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蚂蚁钻心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86章 蚂蚁钻心

“侍卫,快挡住战马,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哲智见战马横冲而来,他怕会伤到单黎起身向他挡在背后,急切的声音响起。 “哒哒哒..........” 急促的马蹄声传来,战马很快就要冲入王庭之中,只见数十名侍卫拿起套马索上前,这才将像发疯一样的烈马制服。 良久。 两名侍卫搀扶着一名男子来到牙帐外,那名男子看到单黎艰难的跪地施礼,颤抖的声音响起:“大王,右翼王庭受到楚军的猛烈攻击,现在王爷正带领大军沿着乌河向王庭而来,望大王出兵营救。” 男子话音刚落,整个人瞬间晕死过去,单黎闻声脸色铁青无别,紧握着弯刀的手掌吱吱作响,眼眸中赤红的火焰爆发,好像愤怒的凶兽一样。 “右翼王也受到重创?” “哲智,看来你说的没错,狡猾如狼的楚帝当真是想要将我大越国吞噬一空。” “传令兵,马上通知右卫大将军发兵助右翼王击退楚军,哲智传本王诏令,通知各部将领全部来牙帐议政,大越发兵攻楚之事将从此刻开始。” 整个大越王庭已经混乱,单黎陷入狂怒中,他恨不得食其肉啖其血,此刻若是楚军在他面前定会被他撕成碎片。 然而。 此时,霍去病,赵破奴二人却带领麾下轻骑兵军团,在距离王庭以东的丛林外休整,一夜的长途奔袭,众将士早已是精疲力尽。 风沙的洗礼,水资源的枯竭,这样霍去病和赵破奴两位统帅陷入担忧中,若是不能及时找到水源或者发现大越国王庭,三军将士手中的水袋怕是坚持不了太长时间。 “将军,若是在这样下去怕是会发生恐慌,众将士虽然无惧生死,可是活活被渴死的折磨和恐惧,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抗拒的。” “破奴,莫要声张,本将军自有办法!” 说罢。 霍去病侧身眸光停留在被押解的俘虏身上,浑厚有力的声音响起:“来人,将他给本将军带过来。” 片刻。 俘虏被两名士兵带了过来,跪在霍去病的面前,只见其腰间阔剑出鞘,抵在俘虏脖颈上:“本将军现在就问你两个问题,你若是如实回答,本将军马上放你离开,若是敢隐瞒不报,那就休怪本将军下手无情。” 俘虏没有任何的表态,完全一副无畏无惧的凶顽样子,大睁的双目中萦绕着愤怒的火焰。 “想让我回答你的问题,被做梦了,有本事你给我来个痛快!” 男子声音沙哑的嘶吼着,身影上释放出巨大的气力想要挣脱士兵的束缚,向霍去病撞击过去。 面对男子头可断,血可流,宁死不屈的样子,霍去病面色便的冰冷,声音冷冽:“拉下去给我打,什么时间答应回答本将军的问题,再给本将军带过来。” “记住,别给打死了!” 两名士兵得令,拖着俘虏的身体想一旁走去,片刻一道道惨叫声传来,霍去病神情平静如水,没有丝毫的涟漪暴动,双眸直视着前方,好像要在茫然一片的青草中寻找一条出路。 凄厉的惨叫声足足只需了一盏茶的功夫,可是被抓来的俘虏没有丝毫的松口,这道让霍去病有些佩服眼前这位大越国的俘虏。 当时霍去病挑选此人带在身边,就是因为他身材瘦小,他估计应该经不住打,自己要是想从他口中得到消息,简直轻而易举。 可是没想到此人就是一根硬骨头,被数十名士兵乱翻摧残,拳脚相加一盏茶的时间,硬是没有丝毫的松口。 “将军,不能再打了,再打就死了!” 听到前来士兵的汇报,霍去病脸上布满了阴霾,此人是他最后的希望,他还指望从他口中得到水源和王庭的位置。 霍去病眉宇紧蹙,他心里就开始反思了,如果不改进方法,继续这样下去,不仅得不到半点消息,还浪费了宝贵的时间。 思索良久,他从地面上划过的双眸中,突然一道精芒掠过,狡黠的声音响起。 “破奴,命令麾下士兵在这里挖一个坑出来。” “将军何意?” 赵破奴一头雾水,不明霍去病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在这里寻找水源? “莫要多问,按照本将军所说的去办就行了,稍后你便知道有何用处!” 良久, 霍去病看着深坑已经形成,寒光一闪,抬首示意士兵将俘虏拉了过来,并且下令让士兵将其身上的衣物全部褪去。 “怎么,将军这是要将他活埋?” 听到赵破奴的疑问,霍去病笑而不语,待士兵将俘虏身上的衣衫撤下时,他侧目看了眼赵破奴,轻笑一声:“破奴,若是本将军没有记错,你那里还有一罐从左翼王那里得到的蜂蜜,是也不是?” “将军,没有一罐,只剩下半罐了。” 赵破奴酷爱蜂蜜,听到霍去病打它的主意,脸上露出一抹不舍之色,声音淡然的说道。 “半罐?” “足矣!” “破奴,命令士兵将蜂蜜摸到他的身上,然后将它埋在深坑中,记住胸口以上都要露在外面。” 听到霍去病的安排,不单单赵破奴一人疑惑,众士兵也不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但是军令如山,既然命令已经下达,便没有人敢违背。 很快,按照霍去病的方式所有的一切全部搞定,只见其面带邪恶笑意,如刀的眸光打量着有气无力的俘虏。 “我知道你忠于大越国,宁死不屈,但是你放心本将军是不会让你轻易死去的。” “听说蚂蚁很喜欢蜂蜜,也不知道这个说话对不对,今天本将军就在你身上试一试!” 草原荒漠中的蚂蚁可绝非普通蚂蚁,它们身形异常足足是普通蚂蚁的三倍,被他们撕咬那种痛楚绝非常人可以承受。 由于蚂蚁对甜食非常灵敏,甜食也是蚂蚁的最爱,当它们闻到味道后,就会朝战俘的身上爬去,撕咬属于它们的食物蜂蜜。 很快。 深埋地下的俘虏凄厉的惨叫声一道高过一道,整个人在蚂蚁的撕咬下痛不欲生,很快他便彻底屈服,答应回答霍去病的问题。 “将军,你这办法可真好使,这道刑罚叫什么名字?” “叫什么?” “蚂蚁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