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没事,最好别惹女人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94章 没事,最好别惹女人

炎龙国。 后宫。 一阵夜风微徐过,高耸如云的楼阁上,上官邦宁倩影上衣袂迎风飘决而起,转身冷冽的眸光注视着楚非梵。 “唰!” 上官邦宁柔荑轻抬而起,将脸颊上遮面的白纱摘点,清冷的声音响起:“楚帝,见到本公主,你好像非常错愕啊!” “错愕?” 此时。 楚非梵并非错愕,阴鬼涧荒唐一夜,自己体内真龙之气爆发,当时他身不由己,一夜风流,并没有看清上官邦宁的样子。 今夜再次相见,眼前佳人出尘如仙,傲世而立,恍若仙子下凡,令人不敢逼视。 一袭紫衣临风而飘,一头长发倾泻而下,白衣胜雪,说不尽的美丽清雅,高贵绝俗。 远观,让人如痴如狂,近看,让人如痴如醉。 整个人容色绝俗,艳而不俗,娇而不媚,肤如凝脂,道不尽的娇艳美丽,迷人而又不失自己的天然神韵。 “好一个绝代清雅,绝世风华的女子啊!” 楚非梵心中暗惊,喃喃自语一句,收回直勾勾的眸光,尴尬的苦笑:“公主,往事错都在我,昔日一别,牵肠挂肚,时至今日再见面,当真乃上天安排。” 上官邦宁轻笑一声,可她的笑声中明向暗藏着一丝冰冷之感,清脆的声音响起:“楚帝,冠冕堂皇的话就不要再说了。” “本公主找你前来就是要告诉你,这次十八战将选拔就是为了找到阴鬼涧轻薄我的人,现在既然知道是你,那接下来十八战将选拔你必须获胜。” “既然本公主不能和自己相爱的人在一起,那我宁愿选择一个素未谋面的人。” 上官邦宁轻柔的声音响起,到最后却有一丝哽咽,她一心想和凌霄在一起,可两国却水火不容。为了不委身于高阙,秦晏两人其中一人,她只能选择楚非梵,毕竟他夺走了自己的第一次。 “找我?” “公主当真是煞费苦心,既然公主已经是朕的女人,朕一定会带你返回楚国,这个你完全可以放心。” 楚非梵神情淡然,双眸注视着上官邦宁,在他心中眼前佳人早已经是自己的女人,对于这份迟来的相遇他还是非常珍惜的。 “楚帝,是不是太自信了?” “这次十八战将选拔,大小帝国一共前来十八个,其中不乏有六品帝国的存在,楚帝就如此有信心可以获得第一?” “为了自己的女人,莫说六品帝国,就算是一品帝国朕也要夺得第一!” 话音落。 楚非梵都被自己说的话感动,只见上官邦宁和妍芸诗两人俏脸上泛起一丝涟漪,但上官邦宁接下来的话让他彻底跌入冰冷的深渊中。 “楚帝,狂言谁都会说,并不是本公主不看好你,这次十八战将选拔所有前来的帝国都绝非善类,他们看似都是为了本公主前来,实则都是包藏祸心,想要通过本公主获得炎龙国之心早已是路人皆知。” “所以此次十八战将选拔你必须赢,不然阴鬼涧发生的事情本公主定会告诉我父皇。” 闻声。 楚非梵脸色铁青,双眸中腾起凌厉的寒光,心中暗语:“没事,最好不要招惹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公主,既然知道列国包藏祸心,你父皇并非庸人,岂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楚非梵道出疑问,在他看来既然列国妄图夺取炎龙帝国,上官鸿不可能视而不见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其实。 楚非梵并不知道早在一年前,上官鸿就颁发诏令,谁若是可以成为七公主的驸马,便赏赐炎龙国七座城池作为聘礼。 七座城池,相当于炎龙国一般的土地,如此惊天的赏赐,列国岂会轻易放弃? “行了,这其中缘由楚帝就不要深究了,只要记得不要输了比赛就行!” 上官邦宁说着侧身来到妍芸诗面前,两人莲步轻启向阁楼下走去,看着她们离开的倩影,楚非梵突然觉得自己被带入一个巨大的阴谋中。 “公主,请留步!” “昔日公主离开是留下之物,今夜还是完璧归赵吧!” 楚非梵心神一动,灵戒中一块用手绢包裹的玉佩出现在他手中,此时只听到上官邦宁淡然的声音响起。 “楚帝还是自己留着,就当是留作纪念了!” 两人倩影消失,楚非梵苦笑一声,这炎龙国七公主多亏是女儿身,若是身为男子怕是炎龙帝国君主之位非他莫属。 夜深露重,虫声呢喃,晚风悄来如水宁静。 此时. 楚非梵在轻凝的带领下已经离开炎龙国皇宫,他乍然抬首,遥看苍穹之巅,午夜已过,距离拂晓只剩下不到三个时辰。 他抬手接过宫墙外守卫递来的缰绳,楚非梵飞身跃上马背,策马飞驰在空荡的长街上。 行至距离天缘醉酒楼不远的街角出,空中劲风出来,疾风乌骓突然停了下来,发出低沉的嘶鸣声。 楚非梵抬首,尖锐的眸光环顾四周,嘴角上扬浮现出一抹邪恶的笑容,心中暗语:“让朕看看到底是何人如此的迫不及待?” “唰!” “唰!” “唰!” 劲风吹,剑光闪。 夜空下突然出现数十道锋芒四射的剑光,他们来自四面八方,犀利的剑光同时向楚非梵身影上笼罩而来。 “唰!” 楚非梵飞身从马背上而起,抬手腰间湛卢剑出鞘,周身上浓烈的真气波动爆发,手中长剑剑光四射,顷刻间将周空袭杀而来的剑光击碎。 “杀!” “杀!” “杀!” 虚空中数十道身着夜行衣的此刻被击退后,长街尽头微弱的夜光下,再次出现一行手执大刀的刺客。 他们大刀负于后背,身影疯狂向前冲了过来,黑纱遮面,阴鸷的眸子如黑夜中的毒蛇一样。 “好大的场面啊,看来对朕的性命是志在必得了!” 前后出现二十名杀手,他们杀气腾腾,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显然是已经恭候多时了。 “想要杀朕,就凭你们怕是还不够吧!” 楚非梵啐了句,双眸中火焰沸腾,紧握手中湛卢剑,身影飘忽若神冲了上去。 蓦然间。 长街上杀气凌然,地面上枯叶反卷而起,空气中刀光剑影纵横,二十名杀手将楚非梵团团包围。 “嗤!” “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