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这个玩笑有点大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93章 这个玩笑有点大

浓墨的夜色下,上官邦宁听到楚非梵的声音,握在玉手中的酒杯轻轻摇晃了下,酒水洒落在面前的木案上。 “公主,你没事吧!” 轻凝发现端倪,抬手将上官邦宁手中的酒杯接过放在木案上,手中丝帕将她身上的酒水擦拭干净。 “没事,你退下吧!” 轻凝伺候上官邦宁整整五年,她从未见过其如此的失态过,抬首眸光不自觉向凌霄看了过来。 此时。 上官邦宁如水的双眸注视着灯光下的楚非梵,越看俏脸上的神色越震惊,心中汹涌澎湃,玉手紧紧攥在一起。 “怎么会是他?” 上官邦宁没想到那晚和自己有过荒唐一夜的人,竟然是名声鹤起的楚帝,她以为只是八品帝国中的一位将领而已,这才让上官鸿举行十八战将选拔。 楚非梵总感觉有人在注视着自己,侧目发现上官邦宁水眸中闪烁着冰冷的寒气,他心中狐疑:“这七公主为何如此仇视我,难道就是因为怕我抚琴,夺了凌霄的风头?” 直到此时。 楚非梵并没有认出白纱遮面的上官邦宁,是那一夜在阴鬼涧悄然离开的女子。 “哈哈,既然凌霄太子都说楚帝是音律高手,楚帝又何必推迟就为朕弹奏一曲又何妨?” 上官鸿可不希望凌霄太子获得上官邦宁的垂青,要真是那样他们两人可就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那是他最不希望看到的。 两人早已互生情愫,若是让他们接触过多,怕是上官邦宁又会拒绝为他选择驸马的事情。 玄龙国这么多年一直对炎龙国虎视眈眈,多次挑起战事想要击败炎龙,一统所有七品帝国跻身为六品。 在上官鸿眼中凌霄和他父王都是自己最大的敌人,决不能让自己的掌上明珠前往玄龙国,让他们用来牵制自己。 “凌霄太子,借琴一用!” 既然炎龙国君开口,楚非梵当然不会拒绝,毕竟他可不想眼下和炎龙国交恶,他知道眼前的上官鸿绝非表面如此简单,可以在第一时间发现自己进入炎龙帝都,他背后岂能没有强大的势力。 闻声。 凌霄太子将手中古琴交给楚非梵,只见其将古琴放在面前木案上,手指轻轻在琴弦上弹了下,一道轻灵的声音响起回荡在夜空下。 “装模作样!” 高阙神情狰狞的啐了句,眸光不屑的从楚非梵身上划过,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想要看他出丑。 “叮!” 铮铮琴声响起,神秘的曲调,铺天盖地,飘进了每个人的心里。 曲终。 整个御花园中充斥着愤慨不屈的浩然之气,楚非梵起身抬手将古琴递到凌霄天子面前。 此时。 凌霄太子还沉醉在琴曲之中,见楚非梵送古琴而来,尴尬的苦笑一声将古琴接过。 “敢问楚帝所弹何曲?” “情之所至,信手而弹,无名之曲”。 其实,楚非梵弹奏的正是他在系统中兑换而来的广陵散琴曲,此乃天籁之音,曲中丈夫也,加上楚非梵大宗师级乐师的技艺,整段弹奏简直完美无缺。 “无名之曲?” “楚帝如此技艺,在下实在佩服!” 对于楚非梵的琴技,凌霄太子深知自愧不如,握琴疾步上前交给轻凝返回自己的座位。他心里清楚莫说自己,就算是他师傅子仲乐也技不如人。 此时。 整个御花园中,所有人视线全部汇聚在楚非梵身上,全部被他的琴音折服,妍芸诗突然感觉自己之前的想法非常可笑,怎么会认为楚帝不动音律? “邦宁,楚帝技高一等,这琴技切磋怕是他要拔得头筹了。” 上官鸿见凌霄太子落败,面带喜色,浑厚有力的声音响起。 “楚帝技艺高超,我等望尘莫及,邦宁佩服!” “父皇,邦宁想要和楚帝交流下琴技,还望父皇可以答应。” 上官邦宁轻灵的声音响起,侧目看了眼楚非梵,俏眸中充满冰冷的寒光,宛若一道道横飞箭矢。 “如此甚好!” “千金易得,知己难求,今夜难得遇到楚帝如此懂音律,你们两人可以还好交流下。” 只要不是凌霄太子,何人和上官邦宁接触上官鸿都不会反对,可他却不知道楚非梵其实要比凌霄太子危险数倍。 上官邦宁带着侍女退下,楚非梵无奈的叹了口气,在轻凝的带领下向后宫中走去。 主角离场,御花园中的筵席很快便落幕,高阙和秦晏两人神情阴狠,起身疾步向宫外走去,在两人心中上官邦宁必须是自己的女人,谁敢染指就必须死。 以前听闻上官邦宁钟情于凌霄太子,两人还颇为忌惮,可现在楚非梵在他们眼中只是八品帝国的皇帝而已,要想杀他轻而易举。 诸国前来的太子,君王都踏夜色离开了炎龙国皇宫,他们各怀心思,但有一个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楚非梵现在成了众人眼中钉肉中刺。 此刻,楚非梵在轻凝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阁楼下,他乍然抬首,遥看阁楼上,发现有两道倩影笔直的站立在上面。 “楚帝,请吧!” 楚非梵只身一人来到阁楼上,见妍芸诗正坐在木案旁品茶,而上官邦宁却背对着自己。 “不知公主找某前来有什么事情,交流琴技就算了,某知道公主绝对没有如此雅兴。” “楚帝,你难道当真不认识本公主?” 冷冽的声音传来,楚非梵神情一凛,微眯的眼眸注视上官邦宁的倩影,心中暗想:“这炎龙国公主在发什么神经?” “公主玩笑了,某第一次前来炎龙国,从不曾和公主谋面,公主是不是认错人了?” “阴鬼涧,难道楚帝都不记得了?” “阴鬼涧?” 楚非梵自语,脑海中突然闪过一抹模糊的影子,他神情震惊无比,阔步上前,急切的声音响起。 “是你。” “没错,是我!” 楚非梵突然笑了,他没想到阴鬼涧阴差阳错下自己竟然将炎龙国七公主睡了,这个玩笑可开的大了,要是让上官鸿知道,怕是他绝不可能活着离开这座宫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