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斩敌将《29章》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83章 斩敌将《29章》

劲风起,草木狂颤,万里扬沙,旌旗猎猎,冲天的杀喊声震荡而起。 青竹岭下。 噬神的血腥气弥漫在虚空中,苍穹之巅孤鸟盘踞,一道道哀鸣声响起。 “杀!” 一声厉喝声传来,霍长云提槊策马而来,势如恶虎下山一样,马蹄虚空,长槊穿透空气阻隔,致命的攻击力直逼高宠身影上。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高宠心生杀意,在他心中霍长云已经是死人一个,对于他袭来的攻击之力,高宠眼疾手快,錾金虎头枪势如破竹,震碎空气阻隔和面前袭来的长槊撞击在一起。 “砰!” “砰!” “砰!” 战马狂奔,两人手中兵刃接连撞击数十个回合,高宠愤怒的神情变得凝重,他没想到霍长云手下到时有两把刷子,狂战十个回合而不败这倒是让他诧异。 “高宠,本将军说过,杀你如屠猪狗,现在你可以受死了!” 霍长云回马而立,阴狠的眸光打量着高宠,敛起嘴角的冷笑,声音森寒蚀骨的说道。 “是吗?” “到底是谁屠谁?” 高宠啐了句,紧勒手中缰绳,稳住自己的身形,双腿夹马而行,狂奔的战马如飞龙一样,手中錾金虎头枪快如闪电一样,横空向霍长云的穿刺过去。 高手过招,胜负都在一瞬间,稍有不慎,非死即伤。 面对高宠狂暴的攻击力,霍长云微眯的眼眸中寒芒掠动,长槊如龙,霸道凌厉的迎了上去,周身上萦绕着恐怖的战意。 “砰!” “砰!” 两道碰撞之力相撞在一起,錾金虎头枪和长槊交缠在一起,两人胯下战马狂嘶一声,疯狂的向一侧飞驰而去。 枪芒,槊光,纵横交错,星光火石弥漫在虚空中,战马所过之处地面上飞沙走石反卷而起,漫天的尘埃之气将两人笼罩其中。 杨再兴见状,手中铁枪冲天而起,浑厚有力的声音响起:“众将士听令,杀!” 夜照玉狮子狂奔而出,杨再兴一马当先,提枪纵马而起,厉声咆哮疯狂向南汉敌军中冲杀进去,战狼军团士兵早已摩拳擦掌,人人奋勇,个个争先,紧随其后疯狂向前冲去。 战狼军团士兵宛若吞噬天地的洪流一样,在杨再兴的带领下快速向南汉敌军奔涌而起。蓦然间,整个青竹岭下马蹄震天,杀喊声直击天穹。 两军将士短兵相接,楚军将士无不以一当百,如入无人之境,完全以碾压之姿强势的斩杀南汉士兵。士气上楚军强势无匹,加上装备升级,他们越战越强,猛攻猛打,势不可挡。 杨再兴冲入敌军中,视线快速锁定在敌军两名偏将身上,提枪策马前行直逼两名偏将而去,所过之处莫不是鲜血袭空,南汉士兵纷纷倒在血泊中。 他手中铁枪左突右刺,南汉士兵根本无法阻挡其前行的脚步,一声暴怒声响起,还在滴血的长枪抽回,战马从南汉士兵身体上踩过,尖锐锋利的长枪宛若嗜血的毒蛇,直逼两位偏将而去。 “挡住他!” “赶紧挡住他,莫让他靠近!” 两名偏将见数十名士兵倒在杨再兴的枪下,早已吓得魂飞魄散,现在见其不断向自己逼近,两人眼眸中闪烁着惶恐之色。 未战先怯,沙场大忌。 两名偏将军此刻已经心颤,面对杨占兴杀伐等待他们的只有被诛一条路可走。 恐惧的气息瞬间笼罩在天地间,迎面冲上前想要阻挡杨再兴的士兵,在其冲杀下节节溃逃,慌乱的步伐让他们方寸全无。 “杀!” “杀!” 两位偏将相视一眼,眸子中迸发出坚定之色,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提刀纵马,形成夹击之势疯狂向杨再兴从杀而来。 “宵小之辈,接某一枪!” 杨再兴狂吼一声,眸光从策马而来的两人身影上划过,寒光一闪,嘴角敛起冰冷的笑意,紧勒手中缰绳,身影向马背一侧掠去。 “唰!” 一道银白色刀芒从马背上袭过,杨再兴只感觉耳畔传来一道劲风撕扯,冰冷的刀锋距离自己脸颊尽在咫尺。 “嘶!” 夜照玉狮子长嘶一声,好像被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击惊吓,战马狂背,杨再兴如此躲过其中一名偏将的攻击,身影再次腾起,手中长枪快如闪电掠出。 “唰!” 一道破风声响传来,其中另一名偏将的长枪距离距离杨再兴咽喉只剩下三寸的时候,杨再兴手中的铁枪插在来人的脖颈中。 “噗!” 一道血柱从敌军偏将口中碰触,他大睁的瞳眸中充满了不甘之色,刺眼的鲜血顺着他的脸颊滴落在马背上。 “砰!” 杨再兴抽回手中铁枪,敌将的身影从战马上跌落下去,他不曾看敌将一眼,紧勒缰绳提枪回马,视线停留在另一名偏将身上。 敌军偏将没想到在杨再兴长枪下,他们竟完全不是一合之敌,现在杨再兴回马怒视自己,一股蚀骨的冰冷瞬间袭遍全身,他感觉自己心灵深处都在不停的颤抖。 一枪刺杀,震撼敌军。 杨再兴手中枪如龙,整个人端坐在高头大马上,宛若一阵浴血杀神般,南汉士兵见其策马飞奔而来,纷纷吓的向后暴退而去。 “敌将休逃,再吃某一枪!” 杨再兴见敌军偏将回马要逃,剑眉微蹙,怒不可遏的咆哮声响起,提枪快速向溃逃的敌将追了过去。 “哒哒哒........” “哒哒哒...........” 战马狂奔,漫天尘埃飞扬而起,夜照玉狮子的马中极品,犹如雄师一般,性格暴烈,可日行千里,岂是敌将麾下的战马可以相提并论。 顷刻间。 杨再兴策马来到敌军身旁,看着身旁策马飞驰的杨再兴,敌军脸色铁青,眸子中腾起浓烈的恐惧之色,手中大刀凌空向他看了下去。 “受死吧!” 杨再兴嘴角噙着冰冷的笑意,抬手铁枪碎空而去,枪芒撞击在敌将的刀身上,火星飞溅四射,敌将手中大刀被飞出去,身形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面上。 “砰!” 敌将手中大刀支撑在地面上,身影艰难的腾起,颤抖的双手刚欲抬起大刀再次攻击,只见一道锐利无匹的银光袭来。 “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