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三个傻子,一台戏《五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408章 三个傻子,一台戏《五更》

“炎穹,血刀你们可以退下了!” 楚非梵并没有理会面前玄冥而来,侧目看了眼炎穹,血刀,抬手示意他们离开。 对于玄冥二老,现在两人已经愿意臣服于自己,那就是说自己身边无形中多了两名武皇境巅峰的强者。 楚非梵看着炎穹,血刀两人消失在夜色下,转身眸光注视着面前玄冥二老,声音冷冽:“你二人既已臣服于朕,以后便要言听计从,若是敢有丝毫不臣之心,他日所受的痛苦必将是今天百倍!” “属下明白!” “属下明白!” 两人不停的颔首,双眸中涣散的目光都变的敬畏,颤抖的声音回荡在夜空中。 “唰!” “唰!” “唰!” 楚非梵抬手间,数道真龙之气进入两人体内,他们身上的痛苦短暂的消失,两人如释重负,身形骤然腾起,恭敬的声音响起。 “属下鹿杖客,谢主人不杀之恩!” “属下鹤笔翁,谢主人不杀之恩!” “退下吧!” 楚非梵挥手示意两人退后,眸光向远处赵云,单雄信激战的地方看去,嘴角不自觉的浮现出自信的笑容。 “唰!” 一道身影从虚空中飘落而下,只见瑶琴手中拎着高阙,此时白狼太子已经彻底晕死过去,到时瑶琴看到玄冥二老站在楚非梵背后,俏脸上腾起紧张之色。 “主人,难道被他们二人胁迫了?” 瑶琴心中盘算着,倩影向后退去,手中裂天绫飞出,直击玄冥二老而去。 “瑶琴,莫要动手,他们两人现在已经彻底臣服于朕!” 听到楚非梵的声音,瑶琴面带疑惑,收起手中裂天绫,莲步轻启而来,只见玄冥二老移步上前,抱拳:“瑶琴姑娘受罪,以前我兄弟二人多有得罪,还望姑娘谅解!” “主人莫不是被这两人欺骗了,看他们阴险狡诈的样子,怎么样都不像是好人!” 瑶琴神情依旧警惕,轻声细语的自语道。 “瑶琴,玄冥二老既已诚心归顺,以后就是朕身边得力的帮手,你切不可对他们二人再有成见!” 楚非梵知道瑶琴单纯,他刚才的私语自己也听到了,但眼下他正是用人之际,玄冥二老若是忠心耿耿,无疑也是他的一大助力。 他坚信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相信玄冥二老若是留在他身边,假以时日定然也会成为正人君子。 瑶琴见楚非梵一脸严肃,她看了眼面前躬身施礼的玄冥二老,细若无声:“是,瑶琴知道了!” 接连天罗太子秦晏,大乾太子洪承,白狼太子高阙三人尽数被捉,楚非梵知道千雁山下的事情已经落幕,眼下是时候返回楚国了。 就在他思索之际赵云,单雄信回归,两人已将高阙带来的武者击溃,只有少数人趁着夜色仓皇而逃。 “俺回来了!” 楚非梵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背后传来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众人转身看去,夜色下罗世信和燕云十八骑早已变得鲜血淋漓,身影上衣衫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夜色下,罗世信一手拖着阔剑,一手拉着一杆还在滴血的长矛,整个人宛若从修罗炼狱中爬出来的杀神一样,要不是他嘴角噙着憨憨的笑容,众人真的会以为他和燕云十八级是来自地狱的恶鬼。 瑶琴看着不断逼近的罗世信和燕云十八骑,倩影下意识向后移动了一步,双眸中腾起一抹紧张之色。 这还是素日在她身边憨憨的罗护卫? 这也太可怕了,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到底经历了什么,放眼望去,千雁山下高阙麾下一千名麒麟兵团悍兵无一生还,所有人葬身在山下峡谷中。 十九人斩杀一千名麒麟兵团悍兵,这也许有些匪夷所思,可眼下就真是发生着,就连楚非梵也被他们恐怖战力震撼。 “今世孟贲!” “地狱之鬼!” 罗世信和燕云十八骑绝对对得起他们如此称号,真没想到罗世信带领燕云十八骑还有如此奇效。 “世信,辛苦了!” “子龙,将他们五人带上,我们即刻出发返回楚国!” “主人,这五人都要将你除之而后快,为什么还要带他们离开?” 瑶琴不明所以,俏脸上布满疑惑之色,声音不解的问道。 “三个傻子,一台戏。” “接下来朕要给大乾,白狼,天罗三国唱上一出大戏!” 楚非梵双眸中狡黠之光闪烁,声音冷冽的说着,转身跃上马背。 “出发!” ............ 浓墨的夜色笼罩在天地间,千雁山下峡谷中呼呼的劲风声呼啸而过。 夜色下隐藏的孤鸟发出一道道哀鸣之声,声音激荡在四周的孤峰上,让人不寒而栗,头皮发麻。 孤峰丛林中一道道幽蓝的眸光不断逼近峡谷,可只听到几声仰天长啸声,幽蓝的光亮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峡谷中血腥气冲天,就连山上的群狼都不敢靠近,选择避而远之。 此时。 距离楚非梵一行离开千雁山已经足足过去三个时辰,一道黑影凌空飘落而下出现在峡谷中,她抬手掩住鼻尖,大睁的瞳眸从山谷中扫视而过。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这一切当真都是楚帝所为? 这简直也太匪夷所思了! 来人脑海中接连腾起两个疑问,接着便是一声震惊,她鼻腔中充斥着让人作呕的血腥气,目之所及到处都是残尸,地面上的血迹还没有完全干涸,不少地方在月光的照耀下,散发出粼粼亮光。 黑影没有在山谷中过多的停留,很快她便消失在夜空下,整个山谷再次恢复平静,只有时不时传来几声虫鸣。 时间滴滴答答而逝,一个时辰后,炎龙国皇宫,碧云宫外,一道黑影疾行而至,快速向进入宫殿之中。 “属下轻凝拜见公主!” “怎么样了,可有楚帝的消息?” “回公主,千雁山下血染千里,惨死之人数以千计,可未曾发现楚帝踪迹,轻凝认为山谷中一切都应该是拜楚帝所赐。” “什么!” “残尸数以千计,都是楚帝一人所为?” 上官邦宁披着轻纱的倩影从木塌上腾起,抬手撩起面前的纱幔,声音震惊的再次确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