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离奇的边城杀人案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409章 离奇的边城杀人案

“是的,公主!” “千雁山下残尸堆积如山,血流成河,就连孤峰上的野兽都避之不及,简直就是人间炼狱!” 微弱的灯光下,轻凝脸颊苍白,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双眸中闪烁着坚定的目光,声音笃定的说道。 “看来本公主还是小瞧他了,楚帝神秘,背后恐有巨大势力相助,看来这次白狼,天罗两国算是踢到铁板上了。” “既然如此,那本公主就帮他一次,看看他到底有多少能耐!” 上官邦宁轻轻摆了摆手,轻凝躬身施礼退出了碧云宫,她莲步轻启来到窗口,双眸眺望着苍穹之巅的繁星,嘴角一抹狡黠的笑容掠过。 ............. 三天转眼即逝。 拂晓的晨光击退了浓郁的夜色,天地再一次清明,虫鸣,蝉噪声慢慢响起。 此时。 楚国境内,边城,楚非梵一行策马扬鞭而来,马蹄下飞溅而起的泥土漂浮在虚空中,漫天的尘埃之气宛若盘踞在天地间的巨龙一样。 哒哒哒............ 隆隆马蹄声响彻天地,城门口众人纷纷勒马,飞身跃下马背。 看着紧闭的城门,赵云神情警惕,疾步上前抱拳:“皇上,末将这就前往通知守城将领打开城门!” “子龙,不用了,这里明显就是一座空城,城门上旌旗倾倒,丝毫不见守军踪迹,我们一行这么大的动静前来,城池上依然如此安静,想必是听说七品帝国要打过来,城中守将早已弃城而逃了。” 楚非梵双眸掠动,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冷冽的声音响起。 “不会吧,皇上,这并不在白狼,天罗两国进攻范围之内,城中守将岂能弃城而去?” “朕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通知所有人进城看看吧!” 众人领命,再次跃上马背,嘶风纵马而行,快速向边城中狂奔而去。 “咯吱!” “咯吱!” 城门被推开,目之所及满目疮痍,地面上乱七八糟,城中酒楼,店铺,包括百姓的房屋全部门窗大开,房子中更是一片狼藉,好像被土匪打劫了一样。 一阵清风微徐而过,空气中掺杂着一股浓郁的血腥,楚非梵抬手,眸光向前方看去,紧攥手中马鞭,催马向前狂奔过去。 “怎么会这样?”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到底是何人所为,白狼,天罗两国军队绝不可能进攻到这里!” 众人眸光注视着遍地的残尸,看着地面上已经干涸的血渍,楚非梵龙颜大怒,双眸中燃烧着炙热的火焰。 “子龙,世信你二人带领燕云十八骑,在城中看看能不能找到活口,朕要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敢毁我田庐,杀我百姓,不管是谁,朕定让他受到付出血的代价!” 楚非梵厉喝一声,身影从马背上掠下,看着面前惨死的百姓中竟有老人,小孩,妇女,他双眸中泛起泪花,身影上腾起滔天的冰冷杀气。 贵为一国之君,却不能保护百姓安危,楚非梵觉得自己愧对楚国百姓,愧对百姓对他的信任。 良久。 赵云,罗世信两人策马而回,两人面带失望之色:“皇上,没有一个活口,整座城全部被血洗一空!” “畜生!” “连普通百姓都不放过,老弱妇女都杀,这简直就是一群畜生不如东西!” “子龙,通知锦衣卫,神龙暗卫,告诉他们不管用什么办法,三日内一定要查出此城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有,这城中守军到底都去那里!” “皇上,守军全部惨死,屠戮整座城池之人是一批训练有素之人,他们没有留下一个活口,就连射杀在守军身上的箭矢都在事后全部取走,这明显就是不想留下任何暴露他们身份的东西。” “人在做,天在看,没有不透风的墙,纸永远保不住火,他们越是如此小心谨慎,就越容易留下破绽!” “三日,狄仁杰一定有办法查出事情的原委!” “走,所有人上马,火速赶回盘龙城!” 离开边城1,楚非梵一行马不停蹄,一路狂奔而行,当他们来到离变成最近的巨岩城时,城中百姓纷纷携带包袱细软,仓皇的从城中逃出。 看着眼前狼狈不堪的,四处慌乱而逃的百姓,楚非梵纵身跃下马背,拦住一位老伯问道:“老先生,这巨岩城中发生什么事情,为何所有百姓都要离开?” “地狱血灵杀人了!” “看你们的样子并不想岩石城中之人,既然现在尚未进城,还是赶紧逃命去吧!” 老伯脸色苍白,大睁的瞳眸中充满了惊恐之色,声音颤抖不已的说道。 “地狱血灵?” “老伯,你能不能说清楚点,这地狱血灵到底是什么东西?” 楚非梵面带疑惑之色,手掌紧握着老者手臂,他心中还以边城的血案应该也是老者口中的地狱血灵所为。 “地狱血灵,就是地狱嗜血的幽灵,午夜时分,他们从地底之下而来,专门惩罚有罪之人!” “前几日,边城中所有人一夜全部死绝,坊间流传是因为当今皇上是罪恶深重之人,所以地狱血灵才来惩罚他的子民!” “放肆!” “子龙休要无礼!” 赵云听到老者大不敬的话,面带微怒之色,声音冷冽的厉喝。 “老先生,难道这巨岩城中已经发现地狱血灵了?” “是啊,昨晚午夜时分,地狱血灵出现,城中到处充满他们森寒蚀骨的笑声,拂晓,城中打更者惨死,城墙上出现血红大字。” “今夜午时,血灵索命,巨岩城皆是罪民,统统都要死!” “无稽之谈,那里来的鬼神之说...........” 单雄信话音尚未说完,楚非梵抬手示意他不要多言,侧目看了眼赵云:“子龙,将你身上的盘缠全部拿出来,交给这位老伯!” 老先生接过赵云地上前的一袋子黄金,褴褛的身子砰的一声趴在带上,不停的像楚非梵叩头。 “公子大恩,老朽永世难报!” “公子菩萨心肠,好人有好报,望公子莫要前往巨岩城。” 楚非梵俯下身子将老者扶起,看着他举步维艰的离开的背影,长叹一声:“有人竟想用如此办法,动摇楚国民心,朕倒要看看着地狱血灵到底是什么邪恶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