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激战寒冰落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08章 激战寒冰落

“好大的口气!” “想要杀朕的人很多可朕却一直活着,而那些意图屠龙的狂徒却都已命丧黄泉!” “你在朕的面前想要带走朕的女人当真是知心妄想,难道你们墓王派的之人都是如此目空一切?” 楚非梵声如洪钟,犀利的目光注视着寒冰落,湛卢长剑轻挑而起,剑芒直指在她的身影上。 寒冰落曾没想过一位八品帝国的国君会如此的霸道嚣张,如此目空一切之人只有两种,一种是真蠢,不知死活的庸才。一种是实力强横,胸有沟壑的强者。 显然,寒冰落面前的楚非梵就是后者,他先前一道剑芒就击碎了自己的攻击之力,虽然她的攻击尚未使用权利,但也足以表明楚非梵绝非等闲之辈。 寒冰落白纱下俏脸含煞,水眸闪烁着凛冽的杀气,玉手中长剑挥舞而动,身形残影连连,飘逸轻灵的向楚非梵袭杀而去。 “放肆!” “今夜朕就拿了墓王派的掌门,刚好让你替朕打开南陵地宫的宝藏!” 楚非梵敛起脸颊上的神情,周身上腾起狂暴的帝王龙气,体内真龙血脉之力激活,快速运转着万剑归宗的口诀。 “唰!” “唰!” “唰!” 霎时间。 碧霄宫里充斥着浩瀚的剑光之影,楚非梵身形的四周寒光四射的剑气纵横而起,场面绚丽恢弘宛如灭世。万道剑光发出低沉的嘶吼声,如惊涛拍岸随时横击长空,斩杀剑光覆盖之地的所有生灵。 “好可怕的剑光,这楚帝竟然掌握这般高深莫测的剑技之法,看来我当真是小觑他了!” “砰!” “砰!” “砰!” 接连数十道碰撞声传来,楚非梵和寒冰落的身影在碧霄宫中来回穿梭,所过之处凌厉的真气波动激荡起漫天的尘埃之气。 楚非梵身影的上的流光剑芒如雷霆之力一样,不断的释放而出,密不透风的向寒冰落身影上笼罩过去,她玉手中长剑旋转幻化,不断将凌空飞来的剑芒击飞出去。 “寒冰之剑!” “冰封万物!” 寒冰之剑,寒剑诀的顶级剑法,寒冰落修炼的剑法武技中威力最强的一招剑技。 冰封万物,寒冰落体内寒冰之气释放而出萦绕在长剑上,剑光之威暗含冰封霜寒之力,所过之处万物蛰伏瞬间冰封。 此时。 整个碧霄宫中,没有了夏日的丝毫温热之气,好像四季变换瞬间来到了寒冬一般。楚非梵感觉自己好像跌落在万丈冰窟一样,蚀骨的寒气瞬间袭遍全身,周身的骨骼都宛若便的僵硬起来。 “如此雄浑的寒冰真气,这寒冰落不愧是墓王派的掌门一身本领当真不俗。” 楚非梵喃喃自语,脸上神情凝重,快速催动体内的神级帝王决,体内浩瀚的真气迸发而出,凝聚着万剑归宗的最强一击。 “万剑归宗,破!” “朕倒是想看看你我之间的剑技到底谁更胜一筹!” 伴随着一声厉喝声响起,周空纵横的剑芒瞬间凝聚在一起,万剑合一,其威之悍,简直让人咂舌。 楚非梵双臂大张开来,冲天而起的万丈剑光竖立他头领之上,只见他双手合十,双臂凌空向寒冰落斩落而起。 “唰!” 一剑之威碎空落下,整个碧霄宫发出剧烈的颤抖,无尽的剑光如万钧雷霆一样嘶吼咆哮,好像要将整个世界吞没一样。 “轰隆!” “轰隆!” 伴随着响彻云霄的爆炸声响起,楚非梵和寒冰落的身影同时不断向后暴退而去,两人周身上的衣袂飘飞而起嘶吼在空气中,犹如两只狰狞的凶兽在酣战一样。 貂蝉俏脸煞白,环抱着自己的白纱,倩影快速向后退去,试图要躲过真气涟漪的波及。面对两人之间的激战她当真是有心无力,莫说出手相处,就连两人释放的真气波动她都无法抵抗。 “唰!” 寒冰落的倩影闪过,万剑归宗的凌厉剑光斩落在她身影旁,巨大的震荡之力将她脸颊上的白纱震飞。此时她身影如翩飞的舞者般飘逸而又灵动。 楚非梵强行稳住后退的身影,抬手将嘴角的血渍擦拭干净,乍然抬首,如刀的眸光注视着眼前的寒冰落。 “好一位绝世容颜,没想到墓王派掌门竟如此年轻貌美!” 楚非梵无法将寒冰落的年龄和她的修为,地位联系在一起,拥有如此强横的修为居然这般年轻,若非系统传送过她的信息,楚非梵一定会认为她返老还童了。 此刻。 寒冰落一袭白裙,风姿卓越,俏脸煞白,气息变得紊乱,胸脯不断的起伏如惊涛骇浪般,让盯着她的楚非梵心猿意马。 “无耻!” 寒冰落发现楚非梵炙热的眸光,俏脸上瞬间腾起怒色,玉手紧握着手中长剑,身影上腾起一股睥睨天下的盖世风姿,冷眸里闪烁着冰冷的杀意。 “寒冰落,你我修为旗鼓相当,现在束手就擒朕尚可以让你少受写痛苦,若是不然定让你生不如死!” 楚非梵心中一动生死符之念,眸光瞥了眼倒在地面上的酒水,声音浑厚磅礴的说道。 “生不如死?” “我倒要看看,你能奈我何?” 寒冰落怒嗔之声响起,布满霜寒之色的俏脸上杀气凛然,丝毫没有将楚非梵的威胁放在眼中。 “哐哐哐............”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碧霄宫外楚炎龙和罗世信两人带领五百铁鹰锐士和数百弓弩兵将宫殿团团包围,莫说一个大活人离开就是一只苍蝇也休想离开。 “唰!” “唰!” 弓弩兵手臂大张开来,拈弓搭箭而立,箭羽的寒光对准了碧霄宫的殿门,只要有人出现立刻会被万箭穿心而死。 楚非梵见寒冰落侧目向殿外看起,嘴角敛着冰冷的笑意,声音低沉:“怎么样,还是考虑下,别妄送了自己的性命!” “痴心妄想,就算今夜身陷囹圄,我也要和你一起下地狱!” 说罢。 寒冰落手握长剑,脚尖点地而起身影凌空落下,剑尖上释放出刁钻致命的攻击,快速袭杀在楚非梵的身影上。 “唰!” 楚非梵双臂张开,身影向后倾倒,手掌上萦绕的真气之力向地面上酒水掠去。瞬时间,地面上的酒水飞溅而起,漂浮在宫殿之中。 “生死符,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