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纳兰风伏法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29章 纳兰风伏法

黑夜如墨,烟笼寒水,星斗漫天。 紫薇皇城大街之上,一场浴血的杀戮正在进行,数百名身穿夜行衣的幽灵死士,此刻已经所剩寥寥无几。 纳兰府门口的地面上,残尸遍地,鲜血染红大地汩汩而流,仅剩的数名幽灵死士身影不断向后退去,盯着楚非梵的目光中充满了浓郁的惶恐之色。 楚非梵手握滴血玄铁长剑,俊朗的脸颊上血液不断滴落而下,白色的衣袂鲜血淋漓,整个人周身上萦绕浓烈的杀意,活脱脱一尊来自九天上的战神。 一股威震古今的气势迸发,一副屠戮天下的杀气释放,楚非梵乍然回首,冷眸中一股凌厉的目光怒视着纳兰风。 “纳兰风,束手就擒吧,如果不想和反贼柳擎一个下场,就俯首认罪,寡人或许还会给你一次机会!” “楚凌天,你骗了所有人,都说帝王心思难测,我在你身边四十余年,竟没想到你隐藏如此之深。楚非梵本是一代人杰,你竟让他伪装示弱,你骗了的我好苦,老夫真是不甘心!” 纳兰风阴冷的目光注视着楚非梵,心中对先帝楚凌天佩服的五体投地,他千算万算没有想到楚非梵会将自己隐藏的如此之深。 “皇上如此,何愁紫楚不会强大?” 纳兰风仰天长叹一声,眼眸中闪烁着浓烈的懊悔之色,口中喃喃自语道:“潜龙在渊,石破天惊。不鸣则已,一鸣惊天!” 楚非梵看着纳兰风的样子,眼眸中一股厌恶之色腾起,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之色。 “多亏我穿越而来,有系统在身,不然要是前身的话,就算不被反贼柳擎诛杀,估计也被纳兰风这老狐狸玩死了。” “蒙大将军听令,纳兰风通敌卖国,卖主求荣。寡人现在命你将他拿下,明日午时,午门外斩首示众,以儆效尤!纳兰家所有家眷亲属,全部行株连之罪,择日也全部斩杀!” “是,臣领命!” 蒙烨神情敬畏,挥手示意左右上前将已经瘫坐在地面上的纳兰风拎了起来,随即所有士兵全部冲入纳兰府中。 片刻。 整个纳兰府中,痛哭,哀嚎之声一片哗然,约莫一炷香时间,府中所有人全部拿下,聚集在后庭的花园之中。 一阵急促的脚步之声从纳兰府中传来,楚非梵定神看去,见蒙烨疾步前来,眼眸中涌现出一抹疑惑之色。 “怎么,蒙大将军有什么问题?” “禀皇上,纳兰月失踪,我们在府中纳兰风的床榻之下发现了一条密道,想来纳兰月应该是从哪里逃走了。”蒙烨抱拳施礼,眼眸中闪烁着一股凌厉的寒芒,声音恭敬的说道。 “蒙大将军,通知下去,全紫楚国通缉纳兰月,我就不相信他还能插着翅膀飞走不成!”楚非梵神情冰冷蚀骨,眼眸中目光森寒,声音霸气的说道。 “是,皇上,臣这就去办!” “皇上,只要你放过月儿一条性命,老夫可交给你一件梦寐以求的东西,否则你永远无法得到军队,真正的掌控权!”纳兰风凌乱的青丝在风中飞扬,眼眸中闪烁着祈求之色,声音低沉沙哑的说道。 “纳兰风,寡人最讨厌的就是谁和我讲条件,你手中不就是有柳擎府中消失的那半块虎符?寡人告诉你,没有虎符紫楚的军队依旧都是寡人的!” “你那么喜欢虎符,就让它陪你一起下地狱去吧!” 楚非梵丝毫不为所动,冰冷霜寒的脸颊上涌现出一股浓烈的杀气,声音冷漠的说道。 “哈哈,楚非梵,就算我纳兰家被灭了又如何,相信你很快也就要下地狱来陪老夫了!” “你不要以为你杀死风云国四皇子的事情神不知鬼不觉?老夫早已知晓,现在消息应该都已经送往风云国主手中了,你就等着紫楚灭国吧!” 纳兰风神情睚眦欲裂,眼眸中闪烁着疯狂的杀意,声音戏虐的咆哮道。 楚非梵心中暗惊,他没想到秦慕羽死亡的消息纳兰风都知道,看来宫中有不少他的眼线,这些人必须尽快清楚,不然迟早酿成大祸。 “纳兰风,寡人既然敢杀秦慕羽就当然知道杀他的后果,紫楚国没有你这个通敌卖国的毒瘤,他风云国对我们国内之事定当一无所知,他就算举兵压境,难道寡人还会怕他不成?” “告诉你,只要他们敢来,寡人定让他们有来无回,不过可惜,那一天你是看不到了,因为明日午时你就要被斩首!” “蒙大将军听令,一定要将纳兰月抓捕,寡人不想野草除不尽春风吹又生的事情发生,再说纳兰月对我紫楚了解甚多,他要是潜入风云国,一定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麻烦!” 楚非梵龙颜大怒,要不是为了震慑百官,此刻纳兰风都已经是一名尸体了,他不想在看到眼前这个让人厌恶的老东西。 蒙烨看着震怒的楚非梵脸颊上涌现出一抹惶恐之色,阔步上前来到他的身边,眼眸中闪烁着担忧之色。 “皇上,夜已深,我陪人护送你回宫休息,剩下的事情交给臣去办就是行了!” “好,寡人正有此意,那就有劳蒙大将军了!” 楚非梵轻轻拍了下蒙烨的肩膀,眼眸中一抹冷芒闪掠而过,声音淡然的说道。 ............ 紫薇皇城中,养心殿外,楚非梵看了眼南宫曦,冷峻的脸颊上噙着一丝笑意。 “让你坐在城中酒楼之中寡人不是很放心,所以带你返回皇宫,希望你不要见怪。” “这养心殿本事寡人休息的地方,今夜就让南宫姑娘在这里委屈一晚。” “你当我是什么人,不要以为你是紫楚国的皇上就可以对我为所欲为,我是绝对不可能和你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 南宫曦俏眸中腾起一丝不悦之色,他没想到楚非梵会是如此孟浪之人,声音冰冷的说道。 “南宫姑娘误会寡人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寡人才不会做那种不堪之事,你好好休息,寡人前往安神殿了!” “李林,寡人前往安神殿!” 南宫曦俏脸上腾起一抹嫣红之色,知道自己误会楚非梵了,水眸中闪烁着一丝别样的神色,视线一直注视着他离开的身影。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南宫曦朱唇轻启喃喃自语的重复着楚非梵刚才说过的话,玉手轻轻推来养心殿的大门,倩影向大殿之中走去。 “他到底是什么人,杀人如麻的暴君,满腹经纶的才子,智谋深远的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