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青竹岭设伏《28章》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82章 青竹岭设伏《28章》

轰隆隆,一阵马蹄声传来,两名南汉国斥候策马横穿整个青竹岭山谷,神情警惕的环顾四周,稍作听令,再次催马返回。 “报,将军,前方并没有发现敌情,一切正常,大军可放心通过。” 霍长云闻声,微蹙的眉头舒展,侧目看了眼公孙鏖:“公孙将军,何意?” “霍将军多虑了,楚军已经攻下皇城,他们岂会长途跋涉来此设伏,在帝都中以逸待劳等我们到来不是更好?” “传将令,大军全速前进,穿过青竹岭,直逼皇城!” 公孙鏖雄浑有力的声音响起,侧目对着霍长云轻笑一声,一马当先冲了出去,只见其身后的军团紧跟在他身上,大军浩浩荡荡的向青竹岭而来。 “出发!” 霍长云见状,振臂一挥,示意身后的大军紧随其后,十万大军纵横在青竹岭下,宛若一道盘踞在天地间的巨龙一样。 震耳欲聋的马蹄声不断逼近青竹岭,地面上飞沙走石反卷而起,空气中萦绕着浓烈的肃杀之气。 良久。 南汉大军急速前行,前军在公孙鏖的带领下已经穿过山谷,就在此时虚空中一只孤鸟传来哀鸣声,霍长云神情一凛,心中腾起一股不祥之感。 “唰!” 霍长云手中长槊高举而起,震天的巨吼声响起:“全军火速前进,青竹岭上有伏兵!” “伏兵?” 三军将士环顾四周发现两旁茂密的丛林异常的安静,完全没有丝毫的异动。 “这里怎么可能有伏兵出现,刚才斥候明明已经查看过!” 三军中士兵窃窃私语着,岂不知此时死神的镰刀早已抵在他们的脖子上,只要稍稍有力青竹岭下的士兵,即刻便会命丧于此。 “唰!” “唰!” 不断有碎石从两旁的山岭上滑落下来,霍长云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断:“全军冲出青竹岭,弓弩兵准备一旦敌军露头,全力射杀!” 话音刚落。 弓弩兵手中箭矢尚未搭在巨弓上,只听到两旁山岭上传来一道道嘶风声,紧接着便是隆隆的巨石碰撞之声。 “咻!” “咻!” “咻!” 遮天蔽日的箭雨如坠落的流星向南汉大军斩落下来,加上两旁山岭上滚落下来的滚石。一时之间,整个青竹岭下噬神的惨叫哀嚎声响起。 南汉大军完全没有丝毫还手的机会,不断有士兵被巨石,箭矢击中,大军彻底慌乱,面对死亡众士兵慌不择路的逃窜着。 “杀!” “杀!” “杀!” 撼天动地的杀喊声席卷而来,两旁的山岭上楚军漫山遍野都是,他们张弓射箭,一道道射杀而来的箭矢就是夺命的利刃。 南汉大军心惊胆颤,大军分两路向山谷外撤退,一股跟随者公孙鏖来到山谷前段,一股跟随霍长云撤到山谷的末端。 “杀!” 一声令下,高顺,秦良玉,花荣,潘少安四人带领两边山岭上的士兵像猛虎下山一样,勇猛地冲下山来,呐喊着杀向南汉大军杀了过去。 公孙鏖见冲向他们的楚军只有不足五千人,阴鸷的双眸中腾起愤怒的火焰,紧握着手中长枪,厉喝一声:“众将士听令,斩杀楚军,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雄浑有力的咆哮声刚刚消散在虚空中,一阵马蹄飞奔声传来,只见秦琼身披黄金锁子甲,手握双锏纵马狂奔而来,一万战狼军团士兵紧随其后。 此时,山谷的另一端亦是如此,花荣,潘少安二将带领数千士兵向霍长云冲杀过去,他本以为楚军只有如此,却没想到高宠和杨再兴二人带着一万战狼军团士兵出现。 为了执行这次伏击计划,秦琼命令全军将士从昨天黄昏开始就兵不卸甲,马不卸鞍,一万陷阵营将士更是一动不动的藏身在山岭两旁丛林中一夜的时间。 一夜的蛰伏,陷阵营士兵完全和这片丛林融为一体,所以南汉大军到来时根本发现不了他们,因为整个青竹岭和素日无异。 霍长云注视着战斗情绪异常高昂的楚军,眸子中怒火迸发,愤怒的厉喝:“斥候何在?” “禀将军,小的在!” “斥候,善揣敌情,而你二人却将大军带入陷阱中,如此无能之人,留之何用?” 话音落。 霍长云手中长槊划过,一道血柱飙飞出去,两名斥候顷刻间身死,应声倒在血泊之中。 “全军将士听令,斩杀楚军回援帝都,立功者吾皇重伤,胆敢临阵脱逃者,下场和他们一样!” 杨再兴,高宠二人率领战狼军团冲锋而来,所到之处地面震荡,漫天的尘埃之气笼罩在虚空中,手中长枪负于背后,眸光凝聚在霍长云身上。 “楚军,战狼军团先锋将军高宠在此,敌将快快下马受降,否则定让尔等血溅当场!” 高宠紧勒手中缰绳,横枪立马,如刀的眸光注视着霍长云,浑厚的咆哮声响起。 “高宠?” “这名字怎么听着如此熟悉?” 霍长云低声自语,他中感觉这个名字似曾相识,可一时半会就是无法响到在哪里听过。 “高宠!” “原来是战争预备学院清除的败类!” “哈哈,某还以为敌军何人领兵,原来是战争预备学院的败类,怎么各大帝国混不下去就去给楚帝卖命了?” 霍长云,高宠同为战争预备学院的弟子,高宠或许不知其名,但他们一行人在战争预备学院可是臭名远播,没有人不知他们的存在。 “你是何人,高宠在此,尔可敢一战?” “在下霍长云,杀你如此败类如屠狗一般,某有何惧?” 霍长云轻蔑的声音响起,紧握手中长槊,策马向高宠狂奔而来,在他眼中高宠根本不是他一合之敌。 “霍长云?” “必杀!” 往昔之事,那可是岳飞和他一伙兄弟的耻辱,被人诬陷赶出战争预备学院,现在霍长云再次提起,高宠心中怒火中烧,杀他之心坚定不必。 “杀!” 高宠往昔在战争预备学院就有第一枪之称,就算是岳飞修为压制和他一样的情况下,两人亦是不相伯仲。 “嗤嗤!” 高宠双眸怒视霍长云,手中錾金虎头枪发出一阵嘶鸣,纵马狂奔向前,巨力贯穿在枪身上,一道劲风袭过,尖锐锋利的枪芒迎面向霍长云穿刺过去。 “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