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朕非仁义之君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10章 朕非仁义之君

夜风飒飒,明月袭空,璀璨星斗悬浮在苍穹之巅。 碧霄宫中。 貂蝉搀扶着寒冰落的倩影坐在殿中仅剩的木塌上,此时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的交流,彼此都面带愁容陷入沉默中。 “冰落姐姐,今夜你就留在这里,貂蝉一定想办法帮楚帝解除你身上的生死符。” “貂蝉,此次真是我小觑他了,我一身修为本在他之上,却没想到现在落到如此境。” 寒冰落俏脸上浮现出自责之色,神情痛苦,声音低沉无力的说道。 “冰落姐姐都是貂蝉害了你,要不是为了我,你岂会被大恶魔重伤。他霸道冷酷,没有敢忤逆他的想法,今夜他没有出手了解我们两人,那是因为我们还有利用的价值。” “楚帝明白,要想打开南陵城下地宫中的宝藏,只有我们墓王派可以完成,所以他一定会用冰落姐姐的性命,来威胁门中弟子为他打开地下宝藏。” “貂蝉,君为帝,妾为民,帝民两不同,君妾怎相拥。” “楚帝乃人中之龙,帝王无情,他若当真还顾念往昔之情绝不会如此对待你,姐姐劝你不要做傻事,更不要让自己陷入痛苦中。” 寒冰落岂会不知貂蝉心中所想,她心中深知自古帝王皆无情,一入宫门深似海的道理,楚帝雄才大略,将来定是问鼎天下之主,他岂会儿女情长? “冰落姐姐,残花若梦,花落满天,貂蝉本事已死之人,多亏姐姐出手相救,楚帝若是当真无情,早在南陵貂蝉已是他长剑下的亡魂。” “他是貂蝉第一个男人,若是能死在他的手中那也是貂蝉的命数,不过就算是死我也一定会让他放姐姐离开的。” 说罢。 貂蝉不曾回头,莲步轻启,推开殿门,踏月色而行,朝着养心殿的方向走去。 皎洁的月光洒落在地面上,一道倩影出现在养心殿外,门口两名守卫看到来人并没有出手阻拦,好像他们早就知道一样。 “咯吱!” 养心殿的大门被请推开来,貂蝉整理好身上的衣衫,眸光警惕的注视着殿内的情况,强行压制着心中的恐惧。 “你来了!” 一道浑厚的声音从大殿中传来,貂蝉脸色苍白如纸,完全受到了惊吓的样子,紧紧攥着拳头循声看去,发现楚非梵正端坐在木案前批改着奏章。 “没想到你没有笨到无可救药,知道朕的话外之音,既然来了还不赶紧过来!” 听到楚非梵霸道无比的声音,貂蝉气的牙痒痒,心中暗骂:“大恶魔,你才是傻子,要不是为了冰落姐姐我才不会羊入虎口。” 她虽然心中一直在咒骂楚非梵,可为了救寒冰落她根本不敢忤逆,只能快步向楚非梵身边走去。 “怎么,让你来就是站在这里?” “朕批改奏折肩膀有些酸,你帮朕捶捶!” “捶背?” “看我不捶死你!” 貂蝉虽然心中腹诽,可还是移步来到楚非梵的身后,粉拳微微抬起轻轻的捶打在其后背上。 楚非梵没想到貂蝉会如此听话,他一副非常享受的样子,嘴角扬起邪恶的笑意,回身一把将她拽入怀中。 看着眼前国色天香,有倾国倾城之貌的貂蝉,楚非梵瞬间心猿意马,体内滋生出炙热的火焰,他低下头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貂蝉耳畔响起。 “你要如何才可以倾心于朕?” “只要皇上答应放走冰落姐姐,貂蝉以后定会竭心尽力侍奉皇上!” “你这是在和朕谈条件?告诉你寒冰落本还有别的用途,至于你...............” 楚非梵口中戏谑之言并未说出,眸子中滚烫的火焰腾起,他起身环抱着貂蝉向养心殿内视走去。 “楚帝,世人都说你是仁义之君,没想到你竟然如此霸道凶狠的恶人。” “仁义之君?朕可从来没有说过!” 听到耳边楚非梵响亮的声音传来,貂蝉感觉自己又一次要跌落到万丈深渊下了,她注视着怀抱着自己的楚非梵,声音冰冷的厉喝一声。 “无耻!” “卑鄙!” “龌蹉!” “你的话太多了!” 楚非梵听到貂蝉的谩骂声,抬手将她击晕了过去,看着她眼眸中滴落下来的泪水,楚非梵淡然的轻笑一声阔步向内室中走去。 ............ 晨曦熹微,笼罩着大地的夜色消散在天地间,清晨的微风吹徐而过,宫墙内的树木摇曳着树干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楚非梵绕着皇宫的晨跑已经结束,他自来到战争大陆每天清晨的晨练都不曾间断。 接下来,他便开始了龙戟戟法和九绝剑技的练习,只见他手中湛卢长剑变幻莫测,剑光翻飞,剑气化戾而行,身影翩翩而起,整个人好像完全融入在天地之间。 此刻,他手中剑释放出来的完全是一种势,一种巅峰的剑道。远去看去,他以睥睨天下之姿,傲视苍穹之势,提三尺青锋,破三界,碎苍穹。 寒冰落和貂蝉同时出现她们分两处而立,惊愕的眸光打量着舞剑的楚非梵,俏脸上皆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如此行云流水的剑法,剑光凝霜寒之气,暗藏杀人之光,这楚帝当真是叱咤天地的雄才,难怪可以将破败的九品小国发展到如此规模。如此天之骄子,何愁不可问鼎天下?” “唰!” “唰!” 长剑释放出来的流光激荡在虚空中,楚非梵反手将长剑负于后背,脸上浮现出满意之色,淡然的声影响起。 “两位昨晚休息的可好?” 听到楚非梵的声音,寒冰落的神色倒是没有太多的变化,而貂蝉却面带嫣红之色,一副娇羞的样子,目光平静的注视着楚非梵。 晨曦之光进入养心殿,貂蝉从睡梦中惊醒,她起身并没有发现楚非梵的身影,看着身上被退去的衣衫,她不敢回想昨夜发生的一切。 可就在她陷入痛苦时,宫殿中的宫女来到了木塌旁边准备服侍她更衣,从宫女口中她才得知昨夜楚非梵并没有在养心殿中过夜,就连她身上的衣物都是这些宫女为她换下的。 貂蝉和寒冰落站在养心殿门口,楚非梵提剑走来,看着貂蝉倩影上的衣袂,轻笑一声:“朕虽不是仁义之君,但也不是无耻小人!” “记住,穿了朕为你选的衣服,你以后就是朕的女人!”

下一篇   第311章 微服私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