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女帝,妍芸诗《16章》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70章 女帝,妍芸诗《16章》

“下马?” “今夜我们就留宿在这里了!” 楚非梵双眸中精光闪烁,淡然的声音响起,飞身从马背上跃下,抬手将缰绳扔给身旁的燕云十八骑。 “雄信,借宿在这里的人都非常忌惮这里的主人,那这圣缘庄应该规矩不少吧!” “哪里来的乡巴佬,不知圣缘庄的规矩,还想在这里留宿,真是可笑至极。” 一道轻蔑的嘲笑声响起,众人循声看去,发现一行人身骑高头大马而来,领头的少年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完全没有将楚非梵放在眼中。 “公子,这家伙竟敢轻视你,俺这就上去将他撕了!” “世信,不得鲁莽!” 楚非梵轻喝一声,罗世信紧攥着巨大的拳头松开,脸上暴起的青筋消散,身形向后退去。 “唰!” “唰!” “唰!” 一行人从马背上掠下,领头的公子不屑的瞥了眼楚非梵,起身带着随从阔步向圣缘庄中走去。 “哒哒哒........” 一阵马蹄声再次传来,只见远处行来一翩翩公子,身穿宝蓝绸衫,轻摇折扇,掩不住一副雍容华贵之气。相貌俊美异常,双目黑白分明,炯炯有神,手中折扇白玉为柄,握着扇柄的手,白得和扇柄竟无分别。 胯下一匹赤红色神驹,身形强壮高大,四肢雄壮有力,气势丝毫不再楚非梵疾风乌骓之下。 见来人勒马停了下来,刚刚准备前往圣缘庄的华服公子,折身疾步走了过来,双眸中腾起炙热的目光,欲上前和来人打招呼。 楚非梵眸子从两人身影上划过,他知道这两人身份一定不简单,单从他们的服饰和随从来开,他们非富即贵,亦或者是皇亲国戚之类。 “小贱,帮我扫描眼前这两人的信息!” “滴,系统正在扫描,请宿主等候!” “滴,系统扫描结束,信息已经传入宿主的脑海中,请宿主查收!” 楚非梵心神一动,开始查看着脑海中的信息,只见他脸上的神色越来越震惊。 “姓名:洪承!” “身份:大乾国太子!” “修为:武王境中品!” “坐骑:白龙驹!” “武器:夺魂枪!” “智力:八十!” “统帅:七十五!” “武力值:八十五!” “姓名:妍芸诗!” “身份:明凤国君!” “修为:武王境上品!” “坐骑:赤炭火龙驹!” “武器:凤吟剑!” “智力:九十五!” “统帅:九十八!” “武力值:八十!” 楚非梵心中震惊之情难以平复,没想到在这里竟遇到两位身份如此强悍之人,大乾国太子洪承他到并没放在心上。倒是女扮男装的明凤国君让楚非梵惊愕,系统显示的她的各项数值都让人震惊。 “女帝,妍芸诗?” “有点意思!” 他没想到老牌八品帝国的明凤帝国皇上居然是位女子,楚非梵脑海中瞬间想起了一代女帝武则天。 妍芸诗手执折扇,身形从楚非梵身边走过,双眸看了他一眼,神色骤变,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洪承见妍芸诗向自己走了过去,面带谄媚的笑意,轻轻的向她颔首,可妍芸诗直接无视他的存在,带着随从移步向圣缘庄中走去。 “公子,这两个人身份不简单,我们还是小心提防点!” “子龙,你不必太过担心,我们还是先进圣缘庄吧!” “公子,一会进入圣缘庄,门口的问题公子选择修武便可以,剩下的事情交给雄信去办。” 单雄信疾步来到楚非梵身边,淡然的声音响起,楚非梵不知他话中何意,侧目问道:“雄信,选择修武是什么意思?” “公子,这进入圣缘庄需要选择他们提出的问题,这是圣缘庄的规矩,每个人都必须回答不管是王公贵族,江湖侠客,贩夫走卒,只有回答了他们的问题才能进入其中,否则一律不能进入。” “难为什么要选择修武?” “如果选择修为,他们会让展示一边,上次某就是展示一套长槊技艺,他们才答应某在这里留宿一晚。” “原来是这样!” “雄信不必担忧,我们一起上去看看便知,只要有人可以进去,本公子就一定能进去,这天下还没有本公子去不得的地方。” 说罢。 楚非梵阔步向圣缘庄门口走去,此时洪承,妍芸诗都带着随从在门口等候。 “咯吱.......” 一道开门声传来,两名老者看了眼外面众人,平静淡然声响起:“诸位前来圣缘庄是要留宿,还是打尖小憩一会?” “老伯,我们是想在这里留宿一晚,明日拂晓在赶路!” 老者听到妍芸诗的声音,微微抬头看了他一眼,眸子中一道精光掠过。 “阁下既是留宿,请选择一项完成下便可进入庄子。” “公子,我来吧!” 妍芸诗身旁一名华服公子上前,直接选择了修武,老者看了他一眼,轻笑道:“剑宗少主可是我们庄子的老朋友,请进吧!” “剑宗少主?” 楚非梵眉宇微蹙,刚才他只关注了洪承和妍芸诗两人,没想到着随从中竟然还隐藏着一位身份如此强大之人。 “多谢了,我代家父向庄主问好!” 剑宗少主轻笑一声,侧目示意妍芸诗向圣缘庄里走去,洪承见剑宗少主远去,冷哼一声:“有什么了不起的!” “晁术,交给你了!” 洪承声音响起,他身后一位男子走了出来,看了眼面前的两位老者,手中为出鞘的长剑抬起直指在修武上。 “晁术,大乾国第一剑客,行了不用演示了直接进去吧!” 妍芸诗和洪承相继进入后,门口就只剩下楚非梵一行,只见两名老者轻轻摇了摇头,抬手准备将庄门关闭。 “等等!” “两位老伯,我家公子还未进去,你们怎么关闭大门?” “你家公子有血光之灾,圣缘庄不能让你们进入,我家庄主最讨厌的就是血腥之气,还望公子见谅。” “血光之灾?” “你才有血光之灾,休要在这里胡言乱语诅咒我家公子,若不是看你们两人年事已高,俺一定不会轻饶了你们。” “世信,又鲁莽了,快快给两位老先生赔礼道歉!” 楚非梵厉喝声响起,罗世信向两人拱了拱双拳,身形向后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