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灵山大捷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276章 灵山大捷

残阳如血,落日的余晖倾洒在灵山下,赤红霞光和血流成河的地面相互照应,天地仿佛被染成了一片血海。 距离两军短兵相交整整已经过去数个时辰,此时他们依旧鏖战在一起没有丝毫的退意,恶魔军团三位将领已经被斩杀,可他们却舍生忘死,疯狂的和楚军拼命。 白奇略被楚非梵长戟挑于马下,巨武死在了霍去病丈八平蛮枪下,蔺生被典韦轰杀在地。三将陨落丝毫没有影响恶魔军团的士气,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只忠于自己的使命而不是选择忠诚率领他们的将领。 大战愈战愈烈,战火的硝烟弥漫在整个灵山下,刀光戟影,鲜血飞溅,嘶喊惨叫声已经让人麻木。地面上死尸伏地,血流不止,空气中充斥着令人作呕的血腥之气。 典韦,赵云,霍去病,花荣,罗世信五人加上燕云十八骑和重骑兵军团的来回冲杀,恶魔军团的阵型已经彻底被打乱,他们虽不退缩,但士气明显一落千丈。 此时。 楚非梵正和墨鼎天激斗在一起,两人一身修为不相伯仲,就连马上功夫也是旗鼓相当,目下已经久战数百回合可两人身影上的战意确实愈战愈烈,都想将对方斩于马下。 “真没想到楚帝一身修为强悍如斯,难怪可以以一己之力逼退兽潮,本将军今天真是领教了。” “墨大将军也不错,不像其他墨家人那么没有,手上到时还有些真本领。可即便如此哪有如何,还是无法逃脱一死的宿命。” 楚非梵云淡风轻,神情古井无波,丝毫没有将墨鼎天放在心上,侧目眸光注视着两旁正在拼杀的楚军,嘴角笑意大胜。 “楚帝你好生狂妄竟敢蔑视我们墨家,你是要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的。” “蔑视?” “墨鼎天你错了,朕不是蔑视而是不屑,你们墨家人敢入楚国作乱下场就是有一死,谁也不能例外!” “多说无益,受死吧!” “战!” “战!” 楚非梵嘶风纵马,手中战戟凌空飞舞而起,迎面就是一道狂暴的攻击之力。墨鼎天此时心中早已是怒火中烧,面对楚非梵袭来的攻杀,他神情一凝,手中兵刃抬起,体内巨力贯穿在长枪上。 “砰!” “砰!” 戟往枪来,两人接连又是激战数个回合,突然一道马鸣长嘶声从一旁传来,墨鼎天侧目看去,一道寒光银枪穿透虚空向他刺杀了过来。 “皇上,臣弟来助你一起斩杀此贼!” “去病来的正好,你我二人速战速决,将其斩于马下!” 楚非梵深知墨鼎天武力和自己相差无几,可是他要想以一敌二,简直就是自寻死路。霍去病的修为至少还在自己之上,两人联手墨鼎天怕是强弩之末毫无招架之力。 “砰!” 墨鼎天抽回手中长枪将霍去病刺杀而来的丈八平蛮枪击飞,他知道眼前两人都是龙虎之辈,自己击败其中一人尚要费上九牛二虎之力,莫说同时与两人一起交手完全一丝胜算都没有。 念及于此。 在这般情况危急之下,墨鼎天选择了先保住自己的性命,紧勒手中缰绳回马向灵山古道上狂奔而去,浑厚不甘的声音传遍虚空之上。 “撤!” “恶魔军团,火速撤退!” “想逃吗,简直痴心妄想!” 霍去病高举手中长枪,策马准备向墨鼎天追去,却被楚非梵给拦了下来。 “去病,穷寇莫追,墨鼎天的性命还是先给他留着,先将眼前的敌兵全部斩杀!” 对于墨鼎天逃走他有自己的打算,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将灵山下还在负隅顽抗的恶魔军团敌兵斩杀,这一万五千余人的敌军可是天代国和玄赤精锐中的精锐绝对不能放虎归山。 墨鼎天望风而逃,和楚军鏖战在一起的恶魔军团,军心彻底涣散,士气跌落谷底,纷纷心生退意。 “楚军将士听令,全力斩杀敌军,一个不能放过!” “灵山大捷,楚军兵锋将无人可以抗衡!” “杀!” 楚非梵一声令下,楚军在典韦,罗世信,赵云,花荣,霍去病五人的带领下向恶魔军团发起合围,军心涣散,兵败如山倒,敌军将士此时丢盔卸甲,陷入一片慌乱之中。 战马互相碰撞,剑戟纵横穿刺,好多敌军没有死在楚军手下,却死在了逃往的路上。 远望灵山口,敌军慌不择路的逃走,楚非梵麾下五将穷追不舍,滚滚狼烟远去,漫天尘埃笼罩在苍穹之下。楚非梵环顾四周,看着面的堆积如山的残尸,满目疮痍的断剑和残戟,被鲜血掩盖的土地,他眼眸中浮现出一抹坚定之色。 “血染江山,建立万世之功,将军血战,共铸千秋霸业!” ............... 灵山一役,楚军虽未将让敌军全军覆没但还是取得大捷,化解了盘龙城兵临城下的危机。 恶魔军团本是玄赤和天代两国在三军中选拔出来最精锐的士兵,两帝本以为在白奇略和墨鼎天的带领下,就算不能将楚国彻底颠覆,但丝毫可以偷袭成功将夺下楚非梵的皇城。 然。 战场之事风云变幻,成败之在瞬息间。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霍去病五将带领燕云十八骑将逃遁的敌军残余大部分斩杀,敌军一万余人的性命葬送在了灵山古道上。 虚空中孤鸟盘旋,声音凄厉的啼鸣,灵山古道到处弥漫着浓烈的血腥气,一阵清风微徐而过激荡起周空凝聚的冰冷杀气,原本温热的空气的森寒蚀骨。 “吼!” “吼!” 野兽恶狼仰天长啸两声,幽蓝的眸光打量着古道上的残尸,夹着尾巴快速向灵山两旁的丛林中逃去,好像刻意的要避开这条恐怖的峡谷一样。 “皇上,此战大胜,我们是不是即刻返回皇城!” 赵云见楚非梵目光注视着天际仅存的一线残阳,阔步来到他的身边提醒道。 “返回皇城?” “子龙,此战如此惨烈,虽然我军侥幸胜出,可同样损失惨重,现在还不是返回皇城的时候,清点兵马全军在此留宿一晚,明日拂晓挥军前往玉龙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