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夜袭《24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78章 夜袭《24更》

午夜时分,夜空如墨,星斗悬空。 皎洁的月光洒落在青草上,虫鸣声不断响起。 “哒哒哒.........” 一阵马蹄声传来,小山坡上一支队伍出现,他们如黑夜中的幽灵一样,明亮的眸光中腾起浓烈的兴奋之色,手中兵刃在月光的照耀下蚀骨的寒芒四射。 远处,缕缕火光跳动,半人高的土墙和栅栏中一座座大帐坐落在地面上,足足有近千个帐篷。霍去病双眸停留在其中最高的大帐上,他断定那里一定是左翼王单屠的牙帐。 “将军,单屠这老小子到时警觉,这一路上暗哨可不少,麾下士兵说他们斩杀的暗哨至少有百人。现在终于被我们摸到他的老巢了,前方就是左翼王单屠的牙帐。” “既然知道是单屠的牙帐,那还等什么?” “众将士听令,草原上的美酒,鲜美的肥羊就在眼前,斩杀单屠,这一切尔等便可肆无忌惮的享用!” “众将士听令,杀!” “杀!” “杀!” “杀!” 一声令下,小山坡上的轻骑兵军团如群狼般,疯狂向单屠的牙帐冲了过去,此时的霍去病完全没有了楚军将领的风采,完全就是一副悍匪的样子。 轻骑兵军团在赵破奴的带领下像猛虎下山一样,勇猛地冲向单屠的领地。 漫天的杀喊声响起,单屠领地上巡逻的士兵惊醒,看着从山坡上飞落下来的大军,瞬间陷入慌乱中,完全就是天降神兵,没有丝毫的征兆。 “有敌袭!” “有敌袭!” 惶恐的呼喊声打破了夜空的安静,漫天的杀喊声如凶兽嘶吼一样,瞬间将整个左翼王牙帐淹没。 楚军呐喊着以雷霆万钧的气势,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杀进了单屠的领地中,正在酣睡的大越国士兵还没有来得及弄明情况,听到耳畔传来弑杀声,腾起的身影刚刚冲出帐篷就被穿刺而来的长枪穿透。 霎时间。 整个左翼王领地中,瞬间变成了屠戮的猎场,漫天的火光四处蔓延,楚军手中锋利无匹的长枪不断夺走大越国士兵的性命。 单屠从梦中惊醒,听到帐外的厮杀声,吓呆了。一把将趴在身上的美姬推开,他慌慌张张地爬起来,披上铠甲,抬手将旁边兵器架上的巨斧紧握在手中。 “左右将军,到底发生什么是事情了,何人敢在本王的领地中放肆?” 单屠撩起牙帐前的帘子,暴怒的咆哮一声,当他抬首向前看去,大睁的瞳眸中腾起浓烈的惶恐之色。放眼望去整个领地中铺天盖地都是手执长枪的楚军。 “王爷,楚军悄无声息而来,看样子是楚军的精锐,王爷开始赶紧撤吧!” 单屠麾下的偏将军手执长枪,形色匆忙的而来,神情担忧无比,声音慌乱的说道。 “撤!” “本王数年的心血全部在这里,你现在让本王撤走?” 单屠一脚踹在偏将的身影上,神色狰狞恐怖,声音怒不可遏的厉喝一声。 “要是在敢乱我军心,就地斩杀!” “大越国勇士听令,楚军长途跋涉而来,早已是疲惫之师,众将士不许惶恐,我们正好借此机会将楚国精锐全部斩杀于此。明日晨曦升起时,尔等便可出现在宛城的大街上,到时整个宛城中所有的女人都是你们的。” “记住,大越国勇士没有不战而退的,奋勇杀敌,美女,金钱,权利,土地,所有的一切都将属于你们!” 单屠简简单单几句话瞬间稳住了军心,顷刻间,大越国士兵判若两人,心中的恐慌一扫而空,草原上饿狼的血性完全暴露,紧握在手中的弯刀,疯狂的向楚军将士袭杀过去。 “砰!” “砰!” “砰!” 漆黑的夜色下,战火的硝烟不断蔓延,凄厉的惨叫声,沙哑的嘶吼声,激荡在夜空之下。 火光冲天,刀光戟影纵横,飞溅的鲜血染红了所有士兵的将士,大越国士兵本就好战,加上单屠抛下的诱饵,所有的大越国士兵彻底疯狂。 战事瞬间改变,原本节节溃退的大越国士兵,此时已经渐渐稳住了阵脚,完全形成了和楚军抗衡的阵型。 楚军将士无一人怯战后退,霍去病手执丈八平蛮枪,在敌阵中往来冲杀,身上铠甲早已失去原来的颜色,所过之处大越士兵不断倒在血泊之中。 血染战袍,浴血奋战。 霍去病回马,如刀的眸光停留在单屠的身影上,手中平蛮枪高举而起,霸道凌天的声音响起。 “三军将士听令,楚国兵锋是,所向无敌,斩杀大越士兵十人者,连升三级,斩杀敌将者,升为偏将军!” 闻声。 楚军将士群情激奋,越战越强,猛攻猛打,势不可挡。没费多少工夫,就把大越国士兵的气焰打压下去,再一次以碾压之姿将大越士兵击退。 “气煞我也!” “如此小将,竟敢在本王面前放肆。” 单屠暴怒的厉喝一声,翻身上马,提斧策马快速向霍去病飞奔过去。 “狂妄之徒,吃本王一斧!” 单屠神情狰狞无比,手中巨斧凌空斩落而下,以泰山压顶之势落下,如此狂暴的一击,完全是向一招将霍去病砍杀。 “砰!” 霍去病高举手中平蛮枪,双臂上贯穿万斤巨力,抬手将单屠的巨斧挡在空中,双手用力上扬,直接将巨斧给震飞出去。 “轰!” 巨大的碰撞之力响起,空气中激荡起狂暴的真气涟漪,两人胯下的战马纷纷传来低沉的嘶鸣声。 “左翼王,今夜就是你的死期,能死在本将军平蛮枪下,你应该感到荣幸!” 霍去病面带轻笑之色,如剑的眸光停留在单屠身上,冰冷蚀骨的声音响起。 “小子,够狂妄,今夜偷袭到此,就以为自己稳操胜券?” “本王杀你如屠狗一样,杀!” 单屠紧握手中巨斧,策马再次向霍去病冲了过去,暴怒的咆哮声回荡在夜空下。 “找死!” 霍去病注视着迎面狂奔而来的单屠,敛起嘴角的笑意,平蛮枪负于后背,紧勒手中缰绳催马向单屠奔袭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