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铁浮屠,拐子马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427章 铁浮屠,拐子马

“咻!” “咻!” “咻!” 北笙烈一声令下,雁虎带来的一万士兵纷纷张弓搭箭,漫天箭矢横飞而来,第五阔提镗催马快速向前飞驰而去,所过之处背后地面上插满了箭矢。 风声劲急,砰砰作响。 地面上箭尾雕翎兀自颤动不已,宋无缺等人无不骇然。 见第五阔平安归来,宋无缺举起手中长枪,声音雄浑:“撤,撤回城下!” 一声令下,一万楚军分两列而行,快速向城池下撤去,北笙烈见状,胯下战马疾风电掣,双眸中愤怒的火焰爆发。 北笙烈担心楚军撤回城中,前行的速度加快,然而宋无缺并没有带领麾下士兵回城,只是退到城池下给铁浮屠和拐子马让出一条通道而已。 “轰!” “轰!” “轰!” 大地震动,地面轻颤。 在一万大军撤退后,一千铁浮屠和拐子马在候先,常剑,袁白,武逸的带领下出现。 “将军快看,城池下出现的到底是什么军团?” 陆讳惶恐,双眸注视着风隐城下,此时数千人身披玄铁黑甲,仅有眼眸露在外面,他们手执长枪,胯下马披玄家,整个军团虽然人数不多,但宛若巨塔屹立在城池下。 “人被两铠,铁钩相连,鱼贯而上,楚军怎么可能拥有如此诡异的军团?” “装神弄鬼!” “陆讳,带领骑兵冲杀,务必要将敌军这支军团击溃!” 北笙烈不曾见过如此装备,可在他看来士兵身披如此重甲,胯下战马身负重量数倍,他们将战马用铁链连接在一起,其速度势必缓慢,自己麾下骑兵强悍,只要将铁甲军冲破,他们将方寸大乱,到时根本没有一战之力。 “杀!” “杀!” “杀!” 陆讳带领骑兵飞驰,有铁浮屠在袁白,常剑四将带领下,宛若一堵移动的铁墙,快速向前推移而起,面对从杀而来的骑兵,他们没有丝毫的畏惧,手中长枪纵横虚空,杀戮之战拉开了序幕。 “砰!” “砰!” “砰!” 陆讳带领骑兵冲杀而来,长矛穿刺在铁浮屠身上,一道道兵刃碰撞声传来,空气中火星飞溅,他们却纹丝不动,眸子中尽显冰冷杀气。 陆讳瞳眸大睁,大惊失色,如此军团根本就丝毫不惧兵刃刺杀,因为他们只有眼睛才是弱点,可麾下士兵根本无法碰触到他们的眼眸,就纷纷惨死在长枪之下。 如果说铁浮屠是古代的坦克,将重骑兵用绳索连接起来,组成一排又一排的连环马队,重骑兵方阵集体冲锋,简直如同排山倒海,无人可挡。 如此恐怖的重骑兵在北方平原地带面对步兵是无敌的,对战轻骑兵他们移动太过缓慢,可眼下天罗骑兵没有发挥他们机动灵活的优势,反而想强行冲破铁浮屠。 此时,风隐城下根本就是铁浮屠表演的时刻,他们不但推进,所过之处,天罗敌军一批又一批的倒在血泊中。 “浮屠就是塔,铁浮屠就是铁塔!” “马挑神骏,人选健儿,如此重骑兵恐怖如斯,无往而不胜,此战胜败就在他们身上!” 城池上,郭嘉微眯眼眸,脸上腾起惊愕之色,声音激动的喃喃自语道。 看着自己引以为傲的骑兵纷纷倒在血泊中,北笙烈大惊失色,心中暗想:“他们身影上和胯下战马都被玄甲包裹的密不透风,根本就没有兵刃可以伤到他们,楚军拥有如此重骑兵军团,此战一败矣!” 念及于此。 北笙烈紧勒手中缰绳,目光注视着被击溃的轻骑兵军团,一道巨吼声响亮的传来。 “撤!” “陆讳,带领轻骑兵马上撤退!” 巨吼声激荡在风隐城上空,溃退的陆讳闻声,回马双腿拍马,道:“撤!” 大战序幕拉开,楚军胜利在望,众将岂会让天罗士兵如此逃走,在陆讳撤走之际,两股楚军从左右两翼杀出。 蓦然间。 风隐城下,浩浩荡荡的楚军铺天盖地而来,宛若决堤之水,汹涌澎湃而来。 北笙烈错愕,看着眼前飞驰杀来的楚军,他知道昨夜楚军援兵就已经到达,眼前这一切都是他们蓄谋已久的计谋。 眼下楚军士气高昂,转眼间便已经杀到,他麾下轻骑兵军团损失殆尽现在只有步兵,面对楚军骑兵纵马直追而来,北笙烈心中知道想要撤退是根本不可能的,唯有殊死一战才可能有一线生机。 可想到楚军铁浮屠的厮杀,他心中便腾起不详的预感。 “陆讳听令,带领麾下两万士兵阻击右翼楚军!” “三大校尉听令,带领两万士兵阻击左翼楚军!” “其余众将士虽本将军一起击败眼前铁甲军,杀入风隐城中!” 北笙烈接连发出三道命令,既然知道中了楚军的计谋,他便想着绝地逢生,唯有背水一战。眼下只有攻下风隐城,天罗大军才会有一线生机。 “两万大军,本将军就不相信无法将你们机会!” “战盾兵先上,刀斧手押后,弓箭手张弓搭箭,此战成败在此一举,若败本将和尔等都将魂归于此!” 北笙烈破釜沉舟,众士兵神情坚定,战盾兵快速向前推进,刀斧手紧随其后,转眼间就和铁浮屠撞击在一起。 天罗战盾兵想要阻挡铁浮屠前行的脚步,可在铁浮屠的撞击下,天罗士兵人仰马翻,凌空穿刺而来的滴血长枪依旧在夺取他们的士兵。 “可恶!” “真是气煞我也!” 北笙烈怒不可遏,他大小战役经历无数,何曾如此狼狈,一时之间,他竟无计可施,看着麾下士兵被杀,双眸中腾起赤红的火焰。 风隐城下,战鼓催、战马叫,厮杀声铺天盖地,两军将士疯狂鏖战在一起,人仰马翻、火光一片、杀声震天,惨叫声更是让人不寒而栗,头皮发麻。 整片天地宛若人间炼狱,仿佛只有杀戮一样,不停的杀戮。 一将功成万骨枯,一寸江山,一寸血。 郭嘉神情平静如水,双眸注视着城外的激战,看着堆积如山的残尸,宛若河流一样的血海,他深有感触喃喃自语。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乱世之中,才知豪杰笑傲。 看着大军中典韦,周瑜,北笙烈提枪纵马,杀气纵横的样子,郭嘉豪气万丈,他并没有因为北笙烈是敌将而轻视他,恰恰相反,他由衷的有些敬畏眼前天罗此将。

上一篇   第426章 骄兵必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