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疯狂夺取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44章 疯狂夺取

石室中。 师映璇怒不可遏的声音回荡,她的倩影早已经掠出向遁走的楚非梵追了过去。 然而。 当她身影出现在地宫中,却没有发现楚非梵的踪迹,只有颜良,文丑两人正在和螣蛇殊死一战。 系统早已经将这座地宫中所有石室中之物告诉楚非梵,他夺下三个铁盒后冲出来,第一时间就选择了藏有天阶功法残卷的石室。 可能在其他人看来这天阶功法残卷就是鸡肋,可对于楚非梵来说那可是无上的至宝。江湖人士因为发掘兵团一道空穴来风的消息,都可以出动来到南陵城刺杀自己。 若是将这三部天阶功法修复之后,其中任意一部放入江湖中怕是都会激荡起一场血雨腥风,一场江湖中的大屠杀,同样也可以收买多少人为楚国效命。 师映璇环顾四周发现并没有楚非梵的身影,水眸中腾起一抹焦急之色,楚非梵夺走发掘兵团所需之物,这一排石室让师映璇陷入迷茫中。 “楚帝,只要你在着地宫中本姑娘已经找到你!” 说罢。 师映璇倩影掠动,快速向左侧第一个石室冲了过去。 此刻。 楚非梵已经将三部残破的天阶功法收服灵戒中,眼下时间紧迫他并没有仔细去研究功法,收入灵戒中之后他没有丝毫的停留,推开石室大门快速向藏有丹药的石室中掠去。 “合气丹!” “生骨丹!” “阴阳玄龙丹!” “紫心破障丹!” ........... 昏暗的灯光照射下,浓郁的药香之气迎面扑来,楚非梵扫视眼前所有的丹药瓶,抬手间便将面前的木架上陈列的丹药一扫而空。 “丹药,功法,神秘铁盒,现在就剩下金银珠宝和残破铠甲了。” 楚非梵思绪飞转,知道自己现在就剩下两个石室未去,但他知道师映璇一定在其中一个正等着他。金银珠宝和残破铠甲对于楚非梵来说虽然还有诱惑力,可他却不想颜良文丑出现丝毫的差错。 眼下当务之急是先将螣蛇解决,不然颜良文丑二人怕是会有生命危险。 “咯吱!” 楚非梵推开石室大门,双眸中凌厉的寒光掠过,看着不断节节暴退的颜良二将,身影把控而起,手中湛卢长剑掠出,脚尖踏摇摆的螣蛇后背上。 “颜良,文丑,赶紧退下!” 伴随着一声暴怒的厉喝声响起,砰的一声巨响传来,螣蛇巨大的身形撞击在地宫的墙壁上,楚非梵身影凌空而起,手中长剑横空穿刺下来。 “嗤嗤!” 湛卢长剑没入在螣蛇的后背中,一阵长嘶声响起,螣蛇一击神龙摆尾直接将楚非梵从后背上扔了出去。 “砰!” “砰!” 楚非梵身影先后撞击在石柱和墙壁上,体内气血瞬间变得沸腾起来,他本以为自己的突袭可以重创螣蛇,堪比武王巅峰修为的螣蛇根本就不是一剑可以斩杀的. “噗!” 一道赤红色的鲜血从口中喷出,他脸色苍白如纸,强忍着体内传来蚀骨之痛,艰难的直起身子。 “皇上,没事吧!” “皇上,没事吧!” 颜良,文丑二将急促的厉喝声响起,楚非梵侧目看了两人一眼,声音平静如水:“无碍!” 楚非梵看似古井无波,内心却掀起了惊涛骇浪,在刚才的碰撞之下自己释放的帝王龙气,竟然在螣蛇一击之下全部消散。 “武王境巅峰的强者强悍如斯,那鹰宗武皇境中品的修为该恐怖什么程度?” 楚非梵不敢想象,螣蛇一击都让自己如此的窘迫,若是和鹰宗对决怕是会被一招灭杀。一道蚀骨的冰冷之感瞬间袭遍全身,他乍然抬首,犀利的眸光向螣蛇看去。 “嗤嗤!” “嗤嗤!” 湛卢长剑虽然插在螣蛇的后背上,但丝毫没有影响其速度和攻击力,现在它已经将楚非梵视为自己最大的敌人,巨大的头颅摇晃,狰狞恐怖,不时有蚀骨的毒液从它空中滴落在地面上。 “嘶!” “嘶!” 螣蛇口中长信子狂撩,身影如梭,疯狂的向楚非梵撕咬而来,看着它怒气冲天的样子,楚非梵心有余悸,快速催动体内真气,紧握的双拳上萦绕着浩瀚的真气之力。 “霸王拳,灭杀!” 霸王拳,此拳法是项羽传承中暗藏的功法,至刚猛烈,霸道无比,步法敏捷,跳跃自如,内气浑厚。 一拳下山河破碎,苍穹震烈。 “轰!” “轰!” “轰!” 霸王拳和撞击而来的螣蛇相碰,沉闷的声音轰然炸响,螣蛇脚下的大地撕裂塌陷,楚非梵身形气浪的席卷下被震退了数百米之遥。 “噗!” “噗!” 楚非梵嘴角噙着血渍,凌厉如剑的眸光注视着螣蛇,自己重伤如此它不可能相安无事。然而螣蛇的巨影只是向后退去数步并没有受到重创。 “恐怖如斯!” “看来硬拼想要将它斩杀是不可能的,一定要另行他法?” 看着再次向自己逼近的螣蛇,楚非梵心中开始慌乱,脑海中思绪飞转而起,一道精芒从眸子中掠过,他嘴角瞬间腾起邪魅的笑意。 “朕是不能将你斩杀,但可以将你收为己用,到时就算对战鹰宗有了你的帮助,应该可以和他战成平手。” 楚非梵喃喃自语着,脑海中快速催动御兽术,口气发出奇异的声响,声音传遍整个地宫不断进入道螣蛇的耳中。 “嘶嘶...........” 狂暴的螣蛇在楚非梵御兽术的催眠下,周身上萦绕的嗜杀戾气慢慢内敛消失在虚空中,前行的庞大身形突然停了下来,慢慢的盘踞在地面上,一副非常温顺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这螣蛇这是臣服于吾皇了?” “吾皇,真龙之子,天下万物甘愿臣服于他。” 颜良,文丑二将手扶在刀身上,大睁的瞳眸中充满了震惊之色,声音颤抖的自语道。 “咯吱!” 就在此时,师映璇的倩影从藏有残破铠甲的石室中掠出,看着一人一兽静静的对峙,她俏脸上浮现出不解之色。 “这地宫中的守护者凶兽螣蛇,怎么不向楚帝发起攻击了,看样子它好像非常惧怕楚帝一样。” 师映璇无法理解眼前的情景,手中玉剑出鞘,倩影掠动来到楚非梵身旁,抬手长剑直指在他的脖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