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天门的威名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302章 天门的威名

“阁下自称是天门之人,本长老怎么就那么不相信,不要以为知道我派掌门的名讳就可以镇住我,今天就让本长老来领教下两位的高招!” “唰!” 寒山派长老话音刚落,只见其身影化为一道残影,手中一柄玉扇张开释放出凌厉的真气攻击力,他脚尖点地身影向前倾斜如饿虎扑食一样,快速向叶孤城两人冲了过去。 “不知死活的东西!” 西门吹雪声音淡然的自语了一句,身影一闪消失在叶孤城的身旁,手中紧握的乌鞘剑没有出鞘。他整个人身影化为一道锋芒四射的剑光,完全无视寒山派长老玉扇上释放的攻击之力,瞬间从寒山派长老的身体上穿透过去。 “又是这样?不是说好要给我出手的机会,现在所有的风头全让你一人给占了!” 叶孤城看着西门吹雪掠出的身影,面带微怒之色,声音气愤的说道。 “下次,下次一定让你出手!” 叶孤城的声音还未消散,西门吹雪的身影已经回到了他的身旁,他面容冷峻,声音淡然的说道。 “好快的身法啊!” “你们刚才看到他出剑了?” “寒山派的长老怎么了,他为什么停在那里不动?” 正在众人窃窃私语之际,寒山派一位弟子出现快速向长老冲了过去,可他还尚未来到长老身边时,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传来。 “砰!” 巨响声传来寒山派的弟子被震飞了出去,所有人眼眸大睁一脸不可思议的注视着西门吹雪,就连岳飞和独孤伐两人同样陷入无尽的震撼之中。 “独孤,这两人体内真气磅礴浩瀚,又掌握杀人之剑,他们绝非等闲之辈,一会要是两人向我们出手你一定要趁机逃走,将这里的情况告诉皇上。” 独孤伐刚欲开口,岳飞眼眸中腾起坚定的目光,声音低沉有力的再次:“你不必开口,我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留下来可能会有一线生机。” 众人注视着寒山派长老消散在虚空中的身影,所有人瞬间被恐惧的气息笼罩其中,他们下意识的向后连退数步,没有人敢向前靠近一步。 “身形至,如风拂动,一闪而过。剑光闪,如影随形,一剑致命。” “这天门门主的剑法造诣,足矣傲世天下,他们既然要染指精铁矿山,看来我们是没有任何机会了,我可不想将自己的性命白白丢在这里。” 人群中不知是何人低沉的声音响起,所有武林人士如履薄冰,手中的兵刃颤抖不已发出阵阵的嘶鸣声,快速转身向矿山下狂奔而去,生怕离开的晚了会惨死在西门吹雪的剑光下。 看着望风而逃的江湖人士,叶孤城和西门吹雪两人面容冷峻,嘴角敛着冷笑之色,声音淡然的自语:“一群乌合之众还想妄图染指主人的精铁矿山,真是不知所谓。” 说罢。 两人转身眸光打量着岳飞和独孤伐二人,叶孤城轻笑一声,阔步来到两人面前:“两位将军辛苦,这精铁矿山就交给你们了!” “唰!” “唰!” 话音落,西门吹雪白色的衣袂飘飞在虚空中,天穹下多出一黑一白两道精芒,岳飞和独孤伐抬首注视着虚空,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 “这两人为何要帮助我们守卫精铁矿山?我虽在朝堂之中,可天门在江湖上的名声也早已经是如雷贯耳,没想到今日得见他们竟然还会出手助我们一臂之力。” 岳飞和独孤伐虽然在楚非梵身边待了一段时间,但是他们并不知道江湖中的天门和御龙阁,背后真正的主人就是他们的皇帝。 精铁矿山下的危机解除,岳飞和独孤伐两人长处一口气,他们责令众将士打起精神,警惕矿山周围的情况。虽然那些江湖人士已经离开,但他们还是不敢放松警惕. 此时。 楚非梵的马车已经到达虎啸城下,他见马车停住抬手掀开帘子,眸光注视着前方的城池,回头看了眼身旁已经从修炼中退出的貂蝉。 “你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朕这就带你进入虎啸城,以后你就留在朕身边,逃跑之念就不要在有了。不然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朕也会将你抓回来的。” “至于墓王派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他们要是识时务不出现还好,要是真的出现那朕也不介意让他们彻底消失。” 说罢。 楚非梵不等貂蝉反应,一把将她的玉手握住,起身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皇上,入城吧!” “好,众将随朕一起入城!” 楚非梵雄浑有力的说道,眸光打量着眼前着高耸如玉,固若金汤的天代皇城,如此鬼斧神工的天下巨城,简直是做皇城的不二之选。 正当楚非梵带领大军准备入城之时,虎啸城下另一侧传来万马奔腾的咆哮之声,众人神情一凝,紧握手中兵刃,快速循声看去注视着向他们奔袭而来的大军。 “众将莫慌,这不是岳将军麾下的轻骑兵军团?” “没错皇上,是霍将军他们!” “哒哒哒哒..........” 如万钧雷霆般的马蹄咆哮声传遍虚空之巅,站在楚非梵身旁的貂蝉完全沉浸在震撼之中。她在江湖上一直可以听到楚帝的传闻,可她没想到现在的楚国早已经不是往昔那个随时可被颠覆的九品小国了。 “唰!” “唰!” “唰!” 霍去病带领的诸将在远处就看到了楚非梵的车辇,他们策马而来一个个飞身从马背上掠下,跪地抱拳施礼。 “我等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将士平身,此番攻占天代国诸城众将辛苦,请随朕一起入城吧!” “皇上稍后,末将有两件好事要告诉皇上!” “哦!” “去病,你有什么好事告诉朕?” “赵破奴何在?” 楚非梵听到霍去病的呼喊声,眸光向众将中看去,只见一位身披铠甲,腰悬阔剑的精壮男子向虎虎生风的向前走来。他器宇轩昂,威风凛凛,手执雷火龙吟枪,双眸犹如烈火,给人一种杀伐果断的感觉。 “这就是七百轻骑破楼兰的赵破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