁贵一脸坚毅之色,轻轻颔首,回身看了眼背后五百玄甲军,霸道雄浑的声音响起。 “上马,这就随朕入城!” 楚非梵周身战气四溢,飞身跃上马背,信马由缰,快速向龙山城飞驰而去。薛仁贵,五百玄甲军紧随其后,浩浩荡荡,策马飞驰。 一路前行,距离龙山城只有百米之遥时,楚非梵胯下疾风乌骓突然停了下来,他抬首向前看去,发现眼前不远处官道上一道缥缈的白色身影笔直而立。 来人身披如雪长衫,腰悬金色酒壶,淡淡的银色光晕笼罩周身,身躯凛凛,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巧夺天工,精美绝伦。 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有万夫难敌之威风,清雅飘逸的绝尘之气。 “药尊者,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