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有臣如此,寡人何惧紫楚之危?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4章 有臣如此,寡人何惧紫楚之危?

午门外。 楚非梵的声音传遍虚空之上,众将士群情激奋,体内都是兽血沸腾,眼眸中萦绕着浓烈的杀伐之气。 蒙烨,南宫曦,李林,小桂子四人也被楚非梵周霸气凌天的声音影响,一个个神情振奋,体内热血沸腾,周身上萦绕着可怕的战意。 “皇上,这五千兵将可都是白起将军亲自挑选的,他让奴才告诉皇上这五千兵马,绝对可堪大用!” “小桂子,你说这五千兵马是白起将军亲自挑选过的,那他留下的五千兵马战力如何?”楚非梵神情一凝,冷峻的脸颊上腾起一抹询问之色,声音冰冷的问道。 “禀皇上,白起将军留下的只是一群残兵游勇,人数虽达五千之众,可战力要和他们相比最多只有三成,不过白将军将那五百虎贲军留下了,他让我告诉皇上东皇城的防御不用担心,有他在绝对万无一失。” 小桂子一路随白起前往东皇城,城中虎豹兵团大营中的兵变,曹虎三兄弟的围杀,一切都是白起一马当先将所有的事情平定,这让小桂子对这个年仅十五岁的小将充满了敬畏。 “看来白将军是为了给寡人分忧,才刻意将虎豹军团的核心全部让你带回来了,有臣如此,寡人何愁紫楚之危?” “蒙大将军,你派人带虎豹将军他们先返回城中军营,你随寡人回宫有要事相商。小桂子,派人通知兵部尚书萧恒,户部尚书李卿到安神殿议事。” 言毕。 “隆隆!” “隆隆!” 一阵如雷般的马蹄之声从官道之上传来,五千将士身影骤然腾起,豁然转身手中长矛锋刃全部指向官道上冲过来的数千之人。 楚非梵冷峻的脸颊上神色冰冷,定神注视着官道之上奔袭而来的男子,只见来人身高八尺,手执凤翅镏金镗,身后跟着数千之人驾着马车而来。 “蒙大将军,雷将军,莫慌!” “皇上,是大锤回来了,臣这就去迎接他们!”李林阔步上前,来到楚非梵身边,抱拳施礼,急切的声音中充满了恭敬之色道。 “蒙大将军,雷将军,随寡人一起上前看看,他是寡人新收的一名虎将,让前大家认识认识!”楚非梵嘴角噙着一丝笑意,面带喜悦之色,声音淡然的说道。 李大锤绝尘而来,见城门口站立着五千兵将,脸颊上涌现出一抹惊慌之色,手握缰绳勒住身下飞驰的良驹,一道长嘶之声传来,良驹巨大的头颅高昂而起,前马蹄微弓腾空而站。 “公子,不会派这么多人来迎接我,这场面也太大了吧!” 李大锤憨笑一声,虎目注视着阔步向自己走来的楚非梵,身形一跃从马背上跳了下去,大步流星的冲了过去。 “公子,俺李大锤不辱使命,将飞龙山上所有的兄弟全部带回来了!” “哈哈,大锤你辛苦了!” 楚非梵上前轻轻拍了下李大锤的肩膀,凌厉的目光向身后跟随而来的数千之人看去。 “雷将军,你绝对这一千五百人怎么样,寡人想将他们交给你,一个月时间能不能将他们训练成和虎豹军团的士兵一样?” “禀皇上,他们身上杀意萦绕,绝对都是杀伐果断之人,只是长时间待在山上过惯了散漫的日子,缺乏管理而已,臣有信心一个月将他们全部训练成一支虎狼之师。” 楚非梵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凌厉的目光注视着李大锤,冷峻的脸颊上涌现出一抹轻笑之色。 “李大锤,这次不负寡人所望带领飞龙山一千五百名士兵返回,寡人现在封你为飞龙校尉,先在虎豹将军账下任职。” “臣,李大锤谢皇上隆恩!” “李林何在,上前听封!” 李林阔步上前,半跪在楚非梵面前,脸颊上神色敬畏,声音恭敬道:“皇上,臣在此!” “封李林为兵部侍郎,先帮寡人管理三大军团的钱粮,军备,军费的配发和调拨!” “臣,李林,谢皇上隆恩!” “雷武锋,李大锤,你们两人先带所有的士兵返回城中军营,剩下的人全部随寡人回宫!” 楚非梵一声令下,五千虎豹军和一千五百名飞龙山上的士兵,浩浩荡荡的向皇城之中挺进。 紫薇城中百姓看着身披虎豹铠甲,手执长矛的五千士兵出现在皇城之中,脸颊上纷纷涌现出一股惊愕之色。 “皇上,还真是有些本事,没想到他竟然将远在东皇城的虎豹军团调回京了!” “是呀,看来坊间传说的皇上准备向风云国用兵的事情绝非空穴来风,这次是要动真格了!” “哎,现在出兵是福是祸谁也不知道,风云国国势强大,我们紫楚真的可以当其锋芒?” 浩浩荡荡,杀气腾腾的虎豹军团快速消失在皇城大街之上,百姓们的议论之声一片哗然,有人欢喜有人忧,他们都对紫楚国的未来充满了担忧。 ........... 皇宫之中,安神殿里,楚非梵端坐在高位之上,小桂子笔直的身影站在他的身后,南宫曦的倩影坐在他底下的位置上。 大将军蒙烨,兵部尚书萧恒,户部尚书李卿,兵部侍郎李林四人也分两排而坐。 “李爱卿,寡人问你现在国库之中还有多少存银和粮食?” 楚非梵冰冷蚀骨的声音响起,李卿身形微微一颤豁然站起来,脸颊上涌现出一抹惶恐之色。 “禀皇上,现在国库之中存银所剩无几,紫楚一直比邻的三国侵占割据,每年都有一大部分的赔款要支付。加上百姓流离,虽然每年各地方都有赋税上交国库,可也只是很少的一部分。” “李卿,寡人不想听这些原因,寡人就是想知道国库之中现在还有存银?”楚非梵龙颜大怒,眼眸中腾起一股冰冷的寒意,声音愤怒的问道。 “禀皇上,有,有,现在国库之中黄金只有一百五十万两,白银两百万两!”李卿神情慌乱不堪,身形战战兢兢,声音颤抖的说道。 “黄金五十万两,白银一百万两?” “哈哈,真是可笑,我紫楚国的国库竟然还不如纳兰恒在青木城中搜刮的民脂民膏多?”楚非梵神情暗淡,眼眸中赤红的火焰燃烧,声音森寒蚀骨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