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诗会《二》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14章 诗会《二》

“哈哈........” “如此俗不可耐的诗句还想胜出,高公子难道不怕贻笑大方?” 李泫不屑的目光注视着高擎,神情狂傲的大笑两声,挥手摊开手中玉扇,一副心高气傲的样子。 “以酒为题作诗一首,那本公子今天就献丑了!” “李泫,这里是妙音阁的诗会,不是你在烟花柳巷卖弄欺骗那些庸脂俗粉,还是好好想想不要一会出丑,让自己难堪下不来台。” 高擎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挑衅的目光注视着李泫,声音不屑的说道。 “高擎,吟诗作赋本是一件高雅的事情,美好的诗词让人如沐春风,你这般俗人如何能以灵魂感悟天地玄机,真正懂得吟诗的真谛。” “杯中酒,酒是情感的载体,来时浓烈,归时绵延。今日就让你见识下什么叫做诗!” 李泫闲庭信步,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俊朗的脸上萦绕着悠然的笑意,浑厚有力的声音响起回荡在妙音阁中。 “孤寝红罗帐,酌酒对清风。蓬莱仗数移,情如刀剑伤。” 李泫傲慢不逊,浑厚有力的声音响起,抬手将杯中琼浆一饮而尽,凌厉的目光注视着高擎完全一副挑衅的样子。 慕傲晴闻声,水眸中一道精芒掠过,俏脸上噙着淡然的笑意,心中暗想:“没想到这看似纨绔的李家公子,竟还有些真才实学,并不是那么不堪入目。” “夫君,你觉得这两人的诗词如何,如此环境下夫君难道不想吟诗一首?” “嗯!” “作诗?” “如此粗糙枯燥的文字,你算是诗句?” 楚非梵收回停留在慕傲晴倩影上的眸光,敛起嘴角的笑意,抬手把玩着酒杯,声音不屑的说道。 “什么,如此绝句都不算是诗句?” 慕傲晴故意提高声音,面带疑惑之色问道,狡诈的眸光从楚非梵身影上划过,心中腹诽:“如此狂妄自大,今天我就要看看你如何能全身而退。” 慕傲晴知道眼前这些人不可能奈何楚非梵,但他藐视李泫和高擎的佳作两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他要是无法做出比两人诗句更好的佳作,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就算是无法伤其筋骨,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还是会有的。 楚非梵话音尚未消散,妙音阁中众人视线全部汇聚在他的身影上,皆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这位公子竟敢公然贬低高擎和李泫二人,真是大胆啊!” “哎,他看着面生应该是初来虎啸城,敢开罪这两人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一时之间。 阁中窃窃私语之声一片哗然,气氛瞬间变得冰冷起来,只见高擎和李泫两人阔步向楚非梵的木案前走来,两人面带怒色,散发着杀意的眸光停留在楚非梵的身影上。 “阁下敢口出狂言一定是有真本事之人,本公子也是斯文人,不想在众目睽睽下动武,阁下若是能在诗文上胜出在下无话可说,若是不能那就休怪本公子发飙了。” “发飙?” 赵云啐了一句,身影骤然腾起,身影上萦绕着恐怖的杀伐之气,凌厉如剑的目光不屑的注视着两人。 “子龙,休要无礼,赶紧退下!” 听到楚非梵的声音,赵云松开紧握的拳头,若有深意的瞥了两人一眼再次回到座位上,抬手举起面前酒杯一饮而尽。 “怎么,还想在本公子面前动武?” “告诉你,虎啸城那可是本公子的地盘,我不管你是谁,就算是龙也要给我盘着,是虎也要给我卧着,否则我让你们后悔来到来到这里。” 面对高擎盛气凌人的样子,楚非梵轻轻将手中酒杯放在面漆的木案上,嘴角噙着邪恶的笑意,身影腾起,移步来到高擎的身旁。 “虎啸城是楚国之地是百姓生活的之所,不是阁下一手遮天的地方。想要在虎啸城中称王称霸,就阁下这些本事怕是不够。” “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能让我后悔的人和事从来没有发生过。至于你,我当真没有放在眼里!” “嚣张!” “霸气!” “强悍!” 妙音阁中,所有人没想到楚非梵会如此的张狂,竟当面如此奚落高擎,这简直就是啪啪啪的大脸。 “好,很好!” “小子,你成功让本公子记住了,妙音阁有规矩,不过出了妙音阁阁下的安全,本公子就不能保证了。” 说罢。 高擎侧目递给身后侍卫一个眼神,侍卫神情狰狞,会意一笑,起身阔步向妙音阁外走去。 楚非梵将高擎那些小动作全部看在眼中,然而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对于这样的跳梁小丑他根本就是不屑一顾。 “妙音阁中酒,玉露琼浆媲美凌寒腊月独绽芬芳的梅花,玉雪为骨,冰为魂,年年雪里,落红微醉。犹记烟花三月,骄阳似火,佳人冰凉赋诗,仿佛如轻云蔽月,沁醒凉意醇绕舌尖。盎然暑意丝丝消散,对酒当歌莫不是人生一大快事。” 楚非梵把玩着手中的酒樽,一副傲睨万物的样子,声音淡然自若的说道。 “没想到他竟然对杯中酒研究如此深刻,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冰落姐姐,看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难道他真的可以做出更好的诗句?” 所有人不知道作诗对于楚非梵来说就是信手拈来之事,他作为穿越者虽算不上饱读诗书,达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境界,但是那些流芳百世的千古绝句他还是懂得。 “小子,你到底会不会作诗,磨磨唧唧的该不会是做不出来,故意在这里拖延时间吧!” “也对,看他的样子怕也是狂妄自大之辈,欺世盗名之徒。” “放肆,你们如此俗人岂能知道我家主人的本领。” 赵云厉喝声响起,众人的低语的声音戛然而止,慕傲晴异样的目光停留在楚非梵和赵云的身影。她对着对主仆充满了好奇,加上他们身旁带着两位姿色不逊于自己的绝世美人,这更加给楚非梵的身份增添了一丝神秘的色彩。 楚非梵对杯中酒的诠释让慕傲晴刮目相看,就算是她自己也不可能有如此深刻的认识,道出如此有意境的领悟。 “公子既是懂酒之人,想对心中早已有了完美的诗句,小女子非常的期待,还望公子不吝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