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四国异动《5章》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59章 四国异动《5章》

寒冰落明亮的眸光看了眼楚非梵的背影,转身消失在城墙下。惊虹掣电的疾风乌骓狂奔在官道上,楚非梵总感觉有人在注视自己,他回身向城墙下看去,却发现除了城池上守城的士兵外再无他人。 “她怕是早已经启程返回二品帝国了,我还在这里胡思乱想什么?” 楚非梵,寒冰落两人其实早已经互生情愫,只是彼此没有告诉对方而已。 ......... 万里扬沙,劲风呼啸。 夜幕下虎啸城外隆隆马蹄声响起,城池上守城的将领早早就收到斥候传来的消息,知道楚非梵今夜返回皇城。 看着月光下楚非梵一骑当先,身后带着众将和身披铁甲的铁鹰锐士,燕云十八骑,守城将领浑厚有力的声音响起。 “开城门,恭迎皇上返回帝都!” “哒哒哒....” “哒哒哒......” 马蹄声宛若万钧雷霆,响彻在黑暗的夜空中,楚非梵带领众将进入后命令他们返回军营,而他只带着赵云,貂蝉两人返回皇宫,楚炎龙被罗世信带着送到神医华佗那里去了。 赶路返回帝都的路上,楚非梵确定自己对寒冰落已生情愫,回来一路上脑海中都是她的样子,耳畔不时传来她轻灵的声音。他后悔让寒冰落离开,可此时已经悔之晚矣。 楚非梵刚刚返回养心殿,整个皇宫中消息已经传开,凝香宫中王昭君,林筠放下手中的古琴和琵琶,莲步轻启来到南宫曦倩影旁。 “南宫姐姐,皇上回宫了,要不要派人去请皇上过来!” “不急,晚些时候再派人去。” “皇上这刚刚回来现在怕是有很多政务要处理,如果本宫猜的没错的话,现在左右仆射和两大军师已经到达养心殿外。” “两位妹妹还是先派人去准备晚膳,等姐姐手里这些事情完成,晚些时候我们三人一起前往养心殿。” “禀皇上,殿外房大人,温大人他们求见!” 听到小桂子的声音,楚非梵抬首,轻轻捏了下太阳穴,挥手示意让他请四位大人入殿。 片刻。 房玄龄,温伯牙,张良,郭嘉,包拯,狄仁杰六人进入殿中,楚非梵神情凝重,面带疑惑之色,心中暗想到底发生什么大事,他们六人竟然一起入宫。 众卿行礼后,楚非梵示意他们就座,声音不解:“众卿,送往南陵城奏报中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何事让众卿如此紧张?” 五人眸光全部汇聚在狄仁杰身上,只见其身影腾起,抱拳施礼:“皇上,四国异动,暗中招兵买马,打量锻造兵器和攻城器械,隐藏在诸国中的探子传回消息,四国已经联合准备用兵楚国。” “四国异动,用兵楚国?” “狄卿,说说看到底是那四国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打楚国的主意。” 楚非梵身影骤然腾起,一掌拍在面前的木案上,茶杯摇晃发出阵阵碰撞声,茶水飞溅在木案上,愤怒的声音回荡在养心殿中。 “禀皇上,四国分别是:南汉国,大乾国,大越国,玄赤国。” “这四国怎么会联合在一起,四国分散在楚国外四个方位,他们一旦要是联合四路大军将同时向楚国进发,到时四路大军如巨蟒一样,顷刻间便可将楚国蚕食。” “狄卿,传回来的消息有没有说四国准备什么时间挥兵攻楚?” “皇上,具体时间没有打探到,不过他们已经紧锣密鼓的准备,臣以为不管他们什么时间挥兵攻楚,我们都不能坐以待毙,应该主动出击将他们逐个击破,不然四国大军合为一处,楚军恐将不敌。” 楚非梵没想到刚刚回宫就有如此棘手的事情,眼下楚国正在大力发展,打造兵器,修建城池,扩充兵力,这三件事情每一件都是重中之重,国库消耗非常大,眼下要是和四国用兵绝对不是最佳的时机。 “众卿对于四国异动,妄图楚国用兵之事,有什么好的想法?” “皇上,四国之事微臣和诸位大人已经商榷过,稍后张大人会向皇上细述,眼下微臣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向皇上禀报!” 房玄龄浑厚的声音响起,楚非梵心中一惊,问道:“玄龄还有什么事情要说,难道还有比四国之事更加棘手的事情?” “皇上,七品帝国炎龙国使臣来到帝都,想要邀请楚国参加十八战将选拔。” “十八战将选拔,炎龙国这是何意,窥探诸国军事实力?” 楚非梵心中不解,炎龙帝国可是七品帝国龙头帝国,他们要举办十八战将选拔怎么会邀请楚国,这其中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皇上,炎龙国名为选拔十八战将,实则视为公主招选驸马,据探子传来消息之所以将八品帝国纳入选拔之列,好像是炎龙国公主的意思。” “选拔驸马?” “告诉炎龙使臣,这件事情楚国就不参加了,眼下四国对楚虎视眈眈,朕哪有什么心思去参加什么驸马选拔?” 楚非梵拂袖回到座位上,神情坚定,声音冷冽的说道。 “皇上,万万不可,越是眼下这种情况,越不能回绝炎龙国,其他诸国都参加,包括一切七品帝国都会参加,皇上要是公然拒绝,这无疑是为楚国有新增一位强大的敌人。” “眼下对战四国都已经捉襟见肘,要是再让炎龙国不满,七品帝国的怒火可不是楚国能承受的,到时楚国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 房玄龄的分析非常有理,楚非梵想了想其中的利害关系,知道眼下的确不能公然拒绝炎龙国。 “玄龄,炎龙国使臣现在还在帝都?” “没错,就在帝都驿站中,这几日微臣一直派人带他在城中游玩,这位使臣倒是对楚国的非常有好感,对吾皇的评价非常高。” 闻言。 楚非梵苦笑一声,没想到楚国发展至此还要去顾及七品帝国使臣的感觉,真是可悲。在他眼中能被派来之行如此任务的人,在炎龙国一定不是肱股之臣,怕只是一位沽名钓誉的普通臣子而已。 “是吗?” “不知炎龙国派来的使臣是何人,玄龄竟如此看中他?” 楚非梵从房玄龄的话语间,明显感觉到其对炎龙国使臣非常的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