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敢犯吾楚天威者,必杀之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423章 敢犯吾楚天威者,必杀之

血染长空,杀气逼人。 长街上,楚非梵长剑负于后背,身影不断向前移动,众地狱血灵都恨不得此时自己多出两条腿。 死亡之气笼罩在长街上,昏暗的月光下,地狱血灵慌不择路的向前跑去,可迎面暗黑中冲出来数十道黑影,众人感受到他们身上散发的铁血肃杀之气,前行的身影戛然而止。 “燕云十八骑听令,一个都不要让他们离开!” 铿锵的声音响起,楚非梵激起体内仅剩的一丝真气,身影飘忽若神,快速向地狱血灵中杀了过去。 剑风呼啸,低沉嘶鸣,转眼之间凌厉的剑光就朝着,眼前地狱血灵身影上袭杀而过。 剑光纵横,鲜血飙溅。 一道道凄厉的惨叫声传来,楚非梵身影如魅,所过之处碎空的剑光无情的将面前地狱血灵屠戮。 此时。 楚非梵手中湛卢剑根本就是一柄收割生命的镰刀,众地狱血灵没有一人是其一合之敌,近百人在楚非梵的斩杀下,只用了不到一盏茶功夫。 哒! 哒! 哒! 楚非梵执剑而立,剑身上血珠子不断滴落在地面上,他眸光从地面上扫视而过,面无无表情,声音冷冽:“敢犯吾楚天威者,必杀之!” 说罢。 楚非梵手中长剑倒下跌落在地面,身体也随着一起倒在了血泊中。 “主人!” “龙尊!” 燕云十八骑和媚千柔同时向楚非梵冲了过去,所有人脸上都充满了担忧之色。 血染长街,遍地残尸,夜空依旧寂静如初,空气中血腥之气不断蔓延消散在虚空中。 .............. 翌日。 中午时分。 骄阳烘烤着大地,空气中充斥着滚烫的热浪,养心殿外,众将脸上布满阴霾,气氛异常的紧张。 此时距离昨夜燕云十八骑护送楚非梵回到宫中,足足过去了数十个时辰,华佗医治后只是说楚非梵一切正常,只是有些真气消耗过度,需要多多休息。 可数十个时辰过去没有苏醒,能让众臣不着急。眼下楚国内忧外患,家国沉浮,一切都需要楚非梵主张拿主意,他倒是无法苏醒,那楚国将彻底陷入混乱。 一个时辰转眼即逝,殿外众臣彻底不淡定了,因为前线再次传来紧急军报,天罗帝国大军击败了典韦和郭嘉带领的重骑兵军团,古兰城已经沦陷。 “张大人,你倒是拿个主意,皇上要是再不醒来,敌军怕是就要兵临城下了!” 张良听到旁边一位年迈老者的声音,侧目看了其一眼,他知道此人是工部之人,眸子掠过一道厌恶之色,铿锵之声响起。 “兵临城下,王大人是不是有些危言耸听了!” “吾皇已经派遣周将军,宋将军带领大军前往古兰城,此战刚刚开始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大人莫要在这里散布谣言!” 老者惶恐,迂腐不堪,一听是七品帝国发兵攻楚,早已是惊弓之鸟,要不是楚非梵及时返回皇城,他怕是早已联合一些老臣逃离楚国了。 此番前来皇宫也是为了查探楚非梵的情况,若是其昏睡不醒,他们便实行计划悄无声息的离开皇城。 “张大人所言不假,百将回朝,帝都拥兵数万,敌人就算可以兵临城下,我等何惧之,难道楚国之臣皆是软弱之辈?” 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众人转身看去,发现南宫曦在侍女的搀扶下向养心殿走来,她俏脸煞白,视线停留在王大人身上,水眸中充满了厌恶之色。 众人见南宫曦到来,纷纷躬身施礼,数日地狱血灵在帝都横行,传播病毒,百姓恐慌不已,流言纷飞,南宫曦得知后,临危不惧亲临皇城街头,慷慨大义,言辞激切,心平气定地稳固百姓之心。 当时张良,温伯牙两人亲自陪同,两人没想到南宫曦明是非,练达精干、深明大义,努力安抚城中百姓,将国母之姿现於天下。 “微臣拜见皇后娘娘!” “微臣拜见皇后娘娘!” “众卿平身吧!” 南宫曦轻咳一声,拂袖示意众人起身,在侍女的搀扶下来到养心殿门后。 “张大人,皇上还没苏醒?” “回娘娘话,皇上沉睡数十个时辰,到目前尚未苏醒,臣等也不敢贸然进入,只能在此等候!” “眼下楚国多事之秋,皇上连日来长途奔袭,又接连发生多场激战,想想皇上也好长时间没有休息过了!” “张大人,现在沙场前线情况如何?” 南宫曦面带病态之姿,水眸布满担忧之色,但她并未表露出来,铿锵的声音问道。 “娘娘,前线战事并不是很乐观,敌军势大,来势如洪,接连数日鏖战,我军将士早已疲惫不堪,眼下更是多处传来战败的噩耗!” “战败?” “楚国需要一败!” 众人都以为南宫曦听到战败一定颇为震惊,因为眼下噩耗传来,举国震悚,可她的回答让百官疑惑,听她的意思好像战败对楚国来说还是好事一样。 闻声。 温伯牙,张良眼眸中同时腾起精芒,他们没想到南宫曦竟看的如此深远,一语中的到处了楚国最深处的弊病。 “皇后娘娘,何出此言,吾楚要是一直如此溃败下去,怕是江山社稷危矣!” “尚书大人,言重了!” “吾楚发展至今,一路顺风顺水,接连击溃数个国家,土地绵延数千工地,楚军中早已流传骄纵之风,众士兵皆以为他们无往而不胜,眼下一败让楚军将士知道,天下之兵非楚军最强矣!” “好!” “曦儿兰质蕙心,居深宫方可看出楚军之祸根,真是让朕惭愧啊!” 一道雄浑有力的声音传来,养心殿殿门打开,楚非梵带着小桂子走了出来,此时他面色红润,气息均匀,看不出丝毫受伤的痕迹,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浓烈的威压之力。 “众卿不必多礼!” “子房,伯牙,子龙,蒙烨进殿,其他人退下吧!” 众臣见楚非梵毫发无损,皆露出激动之色,可是眼下有人欢喜有人忧。 就在此时小贱的提示音突然传来,楚非梵侧目看了眼户部王大人一眼,嘴角腾起狡黠的笑意,然而他并没有震怒,而是扶着南宫曦向养心殿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