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太虚古剑残片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51章 太虚古剑残片

“代表:正义。” “原主:轩辕黄帝。” “武功:轩辕通天劲、四象奇功(烈风转、暴雨旋、急电破、暴雷射)。” “属性:战斗辅助型。” “威能:磁力。” “材料:南北精铁。” “轩辕黄帝的兵器太虚剑?” 楚非梵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虎魄刀在感受到巨棺中气息时变得异常的狂暴,原来它们本就是一对宿敌,只不过现在这巨棺中只是太虚剑的残片而已。 “小贱,我要是获得这太虚剑残片,你能不能帮我将它修复?” “滴,这太虚剑要想重见天日就必须得到所有的残片才可重新融合成功,现在只有其中一块残片就算是万能的系统也无能为力。” “要想合成太虚剑,必须得到所有的残片才可以?” 楚非梵坚信在战争大陆浩渺无边的天地间,一定可以找到所有太虚古剑的残片。上次虎魄出现时他就陷入疑惑之中,担心战神蚩尤会出现在战争大陆,没想到今日居然遇到轩辕黄帝的兵刃残片,难道他们两人曾经真正在这片大陆上出现过? “宿主要想得到太虚古剑残片,必须先控制虎魄大刀,不然两柄天神兵释放出来的威力,足以让它们彻底消失在天地之间。” “控制虎魄?” 楚非梵陷入危难之境,这虎魄大刀充满魔性,根本就不是自己可以抗衡的,他如何可以将其控制? “宿主,可用灵戒中佛祖舍利净化虎魄大刀上的魔性,同时滴血认主,让其成为你本命神兵!” “小贱,本命神兵我想选择太虚古剑,这虎魄大刀魔性难除,我怕最后的结局和战神蚩尤一样让其反噬而亡。” “宿主不用担心,有了佛祖舍利至纯至善的真气洗礼,虎魄大刀亦可以变成正义之刀,每一把武器的属性如何也要看使用者的心性。” “宿主若是心存善念,它便是正义之刃,宿主若是进入魔道,它便是屠戮之刃。”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一切都要看宿主如何选择!” 用佛祖舍利来净化虎魄大刀的魔性,楚非梵虽然万般不愿意,可他还是选择相信小贱,抬手便将灵戒中佛祖舍利抛向空中。 “唰!” “唰!” 伴随着佛祖舍利悬浮在虚空中,楚非梵将一滴精血逼出也向虎魄大刀飞了过去。 “轰隆!” “轰隆!” 霎时间。 空中传来剧烈的嘶吼声,晶莹剔透的佛祖舍利上释放出,浩瀚如海的白色真气之力,犹如一条翱翔在虚空的透明龙影一般,快速向虎魄大刀上缠绕过去。 虚空中瞬间四道光芒融合在一起,虎魄释放的血煞之气,佛祖舍利散发的晶莹真气,太虚古剑迸发出的冲天金芒,楚非梵赤红的鲜血。 四道光芒撞击在一起,来来回回,争相斗艳。 良久。 虚空中四道光芒融合在一起,化为一道精光向楚非梵冲了过来,宛若流星坠落一样,快速没入他的身体之中。 “啊!” 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楚非梵身影应声倒地,师映璇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双眸大睁注视着地面上楚非梵的身影,莲步生风来到他旁边,俯身将玉手放在他鼻子上。 “还有气!” “刚才虚空中悬浮的精芒是进入到他身体中,我定然是不会看错的。” 一切发生在星光火石之间,师映璇完全被震惊,她在江湖上闯荡数年可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离奇的事情。 师映璇秀眉微蹙,双眸注视着楚非梵,玉手轻轻将他扶起向墓穴一旁走了过去。 一阵清香之气袭过,楚非梵眼眸微微抬起,发现自己正倚靠在师映璇的倩影上,心中暗语:“魔族第一美女,天真,伶俐,看来以后江湖传言不可全信。” 师映璇并不知道楚非梵已经苏醒,所以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妥,任凭他将整个身体贴在自己的娇躯上。 美人在侧,温暖如玉。 楚非梵非常享受当下的情景,感到这师映璇倩影上传来的温热,手臂不断摩擦在她高耸的玉峰上,柔然而富有弹性的碰撞,让他瞬间心猿意马。 前行中的师映璇感受到楚非梵不老实的手臂,俏眸深处掠过一抹冰冷之色,脸上腾起浓郁的厌恶之色,抬手将扶着的身子向前方退了出去。 “去死吧!” “枉你还是一国之君,竟如此的让人不堪!” 听到背后传来师映璇不悦的声音,楚非梵身影快速旋转稳住身形,轻笑一声:“不堪?朕只是被你的美貌倾倒而已,稍微有些沉醉其中罢了。” “油嘴滑舌,楚国有你这样的皇上真是百姓之哀。” 师映璇拂袖向前走去,俏脸上布满嫣红,她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和楚非梵对视,心中就有一种小鹿碰撞之感,虽被气的咬牙切齿,可却没有想要斩杀的想法。 “要是没死,就赶紧找出路,也不知道要在这里困多久。” 师映璇清脆动听的声音飘荡在墓穴之中,楚非梵眸光从盘在地面上螣蛇身上划过,声音狡黠:“还是先检查下身体,看看虎魄刀现在情况如何?” 言罢。 楚非梵屏气凝神,达到天人合一之境,内视之下发现不单单虎魄刀出现在自己丹田中,就连佛祖舍利和太虚古剑残片都悬浮在丹田里。 “小贱,这佛祖舍利和太虚古剑残片,怎么会出现在我丹田中?” “宿主切莫忧虑,佛祖舍利只是为了保护宿主不被魔气反噬,所以它才会同虎魄刀一起出现,至于太虚古剑为什么会出现在宿主体内,这个现在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不能告诉我?” “小贱,虎魄刀被封印多年,上次你说过需要重新锻造,他已进入我体内以后将如何锻造?” “现在进入宿主体内的只是刀魂而已,虎魄刀还需重新打造,至于原来的刀身系统已经帮宿主收入灵戒中,不然宿主身旁的女子已经会有所怀疑的。” “原来如此,小贱你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有什么事情你最好不要隐瞒我。” 想到小贱不告诉自己为什么太虚古剑会出现在体内,楚非梵就耿耿于怀,总感觉不再自己掌控之中的事情,都是随时有可能爆发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