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三军运行《12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66章 三军运行《12更》

秦琼领命带着士兵将所有的装备带走,楚非梵侧目看了眼身后颜良文丑二将,雄浑有力的声音:“颜良文丑,这五百具恶龙铠甲交给你们二人,并且从典韦将军麾下的重骑兵军团中选拔出五百名士兵,组成一个新的兵团也是楚国的第五兵团,名曰:恶龙军团。” “末将领命!” 颜良文丑二将可是魔化战士,他们手中分别执有恶龙,黑虎两柄大刀,这恶龙兵团交给他们两人楚非梵非常放心。 因为兵器锻造厂修建的原因,所以兵器锻造的有些缓慢,眼下根本不足以满足三军将士的需求,楚非梵知道欧冶子和干将莫邪非常的尽心尽力,所以他并没有怪罪三人的意思。 “白起,冉闵,去病,敬德,无缺,此番兵器装备稀缺,一位叔宝接下来将要面对强于他数百的敌人,所以朕将所有装备全部交给战狼军团,尔等可不能有情绪啊!” “接下来的战役,虽没有最新的装备,但尔等都必须获胜!” “皇上,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是没有错,可若是士兵本身就是孬种就算给他用上神兵,一样也是败的一塌糊涂,末将以为兵者强,何物皆可杀敌!” 霍去病狂傲的声音响起,完全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无畏无惧的样子。 “去病言之有理,末将也是如此认为的!” 冉闵神情平静如水,眸光停留在楚非梵身上,浑厚的声音响起附和道。 “行了,装备已经全部被运走了,众将还是随朕返回皇城吧!” ............ 返回皇城时,如血的残阳笼罩天下,西方天际一线霞光,宛若一汪血海一样,让人如痴如醉,深陷夕阳美景之中。 虎啸城外。 隆隆马蹄声响起,虚空中弥漫而起的尘埃之气随风飘荡,楚非梵带众将进入皇城,并没有返回皇宫而是改道前往军营中。 此时,军营中秦琼带回来的装备已经全部发放,战狼军团士兵和高顺陷阵营士兵皆有装备,大军已经完全集结完毕,都在等待楚非梵的到来。 “哒哒哒........” “哒哒哒.........” 马蹄声从军营外传来,众将士回首发现楚非梵带领众将勒马停下,飞身下马疾步向校场中高台走去。 楚非梵手握马鞭,双眸中目光凌厉无比,脸上神情不怒自威,整个人行走而来给人一种无比强大的压迫感。 “我等恭迎吾皇到来,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将士平身!” 楚非梵双眸打量着校场上的士兵,看着他们身披铠甲,腰悬阔剑,威风凛凛的样子,他满意的轻轻颔首。 这是距离攻占天代国战役后,他第一次来到军营,众士兵身影上散发的嗜血战意让他感觉到熟悉,这些人中可能都有昔日和他在一个战壕中冲杀过。 “众士兵听着,南汉国意图联合其他三国攻占楚国,现在他们正在疯狂进攻赤乌国皇城,所以南汉帝都圣天城中已经兵力空虚,所以朕要让你们釜底抽薪,一举拿下圣天城,众将士有没有信心?” “有!” “有!” “有!” 众将士高举手中长矛,震撼天地的咆哮声回荡在虎啸城中,楚非梵抬手示意众将士安静,侧身看了眼秦琼示意他向一旁走去。 “叔宝,此番攻下圣天城活捉南汉国君后,不要有丝毫的停留,带领大军火速赶往青竹岭,那里将是战狼军团和南汉大军决一死战之地。” “记住南汉进攻赤乌大军攻击十万,所以此次战狼军团的压力很大,三万对战十万所以叔宝你一定要想好对策,切不可让自己深陷为难之中。” “皇上放心,末将谨记,此役战狼军团和陷阵营一定会胜出,皇上就在帝都静候佳音!” 虽说秦琼有不败战绩,可今时不比往日,战争大陆上一切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再说敌将两人统帅可都是战争预备学院中出来的,绝非庸碌之人。 楚非梵将关于南汉国所有的情况全部交代给秦琼,此战指挥权都在他手中,是胜是败,就要看统帅的本事了。 “战狼军团诸将秦琼,偏将秦良玉,高宠,花荣,陷阵营高顺,潘少安,杨再兴听令,大军出发!” “出发!” “出发!” 楚非梵抽出湛卢长剑,剑锋直指苍穹,霸气凌天的声音激荡在虚空中,众将士纷纷举起手中兵刃,浩浩荡荡向军营外走去。 余晖下,大风劲吹,战狼军团旌旗招展,弓兵,刀斧手,战盾兵,长矛兵分四列而行,大军远去,金戈铁马,散发气吞万里山河之势。 “去病,岳飞,独孤伐你们三人前往轻骑兵军营,连夜带兵出城前往宛城与周瑜将军会师,以宛城为根据地大军的补给和粮草都在宛城中获取,至于什么时间进入草原攻打大越国尔等自行商榷,朕只想听到你们大捷的消息。” “皇上放心,我等定不负吾皇信任!” 霍去病三人离开校场,白起和冉闵纷纷请战,楚非梵答应了两人的请求,责令他们带领大军出发,按照原定计划向大乾,玄赤两国发起攻击。 楚非梵想来做事都是雷厉风行,从来不拖你带水,想要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左右他的想法。 楚国元年,盛夏,黄昏。 这是楚国第一次如此大规模用兵,楚非梵不知后果如何,但他却无惧无畏,因为他相信自己麾下的将士,同时也相信自己的判断。 他坚信只要秦琼攻下南汉,其他三国定会警惕,但是南汉国的土地便会成为诸国必争之地,三国根本不会想到楚国的大军正在向他们进发。 楚非梵知道虎啸城中有四国的探子,但他没有丝毫的避讳,他就是要告诉四国国君,楚国有实力强势碾压他们。 夜幕赶走了夕阳的余晖,楚非梵带着房玄龄,赵云两人站立在城池上,看着如潮水般的楚军远行而去,他双眸中闪烁着明亮的目光。 “玄龄,是不是觉得朕有些草率?” “臣惶恐!” “皇上,臣久经内政,竟不知楚国兵锋强悍如此,皇上此举彰显楚国之威,大国风范,强国之姿。” “微臣目光短浅,险些误会皇上,真是罪该万死!” “玄龄,你什么时间也变得如此官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