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男儿当杀人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407章 男儿当杀人

“天门?” “天门!” 鹿杖客,鹤笔翁两人虽在高阙麾下效命,可江湖中名声鹤起的天门他们还是知晓的,现在两人听到炎穹的声音,心中不免有了一丝退意。 本来鹿杖客还想着将楚非梵斩杀后,活捉瑶琴,让其成为自己的禁脔,现在炎穹和血刀的出现让他心中腾起一丝恐慌之色。 并不是两人惧怕眼前炎穹和血刀,而是天门的名气实在是太大,他们可不想和一方势力敌对,那倒是怕是整个江湖都再无容身之处。 “鹿老,鹤老,天门可是江湖中新秀势力,遍布所有七品帝国,他们怎么可能和八品帝国楚帝有关系,这两人明显就是欺世盗名之辈,你们二人可千万不要被蒙骗了!” 高阙神情紧张,急切的声音响起,心中不免担忧要是鹿杖客和鹤笔翁被喝退,那他彻底就危矣了,楚非梵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闻声。 玄冥二老眸子中纷纷精光掠动,心中觉得高阙之言也并无道理,天门高高在上的豪华势力,怎么可能和楚非梵有瓜葛。 旋即。 两人身影上瞬间腾起澎湃的真气,紧握手中兵刃,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身影不断向炎穹移动过去。 愚蠢至极! 死不足惜! 你们一定会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的! 炎穹面生厌恶之色,冷冽的声音响起,周身上腾起缥缈的杀气,残影掠动,快速向玄冥二老袭杀过去。 “唰!” “唰!” “唰!” 三人很快激战在一起,高阙回马,身影快速向后退去伺机想要逃走,因为他知道自己小觑楚非梵了,要是再留下去怕是最后的结局让他接受不了。 “想逃?” “我主人想要之人,就没有可以逃走的!” 瑶琴冰冷的声音响起,左足轻点,倩影宛若飞燕般从虚空划过,手中裂天绫飞出,直击高阙后背而去。 “子龙,动手吧!” 楚非梵心中深知,生逢乱世对敌人就必须心狠手辣,绝不留情。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杀!” “杀!” 赵云,单雄信两人长剑出鞘,负于后背,毫无惧色,犹如下山猛虎,快速向面前高阙麾下武者冲了过去。 千雁山下。 迟来的夜幕笼罩在虚空中,四周丛林窸窸窣窣,天地间充斥着一股让人恐惧的霜寒杀气。 楚非梵并不担心燕云十八骑和罗世信,也不担心赵云,单雄信,他视线停留在炎穹身影上,此时他以一敌二和玄冥二老激战的如火如荼。 玄冥二老江湖上久负盛名的强者,两人一身修为皆是武皇境巅峰之境,以他们的年龄来早应该打破桔梗跻身武尊境。 不知是因为两人心境的原因,还是修炼功法的过错,他们修为停留在武皇境巅峰足足五年之久未曾前行一步。 而炎穹一身修为亦是武皇境巅峰,可他却依旧游刃有余的在两者间游走,丝毫不落于下风,手中一柄长剑舞的出神入化。 “砰!” “砰!” “砰!” 一阵兵刃碰撞声传来,炎穹手中长剑和鹿角短杖,鹤嘴双笔撞击在一起,可三人的身影完全没有分开。 相反。 鹿杖客,鹤笔翁二人的兵刃招数诡异取,每一招都是凌厉狠辣,招招致命,完全就是触之必死。 “血刀,去助你们阁主一臂之力,速战速决,朕还急着赶路!” 楚非梵侧目,浑厚有力的声音响起,只见血刀身影一闪,一道劲风嘶吼而过,血刀瞬间加入到三人的酣战中。 有了血刀的加入,玄冥二老瞬间一丝优势都没有,很快便露出破绽被攻击的节节败退。 楚非梵眸光一直注视着四人的激斗,他知道炎穹和血刀加起来可以将玄冥二老击败,若是想将他们击杀还是有些困难。 可现在两人已经知晓天门和他的关系,所以两人要么死,要不就必须臣服与自己。但楚非梵对两人丝毫没有好感,这是来自为穿越前的厌恶感。 良久。 楚非梵双眸中狡黠之光掠动,回身目光挎在马背的水袋上划过,身影掠动,一把将水袋撤了下来。 “炎穹,血刀,快快退下!” 伴随着楚非梵暴喝声响起,两人身影快速撤出战局,玄冥二老惊恐,循声看去发现两道黑色精光向他们袭来,快速催动体内浩瀚真气,手中寒光四射的兵刃迎了上去。 “砰!” “砰!” 凌空袭来的两个水袋被击穿,漫天的水滴跌落而下,玄冥二老见自己被楚非梵戏耍,神情怒不可遏,紧握手中兵刃,身影疯狂的向他冲了过去。 此时,楚非梵大步跨出,身影凌空而起,催动体内真龙之气,根据生死符法诀一道道真气之力穿透空气阻隔,宛若横飞的激光一样,快速没入两人的体内。 “楚帝,受死吧!” 玄冥二老怒不可遏的厉喝声响起,两人手中兵刃距离楚非梵近在咫尺间,就在众人以为楚非梵无法幸免时。鹿杖客和鹤笔翁身影戛然而止,两人丢掉手中兵刃,疯狂的惨叫起来,身影蜷缩在地面上疯狂翻滚着。 “啊~” “卑鄙小人,你到底对我们做了什么?” “啊,痒死我了!” “痒啊!” 两人扎耳挠腮,头上发髻脱落,一头白发在夜风中飘摇,看上去那里还有先前的强者之姿,完全就是两个痛苦不已的迟暮老者。 炎穹,血刀看着两人痛苦的样子,他们虽不知楚非梵做了什么,但依旧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鹿杖客,鹤笔翁,朕现在可以给你二人一次机会,只要你们臣服于朕,身上的痛楚马上帮你们清除,若是还想拼死不从,那你们就等着毒性发作慢慢痛痒而死。” 此刻,对于玄冥二老而言,楚非梵的声音完全就是天籁之音,两人的福音,他们艰难的爬起身子,跪倒在楚非梵面前,颤抖不已的声音响起。 “楚帝,我等愿意臣服!” “楚帝,我等愿意臣服!” “是不是真心的?” “真心!” “绝对真心!” “苍天可鉴,以后楚帝就是我二人的主人,我们定听从楚帝调遣,马首是瞻,绝无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