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恐怖的瑶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96章 恐怖的瑶琴

剑光如影,气势长虹。 鹤笔翁虎目大睁,面带惊愕之色,心中暗语:“这楚帝明明不是中了老夫的极阴寒气,怎么还能释放出恐怖如斯的剑光攻击?” “哈哈,惊讶?” “不妨告诉你,极阴寒气对朕无效!” “看剑!” 手腕微抬,剑锋怒鸣。 凌厉的剑光似惊鸿一闪,刺破长空,剑光胜霹雳,剑威如雷霆,剑光从天而降,站落在鹤笔翁的身影上。 “无效?” “即便如此,老夫亦可以将你斩杀!” 鹤笔翁面色狰狞,暴怒的厉喝一声,抬手将双笔插在腰间,双掌宛若灵蛇般轻灵而来,掌风如刃吧,躲过长剑的袭杀,轻灵旋转的手掌向楚非梵胸口拍打而来。 “玄冥神掌!” 砰的一声巨响,鹤笔翁一掌击中在楚非梵手中长剑剑身上,两人身形在长街上变幻万方,出现在不同的地方,所过之处全部的建筑在浩瀚的真气波动撞击倒塌下来。 一时难分高下,鹤笔翁脸红如血,一步步后退,不禁暗自骇异,没想到眼前楚非梵竟如此强悍。 长街两旁此刻早已变成废墟一片,鹤笔翁见楚非梵执剑而立,双眸打量着自己,体内磅礴的阴寒之气腾起,双手负于后背,身形宛若一道重炮弹,点燃虚空而行,快速出现在楚非梵面前。 “砰!” “砰!” “砰!” 接连数十道风生虎虎,威猛已极掌戾轰杀而来,楚非梵手中湛卢长剑见招拆招,可还是被击飞出去插在远处地面上。 “有时有些能耐,不过可惜修为境界太低了!” “砰!” 鹤笔翁一掌击中楚非梵左肩上,一声闷哼传来,楚非梵暴退了十米方才稳定身姿,手臂上传来蚀骨的冰冷,周身上传来剧烈的疼痛感,体内气血翻江倒海,喉咙传来一阵腥甜。 “武皇境巅峰的修为,当真强悍如斯!” 楚非梵抬手捂着肩膀,声音低沉的喃喃自语道。 话音落。 噗的一声,只见其口中一道血柱飞出,洒落在夜色下,脸色苍白如纸,身形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 “阙太子麾下着老者到时强悍,这次几招便将楚帝打的无力还手了!” “那是当然,鹤老可是本太子麾下最强之一,区区楚帝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高阙一脸骄傲之色,眸光瞥了眼秦晏,趾高气昂的声音响起,完全一副藐视其的样子。 秦晏察觉了高阙的目光,脸色阴冷并没说话,嘴角噙着冷笑之色,双眸停留在长街上,期待着楚非梵如何被鹤笔翁击杀。 鹤笔翁见楚非梵嘴角挂着血渍,知道其已被重创,眼下正是斩杀他最好的机会,身影如夜空的闪电,快速化去。 只见一阵劲风如刃而来,楚非梵周身衣袂飘决而起,一道虚影和他近在咫尺间,一股浓烈的森寒阴冷之气瞬间将他笼罩。 “休伤吾主!”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清脆的厉喝声传来,虚空中一道黑影悬浮在楚非梵头顶上。 鹤笔翁循声看去,只见苍穹上一道倩影飘落下来,宛若九天上谪落的仙子一样。 “主人,你没事吧!” 瑶琴来到楚非梵身旁,轻柔的声音响起,水眸中充满担忧之色。 “无妨,小伤而已!” 楚非梵淡然的声音响起,快速催动体内真龙之气,同时开启了真龙血脉之力,一身修为瞬间增长到武皇境下品,起身上前将瑶琴挡在自己身后。 就在楚非梵准备再次出手的时候,瑶琴先一步冲了出去,道:“主人,对付他何须主人亲自出手,瑶琴愿意代劳,定将他斩杀!” 言罢。 瑶琴没有丝毫的迟疑,一步跨出,倩影轻灵飘逸,紧握的双拳向鹤笔翁身影上轰杀过去。 “奇怪!” “这女子身上没有丝毫的真气波动,怎么可能释放出如此恐怖的威压之力?” 鹤笔翁心中疑惑,可面对瑶琴轰杀而来的攻击,他爆发出体内的阴寒之气,身影一闪迎了上去。 两人同时爆发,掌印如虹,拳戾如刀,划过天穹撞击在一起。 见两人激斗在一起,楚非梵警惕的眸光环顾四周,他总担心玄冥二老中鹿杖客会隐藏在暗处,给他们致命一击。 “砰!” “砰!” “砰!” 长街上,瑶琴和鹤笔翁愈战愈勇,没有丝毫的退缩,虽然她修为只有武皇境下品,但却已完全碾压之姿,将其轰杀的节节败退。 鹤笔翁惊恐,双眸中闪烁着不可思议之色,眼前这女子的修为完全不能以妖孽来衡量,身无一丝真气波动,却让自己相形见绌。 “唰!” “唰!” 鹤笔翁知道若是在如此下去自己定会被她重伤,抬手将腰间双鹤笔抛出,身影上前掠去想要趁机将瑶琴击败。 “唰!” 瑶琴双眸注视着穿透虚空穿梭而来的双笔,倩影宛若柔风飘絮一样一闪,瞬间出现在鹤笔翁背后,玉掌拍在他后背上,只见其身形向前倾斜,接连前行数十米方才稳住。 一切行云流水,完全一气呵成,这一道攻击让鹤笔翁猝不及防。 “噗!” 一道赤红的血柱从鹤笔翁口中喷出,他感觉自己体内经脉受创,真气在不断的流逝。 “臭老头,受死吧!” 瑶琴怒嗔一声,倩影再次向鹤笔翁袭杀过去,可就在此时虚空一道黑影一闪而至,伸手将鹤笔翁抓在手中,将插在地面上的双鹤笔取走,两人身影消失在夜色苍穹。 “姑娘还厉害的真气,今日我玄冥二老就不奉陪了,来日一定亲自登门,到时在讨教姑娘高招!” 夜空中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传来,楚非梵,瑶琴两人同时抬首向夜空中看去,发现两人早已经消失匿迹。 此时。 和影子血卫激战在一起的刺客也纷纷撤走,消失在长街尽头,楚非梵侧目看了眼瑶琴,此时皎洁的月光照在她脸上,直是明艳不可方物,他不由得心中一荡。 “这小妮子修为真是恐怖,竟可以将鹤笔翁击败,真是让人震惊啊!” 良久。 一道轻咳声传来,楚非梵面带尴尬之色,苦笑一声:“走吧,先回酒楼再说!” 看着两人阔步向前走去,远处楼阁上高阙,秦晏的转身也消失在夜色下,此时整条长街再次回归原来的平静。

下一篇   第397章 战火狼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