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鹰宗逃遁《2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56章 鹰宗逃遁《2更》

“楚帝,武皇境下品修为?” “哈哈,现在你已经是强弩之末,本域主看你还能强撑到什么时候!” 鹰宗敛起嘴角的冷笑,阴狠的眸光怒视着楚非梵,声音冷冽的说道。 “鹰宗,你真有信心将朕斩杀?” “燕云十八骑听令,全力出击将其斩杀!” 刚才小贱的提示音传来,此时的燕云十八骑都已经成功突破了修为,如地狱幽灵的燕云十八骑现在可都是武皇境下品的修为。鹰宗就算是有三头六臂,怕是也无法和他们抗衡。 “是!” “是!” 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燕云十八骑执剑阔步向前走去,鹰宗微眯的眸子中一抹惊愕之色掠过,脸上腾起不可思议之色,颤抖的声音响起。 “他们的修为怎么可能全部都是武皇境下品,难道先前他们一直在隐藏实力?” 鹰宗百思不得其解,燕云十八骑修为狂飙让他意识到了一丝危险,现在楚非梵身边突然多处十八名武皇境修为的强者,莫说将其斩杀能不能活着离开都成为未知之数。 燕云十八骑是楚非梵兑换而来的军团,他们的修为永远要比楚非梵修为强上两小阶位,先前他们并没有在系统更换范围之内,所以一身修为还停留在武王境上品。 现在楚非梵修为已经达到武王境上品,随即他们的修为也打破桔梗,一举突破达到武皇境下品。 面对身披铠甲,执剑而来的燕云十八骑,鹰宗强行压制着心中惊恐,侧目看了眼师映璇,三剑客和四鬼,声音不甘的厉喝:“撤,撤出地宫!” 鹰宗知道就算殊死一战,也不会有丝毫的胜算,毕竟双方差距太大了。 “撤!” “撤退!” “楚帝,此番地宫之行,本域主记住你了,相信我们很快还会见面的。” 鹰宗森寒蚀骨的声音回荡在虚空中,身如剑影疾行,快速向地宫外逃遁而去。 师映璇双眸停留在楚非梵身影上,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一步踏出,倩影来到向楚非梵冲了过去。 “唰!” “唰!” “唰!” 燕云十八骑举剑而立,剑锋直指在师映璇的倩影上,回头眸光汇聚在楚非梵身影上,只见其挥了挥手燕云十八骑长剑归鞘,让开一条通道让师映璇向楚非梵走了过去。 “楚帝,好自为之,来日江湖再见!” 轻柔细小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师映璇俏脸上浮现淡淡的笑意,脚尖点地,衣袂飘决,倩影凌空而起。一阵香风袭过,师映璇的身影消失在宫殿尽头的通道中。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楚非梵苦笑一声,回身来到寒冰落身旁,担忧的声音响起:“你没事吧!” “楚帝还是将关心留给别人,现在地宫中宝物已经尽归你手,是不是应该将我体内生死符解除。” “寒掌门何出此言,朕是真心关心你的!” “至于生死符还是等离开这里,找个幽静的地方朕在帮你解除。” 说罢。 楚非梵示意燕云十八骑扶着楚炎龙,众人起身准备向地宫外走去。 “寒掌门,朕有一事不明,还望赐教!” “楚帝是想问当日为什么让你选择左边的通道进入墓穴?” 寒冰落一语道破他心中所想,楚非梵大惊,轻笑一声:“寒掌门懂得读心术?为什么每次朕想什么你都知道?” “读心术?” 寒冰落秀眉微蹙,面带疑惑,读心术她不曾听闻,至于为何知道楚帝心中所想,那是因为如果是她同样会此一问,毕竟选择通道之事让人费解。 “楚帝,地宫大门并非没有机关,相反这地宫之门机关设计的非常巧妙,之所以让鹰宗破门而入第一是想消耗他的真气,第二是用来破坏地宫中的真气大阵。” “这里布置的机关是九龙戏珠,如果让鹰宗发现机关的存在,他定会选择左边的通道,因为关于九龙戏珠的传言江湖上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传言如何?” “九龙戏珠,汇聚天地之气,通明为生门,一切皆空,昏暗为死门,禁忌之门,凡入生门者可生,入死门者生死一线,可生亦可死。” “可在墓王派藏书阁古籍中记载,凡是有九龙戏珠机关之地必有至尊宝物,入死门而归者必有收获,楚帝现在平安归来想必在地宫中收获颇丰。” 寒冰落打量着楚非梵,声音坚定的说道。 “哈哈,什么收获颇丰,经历生死而来,却是两手空空,看来江湖传言和古籍上的记载并不准确。” “楚帝,我知道九龙戏珠之说提醒你入死门,可他为什么也知道入死门可获得重宝?” 听到寒冰落的疑问,楚非梵脸上浮现狡黠的笑意,瞥了眼楚炎龙:“不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炎龙的秘密怕是只有他一人知道。” 见楚非梵故作神秘,寒冰落冷笑一声:“我知道他是双属性武者,只是想在你这里确定一下,现在看来我的猜测并没有错。” 震惊。 错愕。 寒冰落淡定自若的样子,轻灵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可楚非梵却彻底陷入震撼之中,他不相信寒冰落不懂读心术。 ........... 一个时辰后。 楚非梵众人已经出现在地宫外面,此时他并没有发现典韦,单雄信两人的身影,就连隐藏在两旁的士兵也不见踪迹。 “难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念及于此。 楚非梵起身阔步向府邸外掠去,尚未出府一阵兵刃碰撞,箭矢横飞的声音传来,他知道一定是楚军将领和鹰宗他们交战在一起。 府外。 长街上,楚非梵放眼望去,发现典韦,罗世信,赵云,单雄信,颜良,文丑六人正联手同一名男子激战在一起。 “武皇境巅峰的强者?” “怎么又是武皇境强者,又是发掘兵团之人?” 楚非梵一眼就看出对方的修为,可见其并没有痛下杀手,完全就是在戏耍六将。楚非梵断定眼前此人一定不是发掘兵团之人,否则将众将早就被斩杀,他现在看到的肯定是一具具尸体。 六人联手,漫天箭雨覆盖,男子一副云淡风轻,神情古井无波,完全无视所有人的攻击。 “苏尘!” 一道略带惊愕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楚非梵回首看了眼寒冰落,声音淡然:“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