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长街袭杀,激斗鹤笔翁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95章 长街袭杀,激斗鹤笔翁

暗夜长街,杀气凌天。 远处看去,二十道手执长剑,大刀的黑衣武者,身形变幻莫测,所过之处刀光剑影纵横。 “唰!” “唰!” “唰!” 接连数十招酣战,楚非梵对二十人的修为境界有了大致的了解,这些刺客训练有素,一声修为多停留下武皇境下品。 眼下,他虽然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很快众刺客就占得上风,凌厉的剑光和刀芒将楚非梵不断逼退。 “影子血卫,现身!” 楚非梵一声令下,身旁十道黑影出现,他们宛若鬼魅般站立在他身旁,若不是手中寒光四射的剑光闪烁,根本很难发现他们的存在。 “杀!” 影子血卫,若影随形,夜空下剑意冲天,冲霄而起,他们无惧无畏,很快就和刺客激斗在一起。 蓦然间。 长街上,一场混战开始,剑气纵横交过,飞沙走石反卷而起悬浮在虚空中,众刺客见影子血卫只有十人,他们留下十名剑客和影子血卫酣战在一起。 另外十名手执大刀刺客,紧握手中大刀,周身上萦绕着浓烈的肃杀之气,疯狂的向楚非梵冲了过去。 穹顶下沉,浓墨的夜色笼罩在他们身上,长街上充斥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气。 楚非梵手腕旋转,手中湛卢剑嘶鸣,双眸中凌厉的目光迸发,身影笔直如剑的而站,周空瞬间出现无数道真气化罡的剑光。 “万剑归宗,灭杀!” 剑气如虹,数丈长的剑光斩裂天穹,凌空而下将长街一分为二,迎面冲杀而来的刺客感受到头顶落下的剑芒,身影腾起快速向两旁的商铺中冲了进去。 轰! 轰! 轰隆! 一剑碎苍穹,万道剑光凝聚为一。 一剑斩落而下巨大的真气波动,将两旁房屋和楼宇震荡的摇晃。地面上青石板四分五裂,狂暴的向四周飞溅而去。 十名手执大刀的刺客在剑光的冲击下,全部被震的气血翻腾,身影上黑色的夜行衣在碎石的穿刺下变得褴褛,汩汩而流的鲜血将他们的衣衫浸湿。 远处,一座高耸的楼阁之巅上,高阙,秦晏神情惊愕的注视着长街上执剑而立的楚非梵,刚才凌天一剑,当真让两人震惊无比,他们本以为这二十名杀手可以轻而易举将楚非梵斩杀,却没想到其竟是一位剑道高手。 “太子,老夫这就出手将其斩杀,为太子了却后顾之忧!” “有劳鹤老了!” 高阙不曾回头,阴鸷的眸子中迸发出浓烈的杀气,冷冽的声音回荡在阁楼上。 “唰!” 一阵劲风嘶吼而过,高阙背后的老者身影化为一道精光,眨眼间出现在楚非梵背后,悬浮在虚空之中。 “玄冥神掌!” 一道森寒的沙哑声响起,楚非梵刚才已经感受到背后刚传来的冰冷,伴随着声音响起他脚尖点地而起,身影快速向虚空中掠去。 轰! 轰! 两大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刚才他站立的地方出现一道深坑,飞溅而起的碎石和尘埃之气弥漫在虚空中。 唰! 楚非梵身形旋转凌空飘落而起,眸光怒视着面前白发老者,脸上腾起一抹疑惑之色。 玄冥神掌? 玄冥神掌不是玄冥二老最强的武技,难道这老者是玄冥二老其中之一? 楚非梵心神一动,急切的声音响起:“小贱,帮我扫描眼前老者的身份!” “滴!” “系统正在扫描,请宿主安心等候........” “滴,系统扫描成功!” “鹤笔翁,玄冥二老之一,修炼极阴寒的掌力玄冥神掌,修为达到武皇境巅峰,因为热衷于功名利禄,当前投身于白狼帝国太子府中,以供太子高阙驱策,是王府最强高手之一。” “白狼帝国,太子高阙府中的武者?” 楚非梵本就怀疑眼前刺客是高阙,秦晏,或者洪承派来,现在看到系统传来的信息,他终于可以确定眼前刺客的归宿了。 “七品白狼帝国?” “很好,既然向杀朕,哪来日楚国大军发兵攻打七品帝国,你们白狼帝国便将是第一个!” 楚非梵心中暗自安排,可双眸一直注视着眼前鹤笔翁,武皇境巅峰的强者自己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更何况是精通玄冥神掌和鹤笔法的鹤笔翁。 “不对,玄冥二老向来都是不分开的,既然鹤笔翁出现在这里,那鹿杖客一定就暗藏在四周。” 楚非梵对着两人非常的了解,他们两人从来都是形影不离,念及于此,他乍然抬首,神情警惕的向四周看去。 “楚帝,受死吧!” 鹤笔翁手持双笔,笔端锐如鹤嘴,释放出晶光的寒光,厉喝一声,身影凌空而起疯狂向楚非梵袭杀而来。 霎时间。 数丈方圆之内劲风如刀,鹤笔翁青丝狂飞,双笔穿透虚空横飞而来。楚非梵神情一凛,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手腕轻抬湛卢长剑出现在胸前,将袭杀而来的双笔击飞了出去。 他双臂大张开来,脚尖点地摩擦在地面上,身影快速向后倒飞出去,鹤笔翁见自己尖锐的一击被破,面带怒色,紧攥着双笔,体内浩瀚的阴寒之气萦绕笔尖上。 “老夫倒要看看你如何能躲过眼前这一击,受死吧!” “唰!” 双笔上萦绕着极阴寒之气,所过之处温热的空气瞬间变得冰冷,见鹤笔翁袭杀而来,楚非梵一个鹞子翻身,倏地反击一剑。 轰的一声响,长剑和鹤笔翁手中的双笔相交,楚非梵只觉其双笔宛若暗藏着排山倒海的真气之力。 一股极阴寒的真气之力快速冲将过来,顺着长剑传送而来进入他手臂中,霎时间全身寒冷透骨,身子晃了几下,倒退了三步。 “哈哈,楚帝,老夫的极阴寒气已经进入你体内,现在你已经是穷途末路,不想死的太惨就放弃抵抗吧!” “极阴寒气入体?” 楚非梵知道要是极阴寒气入体,全身寒冷透骨,发作时痛苦难当,九死一生。 念及于此。 他快速运行体内磅礴浩瀚的神级帝王决,催动体内真龙之气,愕然发现经脉中的真龙之气冲将过来,将所有阴寒之气瞬间全部吞噬一空。 “免疫?” 楚非梵感受到体内所有极阴寒气瞬间消失,双眸中腾起戏谑之色,提起手中长剑再次向鹤笔翁袭杀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