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你们打,我观战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406章 你们打,我观战

“哈哈!” “哈哈!” 鹿杖客,鹤笔翁,高阙三人疯狂的大笑起来,眼眸中充满了不屑之色,他们非常好奇不到二十人如何可以将一千麒麟兵团悍兵斩杀。 “上马,杀敌!” “杀!” “杀!” “杀!” 伴随着罗世信一声怒吼声响起,燕云十八骑众人起身跃上马背,腰间阔剑出鞘,提剑策马同罗世信一起向麒麟兵团冲杀过去。 一千麒麟兵团此时也动了,他们浩浩荡荡,万里扬沙而来,势如猛虎下山,手中明晃晃的长矛宛若要刺穿夜幕苍穹。 此时燕云十八骑虽都是便装,但丝毫不影响他们地狱之鬼的称号,相距百米顷刻而至,在今世孟贲罗世信的带领下,他们犹如幽灵骑士疯狂杀入麒麟兵团中。 燕云十八骑快如风,烈如火,所到之处,寸草不留。强弓弯刀,善骑善射,以一敌百,未尝一败。 当年察哈合进攻大隋朝,罗艺率燕云十八骑,伏击察哈合,一夜便杀三千余人,燕云十八骑穷追不舍,结果两万余人全部覆没。 拥有如此可怕战绩的燕云十八骑,岂会将眼前一千麒麟兵团放在眼中,他们胯下战马长嘶不已,手中阔剑挥舞如风,所过之处无一不是鲜血飞溅,战马倒地。 蓦然间。 千雁山下人头残肢乱飞,所过之处,人仰马翻,燕云十八骑和罗世信瞬间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 屠戮! 轻而易举的屠戮!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屠戮,燕云十八骑出手战局已定,注定麒麟兵团将成为悲哀。 高阙,鹿杖客,鹤笔翁三人脸上笑意消散,却而代之的是一副不可思议,他们看着麒麟兵团的士兵不断倒下,可燕云十八骑的速度丝毫未减,愈战愈勇,猛追强攻,所过之处,片甲不留。 一道道鲜活的生命倒在地面血泊中,马蹄飞扬,溅起血泥阵阵。 好可怕的军团啊! 难道他们都是为了杀人而生? 高阙胆寒,他完全沉浸在燕云十八骑带来的震撼中,麒麟兵团一直都是白狼帝国引以为傲的军团,可就是让如强悍的军团,竟当真被不到二十人的一个小队给击溃了。 不可能! 这一切不可能是真的! 七品帝国怎么可能拥有恐怖如斯的军团? 事已至此,高阙已经不相信眼前的一切就是事实,他抬首眸光直视前方交战之地,瞳眸不断的放大,脸色变的铁青。 “砰!” “砰!” “砰!” 此时,罗世信已经从马背上下来,数十道长矛横空向他穿刺而来,只见其手臂将长矛夹在臂下,如塔的身影快速旋转,马背上手执长矛的敌军全部被甩了出去,所过之处撞到一片。 罗世信本来趁手的兵器是镔铁枪,此次远行炎龙国为了沿途方便所以他不曾携带,现在夺下敌将手中长矛,虽不如自己镔铁枪合适,但攻击力远比手中阔剑要强很多。 长矛在手,罗世信犹如神助,紧握手中长矛,一击横扫千军挥出,数百麒麟兵团士兵倒飞出去,犹如倩女散花一样。 一道攻击伤亡惨重,单单飞出去的士兵就砸倒一片,罗世信此刻已经疯狂,双眸中杀机尽显,一步跨出,手中长矛旋转在周身上,所过之处凡是靠近他的敌兵全部应声倒下。 见状。 高阙知道不能再等下去,若是不能将楚非梵斩杀,他倚重的一千麒麟兵团士兵都将陨落于此。 “鹿老,鹤老,还是要烦劳你二人出手将楚帝斩杀,楚帝不是我白狼帝国将永无宁日!” 既然已经交恶,那就必须斩草除根有绝后患,如此恒古不变的道理高阙还是明白的。 “太子放心,我二人这就出马将楚帝斩杀!” 鹿杖客双眸中寒光乍现,双腿拍马而起,坚定的声音回荡在虚空中。 “终于出手了?” “子龙,雄信,你二人负责清楚高阙身边残余武者,瑶琴你负责活捉高阙!” “主人,这两人修为强横,不是你一人可抗衡,瑶琴还是留下来助你一臂之力!” 瑶琴和鹤笔翁交过手,她心中深知这两人合力一击绝非楚非梵一人可以阻挡,若是以一敌二怕是三招内便会落败。 “谁说朕要以一敌二和他们交手了,这两匹夫自会有人解决,朕只负责观战就行了!” 楚非梵从容不迫,丝毫没有紧张之感,嘴角噙着淡然的笑意,狡黠的声音响起。 只见鹿杖客手中拿着一根短杖,杖头分叉,作鹿角之形,通体黝黑,不知是何物铸成,鹤笔翁手持双笔,笔端锐如鹤嘴,却是晶光闪亮。 两人手执兵刃,顷刻间便出现在楚非梵面前的虚空中,就在此时,两道巨大的真气波动传来,虚空中两道身影飘落而下。 “砰!” “砰!” 一道黑影凌空落下,他们前来并非只身一人,手中都还拎着一道身影,看着被扔在地面上的身形,楚非梵脸上腾起一抹森寒的笑意。 “大乾国太子洪承!” “晁术?大乾国第一剑客?” 没错,此时宛若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两人,正是大乾国太子洪承和他麾下第一高手晁术。 “来就来,还给朕带礼物,这多不好意思?” 楚非梵瞥了眼地面上两人,视线停留在炎穹和血刀身上,玩味的声音响起。 高阙见突然出现两名强者,却是和楚非梵一起的,这让他心中不免多了一丝顾虑,玄冥二老斩杀楚非梵完全弹指之间。 可现在有了这两人的加入,胜负便尚未可知,因为高阙在两人身上感受到危险的气息,是那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冰冷杀气。 “阁下是何人,我们白狼帝国再次办事,不想死的速速退去,不然莫要怪我们二人手下无情!” “白狼帝国?” “我们天门办事,难道还要向你们白狼帝国汇报?” 炎穹厌恶的看了两人一眼,直接无视他们两人存在,身影飘忽若神,眨眼间出现在玄冥二老面前。 “两位都是江湖上久负盛名的强者,现在速速离开,天门尚可既往不咎,若是不然下场想必两位知道!” 天门,江湖上突然强势崛起的神秘势力,凡是和他们有过节,或是出现在他们必杀令上的人,没有一人或者一个势力能逃过一死。 这也就是为什么江湖上所有武者谈之色变,惶惶不可终日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