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以尔等鲜血,祭朕之剑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422章 以尔等鲜血,祭朕之剑

“唰!” 媚千柔倩影掠动,快速向楚非梵掠去,手中长剑快如电闪,动如雷轰。 “轰!” “轰!” 可就在媚千柔距离楚非梵还有一段距离时,他身影上腾起浩瀚如海的真气之力,身影宛若一柄直击苍穹的利剑。 庞大的真气流转,媚千柔周身衣袂飘决而起,前行的倩影戛然而止,双眸中腾起不可思议的震惊之色。 “风烈转!” “剑陨!” 一声暴喝声响起,楚非梵身影快如闪电,宛若长虹贯日,此时他已经达到人剑合一之境,所过之处地面上青石板反卷而起。 此时。 长街上宛若末日降临一样,漫天反卷而起的青石板和尘埃悬浮在虚空中,人影如剑,一闪即逝,周空一切瞬间寂灭。 轰隆! 轰隆! 轰隆! 一道道震撼天穹的爆炸声响起,长街上地狱血灵众人和媚千柔,心下暗自骇然,大睁的瞳眸死死的注视着两人激斗的地方。 可怕! 太可怕了! 龙尊一身修为竟恐怖如斯,简直让人望而生畏! 媚千柔惶恐,她一直以为楚非梵修为只有武皇境下品而已,今夜得见她终于彻底被折服。她知道即便是自己全力攻击,怕是在楚非梵如此恐怖的攻击敌不过一招。 狂暴的震荡声久久未能平息,此时地狱血灵近百名武者亦是惊愕无比,他们心中首领都是遥不可及的存在,楚非梵定然在其手下走不过一招,可没想到他却久战不衰,完全以碾压之姿将他们首领打压的节节溃退。 众人看着地面上插着的湛卢长剑颤动不已,感觉他们手中兵刃随时都要脱手而出,众人无不骇然紧紧攥着手中利刃。 “唰!” “唰!” “唰!” 长街上众人手中长剑全部出鞘纵横虚空中,化为一道道银白精芒向楚非梵横飞而去。 媚千柔见手中利刃飞出,水眸中腾起大惊之色,视线向长街尽头激战的两人看去。 此时,地狱血灵首领在楚非梵的刚猛攻击下已经退无可退,男子双眸中寒光掠动,看着楚非梵背后飞来的万道剑光,心下暗自骇然,赤红长袍挥起,身影快速向后倒飞出去,双将抵在背后墙壁上。 楚非梵乍然抬首,深邃的双眸中怒火沸腾,凌厉如剑的目光停留在男子身上,冷冽的声音响起。 “等而残害楚国百姓,为非作歹,意图想要颠覆朕的天下,今夜朕便以尔等鲜血,祭朕之剑!” “万剑归宗!” 伴随着楚非梵森寒的声响激荡在天穹下,其背后横空的罡戾剑光,宛若跌落的流星一样疯狂向男子身影上吞噬过去。 轰! 轰! 剑光轰杀在男子周身旁的墙壁上,此时男子身影上萦绕着罡气罩,抵御着穿刺而来的剑光,他面露痛苦之色,背后墙壁炸裂,顷刻间便会倾倒。 啊! 楚帝,本座要将你碎尸万段! 去死吧! 男子暴怒声响起,身影一闪,无视攻击在身上的剑光,疯狂向楚非梵冲了过来。大怒之下攻敌,不免略有心浮气粗,男子击杀而来的双掌不免有些跑偏。 劲风嘶吼,掌气狂暴。 楚非梵嘴角牵着狡黠的笑意,身影行云流水,任意所至,轻灵缥缈,宛若飞剑翱翔在虚空一样让人琢磨不透。 “噗!” “噗!” 男子瞳眸大睁,尽显愤恨之色,口中血柱不断飚溅而出,宛若发疯的凶兽般要将楚非梵撕碎。 “唰!” 楚非梵右手袍袖一拂,湛卢长剑飞回,他执剑而立,眼眸注视着男子的身影,冷笑道:“看来阁下心境也不过如此,胜败乃兵家常事,阁下竟如此气急败坏,真是让朕失望!” “阁下现在是时候下地狱了,去死吧!” “唰!” 手腕微抬,剑锋怒鸣。 凌厉的剑光惊鸿一闪,刺破虚空只听到空间一寸寸断裂,飞逝的剑光穿透男子的肩膀,血花飙飞。 男子阴鸷的眸子收缩,身影向前冲去,任意长剑穿在自己身上,手掌上萦绕着雄浑的真气,一掌击出,两人身影同时倒飞出去跌落在地面上。 “哈哈..........” “楚帝,想要杀本座,你还差点!” “地狱血灵听令,全体出动将楚帝斩杀!” 男子艰难的腾起到底的身影,眸子中阴狠之光掠动,森寒蚀骨的声音回荡在夜空下。 闻声。 还陷入在恐惧中的地狱血灵,神情一惊,纷纷掠动身影捡起地面上兵刃,快速向楚非梵为了过去。 “就凭你们这些臭鱼烂虾还想杀朕,简直痴心妄想!” “不过也好,朕正好用你们鲜血来祭奠楚国死去的百姓!” 地面上浑身鲜血淋漓的楚非梵突然站起来,好像从心底发出来的嘶吼声响起,骤然转身,背后冲上来的地狱血灵纷纷停了下来,身形不自觉向后退去,手中兵刃颤抖不已。 不! 不可能! 楚帝不是已经被我重伤? 他怎么可能再次站起来? 男子神情大惊,心中疑惑万千,声音不可思议的低吟着。 “龙尊,这些交给属下就是,无需龙尊亲自出手!” “不用,他们都是伤害百姓的罪魁祸首,敢在帝都行凶,传布病毒,朕要亲手将他们屠戮!” 媚千柔已经看出楚非梵身受重伤,眼下依然是在强撑着,可楚非梵的命令她不能不遵从,所以只能悄然退到其身后。 “受死吧!” 楚非梵紧握手中长剑,身形摇晃的向前冲了过去,地狱血灵一个个面如死灰,身影纷纷向后退去。 “众血灵不必惊慌,楚帝已是强弩之末,尔等群起而攻之,定可以将其诛杀!” “是吗!” “唰!” 楚非梵冷笑一声宛若修罗炼狱屠戮之神一样,眼眸中掠动睥睨天下的目光,反手一剑,凌厉的剑光在地面上划过一道一米宽的沟壑。 沟壑尽头正是到底的地狱血灵首领,不过此时他屠戮已经离体,汩汩而流的鲜血飞溅在虚空中。 “废话太多了!” “一剑灭杀!” 众地狱血灵惊恐万分,感觉长街上的气息瞬间变得霜寒蚀骨,纷纷转身想要逃走,可此时双腿好像灌了铅一样,连移动都非常的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