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生死符的威力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09章 生死符的威力

皎洁的月光下,晶莹剔透的酒水悬浮在空中,貂蝉和寒冰落不知楚非梵到底意欲何为。 “这大恶魔不会是疯了,就凭这些酒水想要击败冰落姐姐真是不自量力!” “寒冰决!” 寒冰落不知楚非梵何意,但她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将体内的寒冰诀运行而起,身影快速从悬空的酒水中穿梭而过,手中的长剑直指楚非梵的脖颈之上。 “唰!” 楚非梵眸子中反射出凌厉的剑光,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身影快速旋转,躲过寒冰落刺杀而来的长剑。 “寒冰诀?” “朕就让你知道生死符的厉害!” 楚非梵本是不想对寒冰落使用生死符,毕竟一旦中了生死符到时发作会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寒冰落如此绝世佳人,若是在这万般折磨下她整个人怕是会彻底崩溃。 看眼下寒冰落已经心生杀意,如果自己现在不能将她制服,怕是很快就会成为他长剑下的亡魂。 念及于此。 一阵劲风袭过,楚非梵的身影倾倒在地面上,指尖上外放的真气之力不断的被他击飞出去,漫天漂浮的酒水在真气的推动下,犹如一只大张着血盆大口的凶兽,疯狂的向寒冰落倩影上吞噬过去。 “咻!” “咻!” “咻!” 凌空的酒水向飞行的子弹一样,快速向寒冰落的倩影上袭去,但酒水遇到她周身上萦绕的冰冷寒气时,瞬间都被冰封跌落在地面上。 “楚帝,你真是自信,如此雕虫小技还想将我击败,真是痴人说梦!” 楚非梵神情先是一惊,他没想到寒冰落体内的寒霜之气如此的霸道,不过很快他脸颊上腾起邪魅的笑容。 “是吗?” 戏谑的声音响起,楚非梵体内雄浑的帝王龙气释放而出,霎时间他后背上好像出现一条翱翔虚空的龙影。 寒冰落秀眉紧蹙,大睁的水眸中充满惊愕之色,她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可那一道若隐若现的龙影却真实存在。 貂蝉同样看到萦绕在楚非梵身影上的龙影,倩影下意识向后退了两步,玉手紧紧的攥着,俏脸上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真龙天子,神龙庇护?” 如此异象让两人彻底陷入惶恐中,楚非梵帝王龙气包裹着酒水,磅礴浩瀚的真气向寒冰落的身影上镇压过去。 寒冰落短暂的慌神后,感受到迎面扑来的真气威压之力,身影飘忽若神而起,玉手中长剑直指楚非梵而去。 “唰!” 长剑穿透空气的阻隔和楚非梵的身影近在咫尺间时,寒冰落的倩影戛然而止,俏脸上腾起淡淡的痛苦之色。 “砰!” 长剑跌落在地,寒冰落倩影应声倒地,充满杀意的目光注视着楚非梵,声音森寒:“你对我做了什么?” “寒掌门,生死符已经进入你体内,寒掌门最好还是不要想着运行真气杀朕,不然的话体内的生死符只会加剧发作。” 楚非梵身影笔直如剑而立,声如洪钟,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淡然的目光注视着寒冰落。 “寒掌门,你体内的生死符一个月发作一次,要是不想生不如死最好乖乖听话!” 楚非梵戏谑的声音响起,阔步向前来到寒冰落面前,俯下身子打量着眼前的绝色美人。 “楚帝,你最好放我离开这里,不然将会给楚国带来灭顶之灾!” 寒冰落俏脸含煞,皓齿紧咬,水眸中充满杀气,声音笃定的说道。 “灭顶之灾?” “楚国是朕的楚国,谁要是敢妄图颠覆,朕麾下的大军并非摆设。” “哈哈哈..........” “楚帝,浩瀚天地你楚国只是弹丸之国而已,太多隐世不出的势力和家族,要想让楚国覆灭只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 听到寒冰落的声音,楚非梵眉头紧蹙,暗自思量:“没想到楚国发展到八品帝国之列,竟在那些庞然大物面前还是如蝼蚁一样。” 不过很快他便释然,毕竟浩瀚无边的战争大陆,隐藏的势力和家族太多,并且战争大陆是错乱时空的产物,拥有什么楚非梵都不觉得奇怪。 “寒掌门,你这是在威胁朕?” “墓王城的势力是强大,可他也不会波及到八品帝国,寒掌门难道还有别地依仗?” “墓王派,卸岭帮,发丘们,搬山观你们都是墓王城的势力,可山高地远朕不相信墓王城会为了寒掌门而千里迢迢赶来楚国。” 楚非梵的声音不断响起,寒冰落眼眸中大惊之色更胜,她现在终于知道眼前楚帝的厉害,这才短短不到三日他竟将墓王派的底细查的一清二楚。 而自己前来营救貂蝉,却对楚非梵一无所知,这也就是自己失败的原因。 貂蝉见寒冰落被击败,她担心楚非梵会对其不利,倩影移动横在两人之间,抬首眸光注视着楚非梵,紧张不已的声音响起。 “你放了冰落姐姐,我答应留在你身边以后再也不离开了!” “嗯!” “你这是要臣服于朕?” “可现在你二人都在朕的掌控中,难道朕还会怕你离开?” 听到楚非梵肆无忌惮的声音,貂蝉玉手紧紧攥在一起,水眸里充满了幽怨之色,目光看了眼地面上寒冰落的倩影,起身向楚非梵身边走去。 “放了冰落姐姐,今晚貂蝉就是你的人!” 楚非梵感受到耳边传来的温热,敛起嘴角的冷笑之色,一把将她揽入怀中,低头在其耳边戏谑:“不放人,今晚你依旧是朕的!” “世信,炎龙何在!” 楚非梵雄浑有力的声音响起,一道殿门打开的声音响起,罗世信和楚炎龙两人身披铠甲,手握阔剑,虎虎生风的向楚非梵走了过去。 一路在碧霄宫中,两人眸光瞥过地面上俏脸苍白的寒冰落,抱拳施礼:“末将(罗世信,楚炎龙)拜见皇上!” “世信,炎龙你二人带领麾下士兵回去休息,明日派人重新将这碧霄宫修缮下!” “末将领命!” 二将领命离开后,楚非梵侧目颇有深意的看了眼貂蝉,声音淡然:“朕今夜去养心殿休息,你们两人好好在这里商量下。不要妄图离开这里,生死符没有朕替你解除,天下任何人也别想减轻寒掌门的痛苦。” “一月一次,痛不欲生。” 楚非梵笃定的声音回荡在碧霄宫中,他阔步向殿外中去,推开大门消失在夜色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