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霸星之主,暗藏玄机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99章 霸星之主,暗藏玄机

茶香四溢,美景宜人。 凉亭中,楚非梵,刘基两人相对而坐,袅袅升起的雾气笼罩在两人身上,他们只有楚国短暂的接触,可看样子却像久违的老朋友。 “公子此来炎龙可顺利?” 刘基突然开口询问,楚非梵放下手中茶杯,神情淡然:“眼下炎龙本就是多事之秋,怎可顺利?” “昨夜入宫后,返回酒楼长街上一场惊心动魄的厮杀,真是让人心悸。” “哈哈,没想到公子这么快就引起了列国的注意,看来公子炎龙之行要不某想象的更为困难!” “先生此话何意?” 楚非梵总感觉刘基好像知道些什么却没有告诉自己,他不免心中有些好奇,出言询问道。 “公子身份奇特,将来定会成就一世丰功伟绩,可眼下公子羽翼未丰,不足以和很多人较量,此番十八战将选拔,各国都势在必得,公子要想拔得头筹,怕是非常艰难!” “这才初入炎龙不足三日,都被诸国列为劲敌,之后怕是举步维艰,会被诸国处处打压!” “以先生之见,眼下某应当如何?” “示敌以弱,不足以保全自己,示敌以强,将成为众矢之的,可以公子的性情,怕是更喜欢后者,置之死地而后生。” “基有一策,可化解公子眼前危局,且可以顺利夺下十八战将选拔!” “洗耳恭听!” “一切皆因七公主而起,公子可同她合作,眼前危局定当轻松化解!” 刘基一副信心十足,运筹帷幄的样子,但楚非梵一想到上官邦宁的样子,他便知道此计绝对不可能成功。 “先生,某有一事不明,还望先生明示!” “炎龙国贵为七品帝国首位,上官鸿明知诸国都对炎龙虎视眈眈,他为何还要举行十八战将选拔?” 这个问题一直困惑着楚非梵,他总觉得炎龙国举行十八战将选拔,绝对不止是为了替上官邦宁选择驸马那么简单。 “看来公子对炎龙国非常感兴趣啊!” 说罢。 刘基侧目看了眼凉亭外站立的侍从,抬手示意他们离开,见状,楚非梵回头:“雄信,瑶琴你二人去周围看看,注意莫让其他人靠近这里。” 众人离开后,刘基轻叹一声:“吾皇膝下无子,接连降生七个公主,七公主上官邦宁出生时,天生异象,有星辰师夜观天象,发现有霸星初生。” “当天夜里七公主就降生了,所以吾皇对七公主非常的溺爱!” “霸星初生是何意?” “霸星择主而生,选择者定可横扫天下,成为称霸天下之人。可奈何七公主是女儿身,吾皇虽有让他继承大统之意,可他依旧担心七公主无法阻挡诸国兵锋。” “一年前吾皇颁发诏令迎娶公主者,可获得炎龙国十座城池列国震惊,至于十八战将选拔是七公主提出来的。可以吾皇铁血手段他岂会让炎龙国白白落入他人之手,这其中到底是否另有乾坤,基就不敢妄自猜测了,毕竟最难了解的就是帝王的心思。” 听完刘基之言,楚非梵大为震惊,首先他没想到七公主竟是霸星择主之人,其次他更加确信自己心中所想,十八战将选拔上官鸿一定另有所谋。 可他到底在图谋什么,这让楚非梵百思不得其解。 “那以先生之言,炎龙国君是不可能将七公主嫁入任何国家了,那为何在下却听说白狼,罗天两国的太子一直是上官鸿非常看重驸马人选?” “天下之事以利而合者,亦必以利而离。” 说罢。 刘基身影腾起,移步来到凉亭边上,俯下身子将鱼竿收回,淡然的声音再次响起:“愿者上钩而已,公子有何必当真?” “公子,走吧,当日楚国一别,基曾说过若是公子前来炎龙,一定尽地主之谊,今日正好带公子在城中畅游一番。” “恭敬不如从命!” 楚非梵还在琢磨刘基刚才之言,思绪飞转,听刘基要带他在炎龙帝都畅游,浑厚有力的声音回答道。 今日和刘基畅谈,楚非梵收获颇丰,虽然心中依旧还有谜团,但他并不着急弄明白,他很像看看上官鸿到底想干什么。 ............ 中午时分,楚非梵和刘基在天缘醉酒楼门口分开,刘基带着他在皇城中整整三个多时辰,这一路走来楚非梵当真对七品帝国有了深刻的了解。 更加对刘基有了深刻的了解,在他心中此人如论如何将来都要归入自己麾下。 楚非梵带着单雄信,瑶琴两人进入酒楼中,而刘基则只身一人向长街尽头走去。 少时。 刘基来到一辆马车前,起身进入马车,快速消失在长街上。 炎龙国皇宫一处楼阁下,上官邦宁玉手抽出剑鞘里的青剑,手腕轻轻旋转,青剑也如同闪电般快速闪动,剑光闪闪,却与她身影相随,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唰!” 青色的剑光在空中画成一弧,剑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风,又如游龙穿梭,行走四身,时而轻盈如燕,点剑而起,时而骤如闪电,落叶纷崩。 就在此时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传来,上官邦宁快速收起手中青剑,长剑负于后背,眸光注视着轻凝:“来了?” 闻声。 轻凝轻轻颔首,只见她身后长廊中刘基阔步向前走来,抱拳施礼道:“下官刘基,拜见七公主!” “先生来了,不知今日先生和楚帝炎龙帝都一游可有收获?” “回公主,下官都已将公主想要传达给楚帝的消息如数传达,相信以其睿智的心思,定然已经猜出十之八九了。” “好,辛苦先生了!” “不知先生觉得楚帝此人如何,此次十八战将选拔,他有多少胜算?” “公主,楚帝有经世之才,雄心大志,且心怀天下。至于十八战将选拔有多少胜算,下官不敢妄言,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楚帝之能不是下官可以定论的。” 刘基神情淡然如水,面对上官邦宁没有丝毫的胆怯,不卑不亢,声音浑厚有力的说道。 “先生很少如此评价一个人,看来楚帝在先生心中位置极高啊!” “下官不敢,下官忠于吾皇,听从吾皇调遣,虽为公主之师,但却是炎龙之臣,不敢有非分之想!”

上一篇   第398章 一群疯子

下一篇   第400章 山雨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