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大迂回战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90章 大迂回战

皓月当空,群星璀璨。 清徐的夜风中掺杂着一丝温热,荒芜的大漠中一支铁骑披星戴月而驰,皎洁的月光洒落在他们寒甲上,众人宛若黑夜中的幽灵一样,散发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嗜血之气。 他们动如雷霆,快速飞驰在浓墨的夜色下。 “将军,前方再有百里之地便是俘虏口中的大越王庭,我军是否疾行奇袭,一举攻入大越国王牙帐之中。” “破奴,不急,今夜草原上的夜空格外的明亮,是猎人最佳的出击时间,同样也是猎物反扑的最佳机会。” “现在距离我军攻破左翼王领地足足过去了数十个时辰,本将军不相信大越王没有丝毫的察觉。” “太安静了,这片草原今夜当真是太安静了,有些异常!” “破奴,传令大军再次休整警戒,你我带领少许斥候前去查探下,我怀疑大越王准备着牢笼正等我们进入。” 听到霍去病的分析,赵破奴后背传来一丝冰冷,若是自己此时怕是早带着大军杀向大越王牙帐了。 “将军心细如发,洞察秋毫,末将这就传令让大军在此休整!” 赵破奴传令大军休整,众将士纷纷跃下马背,有条不紊的形成休整队形,霍去病严令大军警觉,不可放松警惕让大越国有有可乘之机。 一切安排妥当,霍去病,赵破奴二人带领十名斥候踏月色离开,向大越王牙帐方向狂奔而去。 .............. 此时。 大越王庭领地中,火光冲天,袅袅白烟腾起笼罩在夜空下,大越士兵忙碌的热火朝天,发兵楚国他们正在准备先遣部队的粮草辎重。 军团调遣,战马来回奔跑在夜空下,散发着寒芒的弯刀在天穹下显得异常的刺目,一道道厉喝声回荡在夜空下。 一道身影如鬼魅一样摸索上来,皎洁的月光下他们清晰的可以看到大越王庭中敌军的一举一动。 “将军,敌军连夜准备粮草辎重,看样子是有重大的战事行动,他们会不会是要发兵攻打宛城?” 赵破奴神情凝重不堪,双眸中闪烁着担忧之色,压低声音说道。 “欲取吾楚,必夺宛城!” “敌军如此大规模汇聚在此,看来大越王是要开始疯狂的反击了!” “那我们该当如何?” 赵破奴没想到自己的猜测成真,面带担忧之色,声音急切的问道。 “破奴,既然已经明确敌军动向,当然是要将他们发兵宛城的计划破碎,让他们无法走出这片草原。” 见霍去病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赵破奴欲言又止,将自己的担忧暗藏在了心底。 “将军,敌军势大,兵力是我军两倍以上,若是正面交锋怕是我军丝毫占不到便宜。” “谁说要正面交锋了,敌军雄兵十万,我军铁骑只有区区三万人,正面交锋根本没有丝毫的胜算。” “走,先退回去和大军汇合。” 霍去病双眸中寒光掠动,身形悄悄退下,疾步向前走去,接过士兵递上来的缰绳,终身跃上马背,策马向大军休整的地方而去。 月光下,霍去病一行催马而来,老远看去发现大军人数剧增,行近霍去病从马背上掠下,愕然发现岳飞和独孤伐二人正在军中。 “去病,见过二位将军!” “霍将军客气,不知将军查探敌情如何,是不是大越国主力正在集结,欲发兵攻打宛城?” “没错,看来两位将军已经猜出大越国的意图,敌军正在大肆集结,以他们的速度怕是拂晓时分应该会大军出发。” 言罢。 霍去兵双眸注视着岳飞二人,疑惑的声音再次响起:“两位将军不是应该在前往大越王庭的右侧,怎么会带兵来此?” “霍将军,我二人来此就是要通知你,合击大越王庭的计划搁浅。我军在击败右翼王所部后暴露了形迹,大越国右卫大将军乌歌带领铁骑前来,无奈之下只能撤退。” “然,大越国士兵没有乘胜追击,所以公瑾猜测他们一定是更大的阴谋,担心霍将军会有危险特前来通知。” “原来如此,周将军怎么没有和你二人一起前来?” 听到岳飞的声音,霍去病眸光从大军中扫视而过,发现并没有周瑜的声音,声音疑惑的问道。 “周将军返回宛城防御,以防敌军连夜偷袭,我二人前来寻找将军,也是抱着侥幸的心理,一直担心将军已经和敌军开始激战了。” “霍将军,眼下我军行踪已经暴露,偷袭敌军已经是不可能了,还是先带大军返回宛城再从长计议。” “撤回宛城?” “不!” “不!” 霍去病出言拒绝,眸子中冷冽的寒芒掠动,坚定的声音再次响起:“两位将军不觉得眼下是最好的机会?大越国王一定想不到我军会在今夜偷袭他的牙帐。” “今夜!” “偷袭牙帐?” 独孤伐狐疑,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今夜偷袭大越王牙帐简直就是以卵击石,怎么可能有获胜的机会? “没错正是今夜!” “大越王调兵遣将,单单王庭外就汇聚铁骑近五万之众,如果两位将军在如此大军的保护下,还会担心敌军的偷袭?” “可大越王领地中现在肯定是守卫森严,怕是大军尚未靠近便会被乱箭射死!” “独孤,我觉得霍将军言之有理,兵者诡道也,就是要在敌人认为最安全的时候攻击他们,这样才可挫其锐气,有效的打击他们的士气。” “不可,敌军的圈套怕是早已张开就等着我们进去,此时若是发兵偷袭,大军要想全身而退简直太难了。” “谁说要现在进攻了?” “谁说要现在进攻了?” 赵破奴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只听到霍去病,岳飞两人面带狡黠之光,异口同声的说道。 “不是此时出击,那等待何时?” “破奴,将地图拿出来!” 霍去病接过赵破奴递上来的地图,示意三人坐下,霍去病开始在摊开的地图上标注出大军出击的路线。 “迂回纵深?” “没错,大迂回战?” “现在我军共有四万人,分四路而行从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同时向敌军发起猛攻,避开大军主力,从他们侧翼穿插将敌军一分为四,以我楚军之神勇,何愁不能将敌军击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