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朕的女人,谁敢染指《1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53章 朕的女人,谁敢染指《1更》

“自学成才?” “真是可笑,你以为本姑娘会相信?” 师映璇瞥了眼楚非梵,冷冽的声音响起,拂袖疾步穿过破碎的石门,沿着通道一直向前走去。 “这年头是怎么了,说实话都没有人相信,真是可悲,可叹!” 说罢。 楚非梵疾步跟了上去,眼下当务之急就是找到寒冰落他们,然后带着大家离开这座地宫。 “砰!” “砰!” “砰!” 楚非梵尚未穿过通道就听到一阵打斗声传来,他脚下步伐再次加快,声音消失在通道尽头。 “跑啊!” “你们怎么不跑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现在你们还是落入本域主手中!” “剑冢三剑客,七杀堂四鬼听令,将他们全部斩杀,一个活口不留!” 鹰宗表情阴鸷,狂傲的声音响起,双眸中杀气凛然,整个人宛若这座地宫中的主宰一样。 “域主大人,那寒冰落是不是留下,他可是墓王城的人,要是墓王城知道是我们将她斩杀,怕是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墓中王可是个疯子,就算我们不杀寒冰落,发掘兵团和墓王城之间已经结怨很深了,也不在乎多这一条性命!” 鹰宗侧目看了眼血手,不屑的声音响起,血手闻言,声音狡黠:“域主,既然要将其斩杀,何不将她留给在下?” “哈哈,血杀门血手的双修之法可是名动江湖,既然你已经开口,本域主岂有拒绝之理?” 两人脸上同时腾起奸诈的笑意,血手神情狰狞,双眸中腾起炙热的目光,身影化为一道残影向寒冰落冲了过去。 剑冢三剑客,七杀堂四鬼和燕云十八骑激战在一起,楚炎龙见血手袭来,身影挡在寒冰落面前,坚定的声音响起:“寒掌门,退后,这里交给在下便是,某答应过皇上一定要保护你的完全,就一定不让任何人伤到你。” “区区武王境下品修为,竟然还想挡住本座,你想死本座这就送你上路!” 血手冷哼一声,周身上赤红色的真气迸发,双掌变爪,快速向楚炎龙身影上袭杀而来。 “血杀门血手,江湖上鼎鼎有名,没想到居然是如此欺世盗名之徒,想要杀我那就手底下见真章!” 楚炎龙手握龙鳞匕,如刀的眸光注视着血手,见他凌厉的攻击下来,身影一闪快速向一旁多躲了过去。 血手一身修为达到武王境巅峰,在他看来击杀楚炎龙只需一招便可结束,没想到他犀利的攻击竟轻而易举被躲了过去。 楚炎龙是修为不如血手,可他一身轻功达到出神入化之境,踏雪无痕释放出来就算是武皇境的鹰宗,想要追上他怕是也要费些力气。 “有点意思!” “阁下轻功练至大成之境,想必江湖上也是有名头之人,怎么就甘心屈尊在八品帝国皇帝麾下效力。” “若是阁下不嫌弃加入我血杀门,血手向你保证三品以下的帝国,阁下想去哪个都可以,那里才是男人的天堂,美女,金钱,权利,想要什么统统都有,阁下何必在枉送自己的性命。” “是吗?” “听着的确诱人,不过可惜在下根本不感兴趣!” 楚炎龙丝毫不为之所动,警惕的眸光打量着血手,不屑的声音响起。 “不识抬举!” “受死吧!” 血手狂暴的攻击再次袭来,所过之处地面上飞沙走石反卷而起,整个人穿透空气的阻隔宛若狂飙的炮弹一样,轰杀之势锐不可当。 “砰!” “砰!” “砰!” 楚炎龙手握龙鳞匕接连和血手撞击三个回合,他便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其对手,此刻他体内气血翻滚,双臂上布满了抓痕,鲜血将衣衫打湿紧紧贴在手臂上。 “唰!” 血手见楚炎龙的身影再次像一旁闪去,他嘴角腾起邪恶的笑意,并没有起身去追而是回身眸光停留在寒冰落的倩影上。 “我就等着你乖乖送上门来!” 寒冰落见血手向自己冲了过来,她眼眸中没有丝毫的畏惧,心中不断暗骂着楚非梵,若不是他在自己体内种下生死符,以她的修为血手岂敢如此嚣张。 “哈哈,寒冰落,过了今天你就是我血手的禁脔。” 血手神情放浪形骸,完全一副已经得到寒冰落的样子,阴鸷的眸子中一道寒光掠过。 楚炎龙担心寒冰落会有危险,身影一闪,快速向血手攻击了过去,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冰冷,血手双拳上萦绕浓郁着赤红色真气。 “去死吧!” “哈哈哈............” 一道暴怒的厉喝声响起,楚炎龙被一拳击飞了出去,狂暴的真气轰撞让他的身影撞击在一旁的石柱上。 “噗!” 一口鲜血喷洒在空中,楚炎龙手掌捂着胸前,艰难的支撑起身子,移步再次向血手走了过去。 “想要伤害寒掌门,必须从我身上踩过去!” 说话间,鲜血不断从他口中溢出,寒冰落看着楚炎龙的样子,水眸中腾起凌厉的杀气,心中暗自发誓:若是有一天自己体内生死符解除,她定要血染整个血杀门。 见楚炎龙再次向自己冲了过来,血手完全无视他的存在,此时的楚炎龙在他眼中简直就是一直垂死挣扎的蝼蚁,自己让向他怎么死,他就怎么是。 “唰!” 楚炎龙手中龙鳞匕向血手穿刺过来,可此时的速度和力道已经完全消失,想要击伤血手这样的强者根本就是不够的。 “唰!” 血手完全是在戏耍他,身影掠动,移步来到他的身后,一脚将他踢飞了出去。 “今日寒冰落就要成为我的女人,谁敢阻挡都要死!” “是吗?” “朕的女人,谁敢染指!” 一道霸气凌天的声音响起,血手眸光警惕的向前看去,发现石柱后面楚非梵扶着已经成为血人的楚炎龙,阔步向前走了过来。 “楚帝,你竟然没事!” “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你竟然亲自送上门来,那你的项上人头本座要了。” 楚非梵丝毫没有理会血手,来到寒冰落面前将楚炎龙交到她手中,声音淡然:“将这可丹药给他服下,剩下的事情交给朕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