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总有杀手要杀朕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250章 总有杀手要杀朕

“小桂子,既然暗卫可以发现天代国地下拥有精铁矿石的事情,怕是周边他国也都已经知晓吧!” “皇上真是神机妙算,只是此事蹊跷,消息竟然是天代国皇宫里面传出来的,奴才不知天代国君何意。” “公孙圣昌到底想干什么,如此毫不隐藏的将精铁矿石的消失放出,难道他就不怕诸国群起而取之?” 楚非梵神情疑惑,深邃的眼眸中目光掠动,心中一直在思索着公孙圣昌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小桂子,先去将朕的旨意传达给诸将,记得通知暗卫时刻关注天代国的动向。” “奴才明白!” 小桂子离开养心殿后,楚非梵手掌扶着脑袋,百思不得其解公孙圣昌的阴谋,不过他既然启动了隐藏在各国的细作,那就说明他现在已经是惊弓之鸟。 “皇上,房玄龄,温伯牙两位大人求见!” “快请他们进殿!” 楚非梵知道房玄龄和温伯牙两人前来,定是大典之事已经安排妥当。两人入殿后的三个时辰里,楚非梵和他们将所有大典的事宜全部商榷了一遍。 最后定下,两日后庆贺楚国晋升八品帝国的大典和召见六国使臣的都放在金殿上之上,结束后将移驾皇家狩猎场开始狩猎比赛。 房玄龄和温伯牙两人对于楚非梵举行狩猎比赛,彰显楚国兵者之勇的方法,非常的赞同且非常的满意。 一切尘埃落定,房玄龄和温伯牙两人离开养心殿后,楚非梵也紧跟着离开,班师回朝整整一天过去,诸多事情忙的焦头烂额都没有时间去看看南宫曦,王昭君和林筠三人。 想起林筠,楚非梵就一阵头痛,荒唐的一夜,林筠莫名奇妙的就成为自己的女人。 现在天龙国已破,林子乾带领大军逃往他国,怕是林筠会将一切都怪罪与自己的头上。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既然是朕的女人,一切就该为朕考虑,希望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吧!” 念及于此。 楚非梵阔步走出养心殿,向南宫曦的凝香宫走去,月光洒落在地面上,他八尺身长,青衫及地,影子和月光同倒影在地面上。 ........... 刚入凝香宫。 一道宛若天籁般的琵琶之音,轻灵婉转的回荡在夜色苍穹之下,余音辽绕,让人向往。 楚非梵踏着月色,听着琵琶之音,阔步向凝香宫门口走去,宫外两名宫女刚欲施礼,只见其轻轻抬手示意他们退下。 “咯吱!” 楚非梵抬手轻轻将宫门推开移步进入,迎面一股让人着迷的香气扑来,他定神看去只见王昭君婉婉落座,玉指轻扬,纤细白皙的玉指抚在琵琶之上。俏脸平静如水,凝气深思,琵琶之声徒然响起,委婉却又悠扬,似高山流水,汩汩韵味。 而南宫曦和林筠正在翩然起舞,她们裙裾飞扬,如天女散花,青丝飞舞,如银河飞泄,翩若惊鸿,宛若游龙。 “这三人怎么会在一起,看样子她们相处的非常和睦啊!” 南宫曦,王昭君两人和睦相处,楚非梵到时可以理解,但眼前的场景林筠也在她们之中,这到让他有些想不明白。 “皇上来了就赶紧进来,我们三人可等候皇上多时,皇上再不来怕是今夜晚膳都无法使用了。” 南宫曦轻柔的声音响起,楚非梵轻咳一声,一抹尴尬的笑意一闪而过,起身快速向前走去。 “来人啊,伺候皇上用晚膳!” “咯吱!” 宫门再次打开,数十名宫女手执托盘,将各色佳肴摆在了桌上,而后有纷纷退了出去。 王昭君放下手中的琵琶,倩影腾起伸出玉手拉着林筠,轻笑一声:“终于见到皇上了,看来南宫姐姐说的没错,皇上注定是属于天下和百姓的。” “皇上血染沙场,征战天代,一战惊天,现在就来楚国后宫中都盛传着皇上的威名。今日班师回朝怕又是一直忙碌六国使臣之事达到此时吧。” “臣妾和两位妹妹知道皇上晚膳一定未用,所以特命御膳房准备的晚膳,还望皇上喜欢!” “曦儿,昭君,林筠,让你们费心了,赶紧都坐下一起用膳。” 面对南宫曦的百般柔情和善解人意,楚非梵接的自己亏欠她太多,往昔一句承诺她便不离不弃,现在更是将后宫管理的井井有条。 接下来一个时辰中,楚非梵没有了素日里的威严和冷酷,他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而是远归而来的相公。一顿晚膳在欢声笑语中度过,虽然林筠现在还不知如何面对楚非梵,但她已经接受自己是楚非梵女人的事实。 “唰!” 楚非梵刚刚离开食案前,只见一道黑影一闪而逝快速向自己怀中飞来。 “吼!” 一道低沉的吼声响起,楚非梵看着自己怀中神兽白虎,脸上腾起一抹笑意:“曦儿,你们怎么将它养的如此肥胖?” “皇上,这只猫太能吃了,所以就长成现在这种样子。” “就是,皇上,还是将这只猫放出宫,要是再养下去楚国怕是都要被它给吃穷了。” 听到南宫曦和王昭君的抱怨,楚非梵苦笑一声,心中暗语:“神兽白虎,被你们当成猫来养,要是让其他强者知道了,他是会彻底疯了。” “你们既然喜欢它就养着,朕之天下,岂会被一只猫给吃穷。” 听到楚非梵的声音,三人同时传来娇笑声,听着如山涧清泉,如雾中荷香的笑声,楚非梵眸光停留在三人的身影上,瞬间心猿意马,体内一道火苗直接窜起。 南宫曦美眸扇动,看了眼楚非梵的样子,俏脸上腾起一抹嫣红之色,她心中非常明白楚非梵现在心里在想什么。 “昭君,筠儿,皇上又在打坏主意了,你们两人还是小心点吧!” “哈哈,还是曦儿了解朕,今夜我们四人将一起大被同.............” “唰!” 楚非梵话还没说完,他只感觉后背传来一股冰冷的感觉,一切发生在星光火石之间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见怀中白虎化为一道白光向飞来的暗器掠去。 “砰!” 白虎肥胖的身子落在地上,接连翻滚了好几圈,一柄散发着寒芒的短匕被它叼在口中。 “为什么总有杀手要杀朕?”