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一群疯子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98章 一群疯子

距离宛城不到百里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乌歌,赫连擎,曹雄三人纷纷勒马回首看去。 来人紧勒手中缰绳,飞身跃下马背,面带紧张之色,重重的喘着大气:“禀三位将军,大王带领大军在乌河下下流遭到楚军疯狂的攻击,哲军师特派小的前来通知三位将军策马回援。” “疯子!” “楚军简直就是一群疯子!” “他们竟然没有全部退回宛城,而是潜伏在草原中伺机偷袭大王所部,别忘了这片天地是我们大越国的领地,岂容他们楚军在这里肆意妄为。” “传本将军将令,三路大军回撤围追楚军,一定让他们又来无回,全部成草原上的亡魂。” 右卫大将军乌歌神情震怒,浑厚有力的咆哮声响起,传令兵瞬间将他的将领同时三军将士。 此时,宛城城池的轮廓已经依稀可以看到,乌歌,赫连擎,曹雄三人面露不甘之色,回马带领三军快速回撤,相比攻打宛城,大越王单黎的安危更加重要。 ............. 两个时辰过去,乌歌,赫连擎,曹雄三人带领麾下所部来到了,大越士兵和楚军鏖战之地,放眼望去除了遍地堆积如山的残尸,和被鲜血染红的草地外,只有寥寥数匹战马在哀鸣嘶吼,大军的踪迹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众将士下马看看有没有活口,若是有活口一定要问出大王的踪迹。” “从这里战况来看,我军损失惨重,真没想到楚军竟有如此可怕的战力,本将军担心吾王会有危险!” “赫连将军,曹将军,马上派出斥候,定要让找到大王所部大军的踪迹。迟则生变,且不可让楚军伤害到大王的性命。” 良久。 众将士将沙场上所有尸体全被翻遍,也没能找到一位有一息尚存的士兵。 听到众将士的禀报,乌歌身影骤然腾起,侧目看了眼身旁赫连擎,曹雄两人:“两位将军各自亲率所部,我们兵分三路沿乌河而行去寻找大王踪迹,若是不能发现大王的踪迹就在王庭汇合。” 赫连擎,曹雄领命,两人疾步向前飞身跃上马背,飞舞着手中马鞭,带领麾下所部策马飞驰而去。 “众将士听令,大王遭遇伏击,现在恐有生命之危,眼下正是尔等报效国家,效忠大王的时候,所有人散开寻找大王的踪迹。” “发现大王所部大军踪迹者,赏百户,任军中校尉将军。” 众将士听令,飞身跃上马背,扬鞭驰骋而去。 此时大越王麾下五万大军兵分四路正在追击楚军,分别由大越王单黎,左卫大将军拓跋飞熊,恶狼嗜血营大都尉哲刃,右翼王单冷四人带领。 霍去病,岳飞,独孤伐,赵破奴四人击溃大越士兵后分散而去,他们依旧按照原来的计划而行,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进我退、敌退我追。 宽阔的无边的草原上,数以万计的铁骑驰骋,飞溅而起的碎草漂浮在虚空中,追逐之战如火如荼,所过之处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冰冷杀气。 草原上的杀伐追逐战在继续,远在炎龙国帝都的楚非梵此时境遇同样如履薄冰,上官邦宁的威胁,高阙,秦晏两人的刺杀,他知道接下来在炎龙国的日子里一定是危机四伏。 “咚咚!” 一阵轻快的敲门声传来,赵云浑厚的声音传来,楚非梵身影从木塌上腾起,阔步上前打开房门。 “怎么,子龙有什么事情?” “公子,老家传来消息,南汉,玄赤两国皆已落入楚军手中,南汉国君消失,玄赤王在太子魏哲的保护下逃到了白狼帝国。大乾国已被冉闵将军连下四座城池,相信用不了多久也将成为楚国之地。” “大越国什么情况,难道老家没有传来消息?” “回公子,并没有霍将军,岳将军传来的消息!” “没有消息?” 楚非梵暗自思量,他知道这没有消息或许就是好消息。 “子龙,给老家传一定要密切关注大越国方向的消息,让关胜,林冲,花木兰三将镇守玄赤国皇城,命令白起宋无缺带领麾下神机卫和轻骑兵前往大越国助霍将军他们一臂之力。” “另外,命秦琼带领麾下战狼军团前往大乾国,同冉闵,尉迟恭,麴义三人一起讨伐大乾国。” “至于南汉国君,玄赤王父子不用理会,他们以为逃至白狼帝国就安全,迟早有一天白狼帝国也将臣服在朕的脚下。” “是,属下这就去办!” 赵云转身刚欲离开,单雄信疾步走了进来,抱拳道:“公子,刚刚有人送来一封信,让属下交给公子亲启。” “信?拿来本公子看看!” 楚非梵接过单雄信递上来的书信,撕开聚精会神的看了起来,片刻他将书信收入灵戒中:“雄信带上瑶琴你们二人随我出去一趟。” 良久。 炎龙皇城外,楚非梵带领单雄信,瑶琴两人来到距离皇城十里外的华亭山下。 一阵隆隆马蹄声传来,楚非梵三人勒马而立,眸光注视着面前有拔地通天之势,擎手捧日之姿的华亭山。 “奇峰兀立,群山连亘,苍翠峭拔,云遮雾绕,先生到时很会找地方啊!” 楚非梵自语一声,飞身跃下马背,起身阔步向前方凉亭走了过去。 凉亭外。 两位侍从见楚非梵到来,纷纷躬身施礼请他进入凉亭,看着眼前袅袅升烟的茶壶,闻着空气中弥漫的茶香之气,楚非梵淡然的声音响起。 “先生,真是好雅兴啊!” 闻声。 正在专心致志钓鱼的刘基放下手中鱼竿,身影骤然腾起,抱拳施礼:“刘基见过公子!” “刘先生不必如此多礼,这里不是楚国现在某也只是普通人而已。” “公子身份尊贵,刘基岂有怠慢之理?公子落座,这茶可是基专门为公子泡的!” “哦,先生不会请我来就是为了品茶,赏景,钓鱼吧!” “有何不可?” “治大国如烹小鲜,品茶,赏景,钓鱼虽是小事,但也足以看出一个人的品性。” 听到刘基的声音,楚非梵轻轻举起面前的茶杯,抬手示意:“先生,请!” 楚非梵知道刘基神机妙算、运筹帷幄,通经史、晓天文、精兵法,此番他邀自己华亭山小聚,定不会只是为了品茶,赏景,钓鱼如此闲暇之事。

上一篇   第397章 战火狼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