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诗会《一》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13章 诗会《一》

慕傲晴轻灵的声音刚落,众人争先恐后进入妙音阁中,楚非梵眸光从身旁路过的那些公子哥身上划过,心中暗语:“看来还是美人的力量大,竟有如此的号召力。” “夫君,你不进入看看?” 寒冰落侧目看了眼楚非梵,俏脸上噙着一丝坏笑,声音戏谑的说道。 “进去,当然要进去看看了!” 赵云已经确认妙音阁正是两天前进入虎啸城的,和寒冰落所言一模一样,楚非梵肯定要进入其中了解他们前来虎啸城到底所为何事。 妙音阁是江湖上最神秘的势力,他们突然出现在虎啸城,楚非梵不可能不提防。若是他国的细作想对楚国不利,他是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及时发现,趁其根基未稳将其扼杀在摇篮中。 “貂蝉,子龙,走吧,一起进去看看!” 说罢。 楚非梵拂袖阔步向妙音阁中走去,进入阁中迎面一股清雅淡然的香气传来,让人宛若置身在无尽的花海中一样,心旷神怡,沁人心脾。 整个大厅古香古色,栩栩如生的木雕,大气磅礴的陈列,楚非梵环顾四周,眸子古井无波,视线一直停留在慕傲晴倩影上。他总感觉眼前这位看似是侍女的女子,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给人一种深不可测,无法看透的感觉。 “诸位公子亲临妙音阁,让妙音阁蓬荜生辉,大家全部落座,我家小姐马上就出来!” 面对美女不管在什么时候,男人总是没有理由拒绝的,所以慕傲晴的声音响起后,所有人全部端坐在大厅中早已准备好的木塌上。 慕傲晴灵动如星的眼眸掠动,视线从楚非梵的身影上划过,神情似笑非笑,满脸精灵顽皮之气。 “砰!” “砰!” “砰!” 一阵轻灵的脚步从二楼传来,众人循声看去,大睁的瞳眸全部停留在来人的倩影上,所有人都是目光随影而动,直到女子袅娜多姿的倩影端坐一楼的高台上时,他们才恋恋不舍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伴随着女子的到来,空气中瞬间充斥着幽雅的香气,众人皆是一副沉浸其中非常享受的样子,只有楚非梵放下手中的茶杯面露疑惑之色。 “我家小姐已经到来,以诗会友马上开始,大家都准备好了?” “好了,我等早已迫不及待了?” “是啊,今天在下一定拔得头筹,好于妙音小姐一起探讨诗文,一起花前月下!” “就凭你,本公子在此还有你什么事情,论才学你不是对手,轮世家你就更不要提了,在虎啸城中谁人不知我们高家。” “高家?” “哈哈,高公子莫是忘了,现在虎啸城已是楚国之地,你们高家的好日子怕是很快就要到头了!” “李泫,你什么意思?” “就算虎啸城是楚国之地又如何,难道你们李家还有机会超过我们高家,简直是笑话。” “敢和本公子斗,你信不信我让你从这里爬出去!” 高擎的飞扬跋扈的嚣张样子让李泫非常的不爽,高家和李家在虎啸城中暗斗多年,他们两家做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以前高家和天代国大批朝臣走的比较近所以处处打压李家,现在天代国烟消云散虎啸城也跟着改朝换代,李家终于再也不用惧怕高家,所以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好了,好了,两位公子可都是我家小姐的贵客,就不要为了这些小事而伤了和气。我们妙音阁有三大规矩,想必大家都是知道的,所以还请两位公子切莫破坏规矩。” 慕傲晴水眸中掠过一道不被察觉的厌恶之色,冰冷的声音响起,高擎和李泫两人瞬间安静下来,两人在虎啸城众多豪门公子中势大,可他们却知道妙音阁的背后势力的强大。 虽然妙音阁进入虎啸城只有短短的两天,但是其威名在江湖上早已盛传,敢在妙音阁闹事的人从来没有一人可以善终。 楚非梵对于两人的争吵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在他心中楚国的发展不需要世家和门阀的帮助,他有自己的发展之道,不想让门阀,世家盘根错节的势力左右国家的发展,影响他的抉择。 高擎和李泫的争吵只是一场插曲而已,此时慕傲晴回身看了眼端坐在高台上的女子,见其轻轻颔首,她笑靥如花,悦儿轻灵的声音响起。 “诗会现在开始,请我家小姐出题!” 女子的倩影腾起,莲步轻启向高天前端走来,女子虽然白纱遮面,?但其身影上的华贵气质却令人肃然起敬,不敢逼视。楚非梵断定此女之美绝对也是倾国倾城,不过她身上缺少了一份出尘的仙气。 “今天是妙音阁进入虎啸城第二天同时也是妙音阁开业的时间,诸位公子前来捧场,小女子荣幸之至!” “既是以诗会友,那当然要以一物或一事为题,这第一题就以诸位公子杯中酒为题如何,诸位公子可以畅所欲言尽展自己的才学。” “以酒为题,作诗一首,这简直也太简单了点,如此如何可以分辨出谁胜谁负?” “高公子,谁胜谁负我家小姐自有判断,公子既然如此有信心,那这第一首诗怕是要出自公子之手了。” 慕傲晴不悦的声音响起,高擎嘴角噙着冷笑之色,心中暗语:“臭丫头,今天若是本公子拔得头筹,一定要从妙音阁将你带走,不能得到妙音阁主,有你这丫鬟共渡良宵也不错!” 念及于此。 高擎眼眸中炙热的目光消散,轻笑一声,手中折扇摊开,阔步向前走动,自大的声音响起。 “不就是一首诗?你们听好了!” “美人兮美人,酒熟无孤斟。佳人夐青天,人悲花自闲。” “如何?” 高擎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不屑的眸光从众人身影上划过,嚣张的声音响起,视线最后停留在慕傲晴倩影上。 “公子才思敏捷,不但作诗一首,竟然还是藏头诗,小女子佩服!” “不过这首诗太过平庸,有显得小气,没有大气磅礴之感,恐无法入我家小姐法眼!” “什么,你竟然敢轻视本公子,如此佳作你竟敢贬低它平庸,是不是怕我取胜故意为难我!” 高擎神色愤怒,眸子中闪烁着凌厉的寒芒,声音怒不可遏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