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该死的温柔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06章 该死的温柔

养心殿中。 叶孤城,西门吹雪听见楚非梵神情震惊的样子,两人满脸的疑惑,不知何原因可以让他如此惊愕。 楚非梵感受到两人投来的目光,轻笑一声,声音淡然:“孤城,西门你二人安心起身前往六品帝国便是,墓王派的事情朕自会解决。” “属下明白,若是主人需要帮助可用天门令召集所有天门之人。” “行了,朕明白如何去做,你二人早些回去休息,择日就启程出发吧!” 两人听到楚非梵淡然的声音,深邃的眸子中掠过一抹不被察觉的担忧之色,轻轻颔首后抱拳施礼,转身离开了养心殿消失在夜色之下。 楚非梵抬首,遥望殿外的布满星斗的夜空,嘴角腾起邪恶的笑容,声音冷冽:“居然敢欺骗朕,看我今晚如何收拾你!” ............. 此时。 碧霄宫中,用过晚膳的貂蝉端坐在木塌上,俏脸上噙着忧伤的神色,看着窗外的孤寂的夜色,心中腾起无尽的失落,感觉自己好像遨游在夜空中无家可归的孤鸟一样。 悲凉。 落寞。 本来自己就是孤儿先是被秦安泰带入风云国皇宫,学习宫中礼仪,治术诸书,琴棋书画,后来她体内的血脉之力觉醒被送往护龙阁。秦安泰被杀后,为了复仇楚非梵却不幸失身与他。 万念俱灰下心起轻生之念,坠落崖底而不死,却被墓王派掌门寒冰落相救。本想着用小公子的名号在江湖上闯出属于自己的天下,可却没想到第一次为墓王派执行任务,就落入楚非梵的手中。 现在貂蝉的心中楚非梵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魔,她要想尽一切办法脱离这个恶魔的掌控重新恢复自由之身。 灯光明亮如昼,照耀在貂蝉的倩影上,她玉手托着香腮,思绪飘飞而去整个人陷入沉思之中。 此时。 碧霄宫外。 皎洁的月光洒落在楚非梵的身影上,他阔步来到了大殿的外面,抬手示意施礼的宫女离开,凌厉的目光穿过殿门向内室看去。 “咯吱!” “咯吱!” 接连两道轻响声传来,楚非梵的身影已经进入碧霄宫中,他剑眉下的眸子中掠出凌厉的目光环顾四周,可却没有发现貂蝉的身影。 “难道她又一次借机逃走了?” “不可能,皇宫中守卫森严,就算她一身修为不俗,也不可能如此悄无声息的离开!” 正在楚非梵疑惑之际,他的身影约过宫殿中的屏风,脚下的步伐戛然而止,眸光停留在木塌上,脸颊上浮现出浓烈的欣赏之色。 灯光下,貂蝉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心旷神怡,自惭形秽,不敢心生亵渎之意。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梦绕。 楚非梵瞩目欣赏着灯火下佳人的样子,本来心中压制的怒火瞬间消失,却而代之的是一股怜爱之意。 “楚非梵,大恶魔,别以为将我关在这里就想让我屈服!” “不可能!” “等有一天我修为要是可以击败你,我定要杀了你!” “杀了你!” 貂蝉此刻陷入在自己的思绪中,并不知道她口中的大恶魔就在他的身后,突然她感受到身后传来一丝真气波动,倩影骤然腾起,挥舞而起的手臂向背后攻击而去。 “谁!” “砰!” 貂蝉抬起的玉臂被楚非梵紧握在打手中,当她看到站在背后之人是楚非梵时,俏脸瞬间变得煞白,水眸中闪烁着恐慌之色。 “怎么,见到朕很惊讶?” “你难道没有什么要解释的,你要知道欺君之罪可是要灭九族的!” 听到楚非梵冷冽的声音,貂蝉俏脸浮现出痛苦之色,手臂不断挣扎着想要挣脱他的束缚,但却无济于事根本无法脱离。 “你弄痛我了!” 听到貂蝉的怒嗔声,楚非梵俯身目光停留在她俏脸上,只见其水眸中充满幽怨之色,一副强压着心中怒火的样子。 见状。 楚非梵松开了她的手臂,起身向前走去坐在她对面的木塌上,声音淡然:“解释下,你为什么要骗朕!” “墓王派的掌门到底和你什么关系!” 楚非梵霸道的声音响起,刚毅的脸颊上充满了怒色,身影上萦绕着浓烈的帝王龙气,整个宫殿中瞬间充斥着无比强大的威压之力。 貂蝉感受到他身上凌厉的气息,吓得貂蝉倩影微微颤抖,紧攥着玉手,完全陷入慌乱之中。 片刻。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楚非梵身影骤然腾起,一步跨出身影倾倒而下将貂蝉压在了身子之下。 “我为什么要向你解释,我们之间好像没有任何关系吧!” “为什么?” “没有任何关系?” “既然那一夜没有让你刻骨铭心,今晚朕就让你知道作为朕的女人就要有女人的觉悟。” 貂蝉从没有见过如此霸道之人,她感觉自己在楚非梵眼中完全就是一个玩物,他只是不想自己心爱的玩物被别人抢走而已。 “你最好不要乱来,不然我马上就死在你的面前!” 貂蝉闭月的容颜,自古以来让多少人垂涎,如果现在楚非梵还是尚未穿越的心理,他绝对不会威逼貂蝉,毕竟只有两情相悦才会有美好的结局。 可经过神级帝王决的洗礼,加上神龙精血的淬炼,古人思维的熏陶,楚非梵的思想已经拥有两套属于他的思维。 对待爱情他更喜欢未穿越前的思维,对待女人他同样是如此,可是眼前的貂蝉是个特例,所以他要彻底征服眼前这个野性的小马驹,就必须使用强硬的手段。 貂蝉恐慌的眸光注视着和自己近在咫尺之间的楚非梵,感受到脸颊上拍打的温热气息,她整个人陷入了恐惧之中,那一夜的经历还想恶梦一直纠缠着自己。 难道今夜又要重蹈覆辙?貂蝉不敢继续想象下去,她用尽全身的气力,抬手将楚非梵的身子从冲她的面前推开,倩影掠动快速向宫殿中一旁掠去。 纱幔清扬,朦胧如烟。 貂蝉的倩影慌不择路的逃到一旁,楚非梵抬首凝视着她若隐若现的身影,敛起嘴角邪恶的笑容,疾步冲出向她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